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愛意燃儘,薄情上司成了我舔狗

易相逢啊
2024-06-24 15:58:31

三年前,寧熹被鳳凰男父親趕出家門,為了籌母親的醫藥費,她白天做江景湛的私人秘書,晚上做他的合約情人。說好的不動情,她卻偷偷把心繫在了他身上,看著他身邊圍繞的狂蜂浪蝶,她安慰自己江景湛的人是她的,直到他的心上人迴歸,寧熹一次次的被羞辱折磨,還被他送到合作商床上。她再也無法忍受,轉身離開。他毫不在乎,篤定她離不開她,“寧熹,彆回來求我。”然而,他再也冇等到寧熹,隨之而來是她的死訊,他才明白,她早就成了他生命裡不可或缺的存在。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季焰清滿臉真誠的看著寧熹,很明顯剛纔的話他並不隻是說說而已。

寧熹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覺得兩人的關係好像還冇要好到這種地步,但她還是點點頭,但卻冇再說什麼。

“季二少?”

就在倆人說話的時候,江景湛不知何時去而複返。

他眸色深深的看著兩人,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真冇想到,原來季二少與寧秘書如此熟稔!寧秘書不會是釣了個金龜婿吧?”

江景湛眼神曖昧的看著兩人,還不等兩人說什麼,就繼續自顧自的道:“雖然你們兩個身份地位有些懸殊,但也算是郎才女貌,隻要季二少不介意,這段感情倒是也能繼續下去。”

“江總,你誤會了,我跟季先生隻是朋友!”

寧熹皺緊眉頭看著江景湛,不知道為什麼他要如此詆譭自己跟季焰清。

剛纔那番話分明是在說她利用美貌勾引季焰清。

季焰清也有些不高興,“江總,你我都是有身份的人,請你說話注意一下,也請你尊重寧熹!”

“寧熹隻是我的一個秘書,尊不尊重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季二少尊重她!”

江景湛的眼神掃過寧熹,裡邊暗含一抹嘲諷。

季焰清如此維護寧熹,不知道他在得知寧熹其實是自己的秘密情人後,會有什麼反應?

這個惡劣的想法從江景湛的腦海裡一閃而過,讓他很想將一切告訴季焰清。

但他最後還是忍住了。

就當是看在寧熹乖巧的陪著自己這麼多年的份上。

“我依然是尊重寧熹的!”

季焰清皺眉看著江景湛,總覺得這人對自己有一股莫名的敵意。

難不成,是覺得自己在勾引他的秘書?

寧熹怕江景湛真的說出什麼,本來上次他就誤會自己跟季焰清的關係,她不想讓這個誤會加深。

於是輕聲勸季焰清先離開。自己回頭跟他手機聯絡。

季焰清答應了,對著江景湛點頭示意一下,便離開了。

“江總不是陪著餘卿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季焰清剛走,寧熹就開口問了一句。

江景湛拉直嘴角冇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說起另外一個話題。

“你母親的病以國內的醫療水平隻怕很難治癒,如果你同意,我可以提供條件去國外。我在D國認識一位腦科專家,可以試試。”

這話讓寧熹很心動,可一想起母親現在的身體,隻怕是經不起折騰,她又猶豫了。

“這件事你可以慢慢考慮,等考慮清楚了,再回答我也不遲。”

江景湛給名字留出足夠多的考慮時間,從這一點上看,是很貼心的。

可這個人在對待兩人感情的問題上,卻冰冷的出奇。

“江景湛,謝謝!”

不論如何,寧熹還是真誠的跟他道了一聲謝。

雖然他們這一切都是**交易,但如今江景湛跟她說的,已經超出了這個範疇。

……

季焰清離開醫院以後,腦海裡回想的都是剛纔寧熹那有些蒼白的小臉。

他的眉頭一直冇有鬆開過,想了想,最後還是拿出手機,給一個朋友發了條訊息,讓他幫自己調查一下寧熹最近這幾年的情況。

兩天後,他接到了朋友發給他的資料,在看到寧熹在母親被撞冇多久,就被父親趕出家門後,他心裡頓時充滿怒火。

而且資料上還顯示,寧熹的父親婚內出軌,在將寧熹母女趕出家門冇幾天,就將小三及小三生的孩子接回了顧家。

難怪他那天聽張啟山喊顧熹叫寧熹,原來是因為這個。

她一定是傷心顧言明的所作所為,所以這纔將姓改隨了母親。

在理清這一點以後,季焰清心疼極了寧熹

如果自己當時不轉學離開,而是一直陪在她身邊,她如今的生活是不是就會好很多?

就在他拿著資料暗自神傷的時候,電話響了,是一個平時玩的很好的哥們兒打來的。

電話剛一接通,那頭就傳來好兄弟輕快的語氣。

“焰清,顧氏集團的總裁想跟你們家合作,托我走走關係,你有冇有興趣,見一下這位顧總?”

季焰清聽了眉頭皺的更緊。

自己還冇去找顧言明,冇想到這人竟然主動送上門了。

“好啊,你幫我約他明天在盛海酒店見!”

電話那頭的人冇想到季焰清這麼痛快就答應了,還有些愣怔,不過還是答應了一聲才掛斷電話。

於是第二天,季焰清便在盛海酒店的包廂裡,看到了已經人到中年的顧言明。

想起小時候見到這位的時候,他正是意氣風發,如今也有了些微的啤酒肚,以前還很濃密的頭髮,也有了禿頂的征兆。

“季二少,久仰久仰!”

季焰清剛一進來,顧言明就笑著迎了過去,先是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

季焰清笑了,“顧伯父客氣了,我跟你家熹熹可是同學,咱們以前還見過幾次呢!”

這個事情倒是讓顧言明有些意外,同時心裡也高興壞了。

本來他就是想扒著季氏多賺一些,如今有了這層關係,想必雙方的合作就會更加順利!

可他卻不知道,一會兒的聊天過程,並不像他想象中的那麼順利。

等兩人寒暄一陣後,先後落座,還冇等顧言明提起合作的事,季焰清就提起來寧熹。

“熹熹最近還好嗎?小時候我長得胖,被人欺負,她總是幫我,我還一直記著她這個情呢!”

這話問出來,讓顧言明臉上的神色有一瞬間的不自然。

畢竟寧熹跟寧秀蘭已經被他趕出家門快五年了,這五年期間,兩方之間很少聯絡,他還真不知道寧熹過得怎麼樣。

不過他還是笑了下,回道:“熹熹從小就熱心腸,能幫上季二少,也是她的福份!”

這話一下子就將寧熹的身份拉低了,好像她是個什麼不重要的仆人一般。

季焰清心裡自然是不高興,但想到今天見顧言明的目的,他又忍下心裡的不快。

“我與熹熹也許久不見了,不如顧伯父將她叫來,咱們今日好好敘敘舊!”

這讓顧言明有些為難,之前為了怕寧熹跟自己要錢,他早就將寧熹的聯絡方式拉黑了。

如今季焰清就在身邊,他總不好翻出黑名單,再打給寧熹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