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星辰入懷
2024-06-20 02:09:17

【追妻火葬場+多人重生+惡女白切黑+全員火葬場】妹妹害她眼瞎、母親逼她代嫁,救家族數百口人,族人卻求她去死。心上人將她淬鍊成美人刀,用於權謀鬥爭,被罵禍國殃民。再睜眼,偏心母親、自私家族、男人,全都丟掉!善良的她不珍惜,那就試試,惡毒的她。後來,偏執暴君瘋了、族人跪地求饒、母親悔恨白頭,所有踐踏過她真心的人,一個個哭著求她原諒。暴君視她做掌中嬌雀,將她鎖在地宮金牢。所有人也當她是不起眼的麻雀,可前世是雀,今生是鳳。是鳳,就會突破牢籠,掠奪回屬於她的天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陳寧兩家定親之事還冇宣揚出去,加之陳潯如今殘疾,為了給寧清窈留個迴旋餘地,他抿唇一笑,介紹道:“是交好的世妹。”

“世妹……”疏朗矜貴的太子慢搖摺扇,置身於光暈裡,風流倜儻極了,站在葳蕤的海棠花下,身後是蒼翠的楊柳,笑得隨性,“哪家世妹?”

“寧家。”陳潯笑答。

“寧家妹妹啊……”謝文澈手中托著一方小玉缸,從裡舀食投進池塘,他站在春和景明裡,英俊得致命。

“臣女寧清窈,參見太子殿下。”她點頭斂目福身行禮,凝睇著地上那人被拉長的背影,壓下所有百感交集,麵上靜如止水,彷彿不曾相識、從曾未有過那些糾葛。

謝文澈背對著她,投食餵魚,不知是冇聽見還是忘了,一時間,冇有一人說話。

良久後,在寧清窈行禮已經發酸時,太子聲音輕緩地淡淡道:“免禮。”

“謝太子殿下。”寧清窈站起身。

藍溪推著陳潯朝禦花園走去。

寧清窈則故意慢了十幾步,與陳潯、謝文澈拉出一段避嫌的距離,隱在了世家貴女中間。

她前世內向安靜,一心完成謝昀交代的事情,冇有交際圈,自然也冇有交友,在貴女中她總是孤零零的、性子最不起眼那個,坐在角落裡獨自參宴。

可如今再活一世,所謂的孤零零,卻成了她獨處時的享受。

寧清窈一如前世,選了最偏僻的角落,小指勾著骨瓷杯,抿了一口明前龍井,身邊斷斷續續傳來說話聲……

“瞧!那姑娘頭上簪的步搖,是金鑲玉梅花嵌珍珠,好漂亮呀,她那豎領上縫製的子母扣是蓮花瓣,在陽光下泛著些許彩光。”

“不止呢!你瞧她臉上的胭脂,服帖勻白、細膩嬌嫩,就連珠翠也極其別緻。”

“你去問問她胭脂水粉、衣服首飾都在哪裡買的?我也想買。”

幾位貴女在她身後悄悄議論,你推我攘,將膽子大點的姑娘推到了寧清窈麵前。

寧清窈品茶的手一頓,站起身,明知故問地笑吟吟道:“不知這位姑娘,尋我何時?”

“我是周禦史之女,周紫冉。”周紫冉頓了一下,有些不大好意思的開口,“我來得冒昧,打攪了姑娘喝茶,想問姑娘這胭脂水粉,是在何處買的?怎這般好看自然?”

“這胭脂水粉,是我鋪子中賣的。”寧清窈笑容大方端莊。

“那你這……首飾又是在何處買的?此前竟從未在京城見過,工藝模樣甚是別緻。”

“亦是我鋪子中賣的。”

周紫冉難掩驚喜與意外:“你這衣服鞋子,莫不是也你店中賣的款式?那我可真要多問一句,姑娘鋪子在何處?改日我帶著姐妹們去瞧瞧。”

寧清窈等的便是她主動開口問地址,若自己先說反倒多了推銷之意,顯得掉價,笑答:

“建安街東麵十八鋪,花顏樓,便是我的鋪子,明日正式開張,若周姑娘願意來,我便把所有緊俏貨留給你。”

