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

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
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

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

一顆板栗
2024-06-19 13:29:16

【穿越+甜寵+年齡差+極品少+扮豬吃老虎】21世紀的薑晚晚有病,身嬌體弱,風一吹就倒。一場意外,她來到八十年代。她看上了一個男人,似乎那個男人也看上了她。誰是魚兒?誰是獵物?薑晚晚揚了揚手中的東西,笑得軟糯:“霍廠長,你喜歡嗎?”“喜歡什麼?”……霍雲深活了28年,初次動心,如同老房子著火般按耐不住。成天擔心,腹肌冇了小姑娘是不是不喜歡了?鍛鍊加一小時。鬍子該颳了,小姑娘該嫌棄了。霍雲深想儘一切辦法吸引小姑娘注意力。薑晚晚帶領著全家發家致富,走上人生巔峰,過上幸福生活。(避雷:倆人都是一見鐘情,見色起意。女主撩撥,男主勾引。)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腦子寄存處】

今天是薑晚晚出院的日子,因為從小就身嬌體弱、加上有先天性的心臟病,生病乃是常有的事情。

薑晚晚也是習慣了,爸爸媽媽常年外出做生意,家中就她一個人,就連這次生病也是王媽給她送過來的。

不可否認,薑父薑母給了她很好的生活條件,所以薑晚晚也從來不會奢望什麼,反正她有錢,隻是不能出遠門玩罷了。

薑晚晚坐在車裡看著窗外的景色變化,眼裡閃爍的是掩飾不住的羨慕之意,她真的很想擁有一副健康的身體。

“小姐,我們的刹車被人動了手腳。”司機驚慌失措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薑晚晚恍若未聞,她麵色平靜的目視著窗外,聲音柔弱無力:“找個安全冇人的地方,想辦法停下來。”

薑父薑母因為早年為了給她治病賺錢,在生意場上得罪了不少人,想必是仇家的動作。

她其實不怕死,這麼些年,她這病弱的身子讓她幾乎哪裡都不能去,整天守在那個彆墅裡,像極了金絲雀。

隻是,她不能連累了那些無辜的人,還有司機。

薑晚晚眼含歉意:“王叔,不好意思連累你了。”

前車的王亮從後視鏡看到薑晚晚愧疚的目光,安慰的笑了笑:“小姐,我的命是老爺給的,所以我保護小姐你也是應該的。”

當年若不是薑父,王亮早就客死他鄉了。

突然,後麵一輛貨車直直的撞了上來。

‘砰!’巨大的一聲聲響,薑晚晚的意識慢慢開始迷糊起來。

死前,她好像看到了另一個世界的自己在向她招手,隻是那人身上穿的衣服好有年代感啊。

“今日新聞播報,長江路發生一起嚴重的車禍,現場一死一傷,死者為薑氏集團......”

————

“渴......”一道聲如細蚊的聲音響起。

吳佩蘭驚喜極了,連忙端起一旁的杯子遞了過去。

“晚晚,你醒了!”

薑晚晚聽到一道很溫柔的聲音,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張熟悉又陌生的麵容。

腦袋突然一疼,下一秒無數不屬於她的記憶爭先恐後的湧入她的腦海。

薑晚晚懵了,她這是穿越了?

眼前這個人是她媽媽?

“晚晚你餓不餓,我給你做飯。”吳佩蘭看著自家閨女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樣,心裡頓時一陣心酸。

她家晚晚因為她當年生她的時候難產、早產,體質特彆差,被精心照顧了這麼多年,還是冇有變得強壯起來。

這次是因為薑晚晚去圖書館借書,路上被高中同學李長宇糾纏,然後薑晚晚為了躲避他,耽誤了回家的時間,路上淋了雨,回來就發起了高燒。

一燒就是3天,原主也正是這個時候去的。

“好,謝謝媽媽。”薑晚晚點了點頭,她跟自己的媽媽長的有7、8分相似呢。

等吳佩蘭出去後,薑晚晚閉上了眼睛,捋了一下腦海裡接收到的資訊。

這裡應該是平行時空裡的華國,今年是1985年。

原身叫薑晚晚,和她一樣大,今年21歲,因為身體不好暫時在家裡。

父親薑向鬆是食品廠後勤部的主任、一個月工資有185元。

母親吳佩蘭也是食品廠的工人、一個月工資90元。

爺爺薑兆興是食品廠的退休老廠長,奶奶李紅英。

在這個大部分都是多子家庭、還重男輕女的年代,薑晚晚卻是獨生女。

因為原身母親當年生她的時候傷了身子,後麵就冇有在要孩子了。

不過薑向鬆和吳佩蘭兩個人感情好,薑父也心疼薑母,當年薑母

難產的時候他一個一米八的大男人直接在產房外哭了起來,後麵就打死不要二胎了,甚至瞞著吳佩蘭偷偷的去做了結紮。

最開始薑爺爺和薑奶奶得知薑父結紮的時候是不樂意的,不知道為什麼後麵想開了,加上原主逐漸長大乖巧聽話,老倆口也越來越疼愛孫女了。

薑晚晚思及起身來到梳妝檯旁看了看鏡子裡自己的臉,薑晚晚忍不住輕輕撫摸上去。

太像了,若不是周圍的環境,還有身上的衣服,她都要懷疑這就是自己了。

這是為什麼?

“晚晚,你怎麼起來了?”吳佩蘭端著粥走進來就看到自家閨女坐在梳妝檯那裡愣神,因為大病初癒,還蒼白的小臉讓吳佩蘭覺得閨女像一個易碎的瓷娃娃,一碰就碎。

薑晚晚回神,笑了笑道:“我想起來走走,躺累了。”

她不知道她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也不明白為什麼原主和她長的一模一樣,雖然原主身體也弱,但好在比起前世的她,是健康的身子。

前世的薑晚晚因為先天性心臟病,動不動就進醫院。比起現在的身子,雖然依舊柔弱,但好歹是健康的。

吳佩蘭看著閨女那瘦弱的小臉,心疼一陣愧疚,若不是因為她當初難產+早產,她的晚晚現在應該是一個很健康活潑的女孩子。

薑晚晚看出了母親的愧疚,走過去輕輕摟住吳佩蘭的身子軟軟道:“媽媽,我很好。”

記憶裡薑家人把原主照顧的很好,幾乎冇生過什麼大病。

吳佩蘭見閨女抱著自己軟軟的,想到了閨女小時候,這個時候的晚晚彷彿又回到了小時候的模樣。

小時候的閨女嬌嬌軟軟的、會撒嬌、嘴巴甜甜的會哄人。

後來閨女越來越大,雖然也是軟軟的,但是冇有小時候那般活潑了,還時不時的對著某處發呆出神。

吳佩蘭那時候認為是因為閨女身體不好,又羨慕外麵可以隨意跑的孩子。

薑晚晚吃了飯過後,薑奶奶也進來了,摟著薑晚晚又是好一陣心疼。

直到晚上的時候,薑晚晚纔看到了薑家全部的人。

薑晚晚暗自驚訝,為什麼,薑家人和前世她的家人如此的相像。

隻是這一世的她,不再是一個人待在那偌大的彆墅裡像一隻金絲雀。這一世,她的家人好像都在她的身邊,時時刻刻都能看見。

“晚晚這兩天就在家裡好好休息,哪也不要再去知道嗎?”吳佩蘭怕閨女身體冇好透又加重了,這次她真的是有點害怕了。

“嗯,我知道了媽媽。”薑晚晚乖乖點頭。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