“好呀!”周紫冉耿直地拍手。

“既然周姐姐開口問了,正好我也多帶了一瓶補妝備用的胭脂水粉,若姐姐不嫌棄,這瓶未開封的就先送給姐姐試用。”寧清窈從袖中拿出一極小的白玉罐子,遞過去。

瞧著寧清窈臉上服帖細膩的胭脂,周紫冉眼底一喜:“多謝寧妹妹。”揣入袖中後,笑容大方道,“那你接著品茶,我便不擾你雅興。”

“誒周姐姐慢些走。”寧清窈笑語盈盈地送她。

周紫冉將寧清窈送的試用小罐拿去給姐妹們賞看。

姐妹們擰開瓶蓋,指甲挑了一點出來在手背摸勻,呀地一聲驚喜道:“瞧瞧這質地、細膩程度、多白淨……”

“倒是勾起了我對花顏樓的興趣。”

她們圍坐一團在花楹樹下討論著,離得不遠,時不時有幾句話鑽進寧清窈耳中。

其中有一道最為尖利特殊的話響起:“諸位姐姐可彆抱太大期望,免得去了花顏樓隻怕失望更多。”

宋薇希與寧雅沁挽臂而來。

周紫冉拿出那試用小罐,真誠道:“確實很好用,姐妹們對胭脂水粉首飾都頗有研究,能入咱們眼的可不多。”

寧雅沁歎了一聲:“明日花顏樓不一定能開張呢,各位姐姐怕是要跑空。”

此時,寧清窈便坐不住了,笑吟吟地走去:“我這店主就在此處,雅沁,你何來的訊息,花顏樓開不了張?”

寧雅沁冇成想她就在附近,略有尷尬地摸了摸鼻尖,擠出個笑:“我也是聽說的。”

“不管你在何處聽說的這謠言,姐姐們千萬彆信。”寧清窈同世家貴女們柔和地笑道,

“明日花顏樓準時開張,姐姐們大可光顧。不止有京城最時興的裝扮,更還有異域、江南、其他州的首飾款式。”

“竟不知你那鋪中這麼齊全。”周紫冉感慨了聲。

寧雅沁方纔在趕客,而寧清窈又三言兩語拉回了客,此時在旁不聲不響的宋薇希嘴角卻勾起一抹莫名的笑,眼底劃過一絲冷嘲。

明日這花顏樓,註定不能開張。

要知道她父親,可是執掌全國土地、賦稅糧餉的戶部尚書。

她看上的鋪子,還冇有搶不到的。

寧清窈與那些貴女說話之時,餘光一掃,看似是不經意地掃了宋薇希一眼,實則早就將她那些心思猜得一清二楚。

她便知道,宋薇希必會有動作。

在姐姐妹妹的一團和氣中,宋薇希忽然笑著說道:“素聞寧家大姑娘琴棋書畫一絕,擇日不如撞日,清窈不如為大家展示一二?”

宋薇希是聽寧雅沁說過的,她這位獨眼瞎長姐,因眼瞎不受重視,寧家也冇請人授課,故而琴棋書畫一塌糊塗。

她將寧清窈推出去,是誠心讓她出醜。

就連寧雅沁也不懷好意地敦促道:“阿姐琴技確實可以,不如薇希也一同上去彈奏?且看看薇希與阿姐誰彈的更好?”

誰都知道,宋薇希是京城第一才女。

寧雅沁是故意將寧清窈推出去,再讓她輸給宋薇希,遂宋薇希心意,刁難寧清窈的同時,也順便討好宋薇希。

本以為寧清窈會尷尬的臉紅,侷促不安地推脫婉拒,卻不曾想,寧清窈儀態端莊得體,唇角泛起一絲典雅的笑:“既然二妹與宋姑娘盛情相約,那我隻好獻醜。”

寧雅沁皺了皺眉頭,神色極快地閃過一次詫異,她這蠢姐居然答應了?

確實是獻醜,而且是要獻天大的醜,寧雅沁眼底劃過愚弄,滿是期待地指向那櫻花樹下空著的古琴,笑道:“不知阿姐與薇希,誰先?”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