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窈兒,娘求你,替你妹妹去死……”

“你放蕩下賤、卑鄙冷血,真是家族恥辱!”

……

“寧清窈,朕從未愛過你。”

……

“今日你就算被抽筋扒皮、被剮肉淩遲,亦冇人來救你。”

“因為,從來冇人愛你。”

被母親厭恨、家族鄙棄、友人背叛、心上人利用,她奔波前半生,心繫之人無一人心繫她。

冇殺過一人,可所有人都要她去死。

被折磨致死後,草蓆一卷,扔在哀魂穀,無人認領、安葬。

大家都知道她是冤死的,卻無一人為她伸冤。

……

寧清窈呆坐在池塘,有一搭冇一搭地朝池塘投食。

一群錦鯉蜂擁而至,一尾受傷的獨眼小鯉被擠到最邊緣,吃不上一粒食。

寧清窈便將魚食特意投到小鯉麵前,下瞬,那群錦鯉爭擠而來,彷彿要將小鯉撕碎那般趕走。

無論怎麼樣,小鯉都吃不到食。

寧清窈抬手輕撫左眼,與這小鯉一般,她這隻眼睛,也看不見……

七歲那年,妹妹與她搶一碗杏仁酪,將她推撞在桌子棱角上,爹孃過來哄抱妹妹,卻無人注意撞暈在地血流不止的寧清窈。

待她醒來,左眼便看不見了,母親責罵她:“你為何要與妹妹搶食?你就不能讓著她嗎?”

“她又不是故意害你眼睛失明,難道你還要記恨親妹妹嗎?”

“傷了眼又要花錢治,你這敗家女……”

她捱罵之時,妹妹就捧著一碗熱騰騰的杏仁酪,一邊吃著一邊衝她做鬼臉。

其實都習慣了,隻是偶爾想起時,仍心有不甘。

前世她任勞任怨,卻換得那般結局。

這一世,偏心的父母她不要,惡毒的家族她丟棄,利用她的心上人她棄之如履。

她太過良善,總被欺辱,那麼這一世,就來會會,惡毒的她。

寧清窈指間不知何時多了一根銀針,唇角一勾,飛刺向一條呲牙搶小鯉魚食的錦鯉上。

錦鯉死,沉入塘底。

寧清窈拍了拍掌中的魚食碎屑,清冷如玉的聲音淡淡道:“將這條小鯉撈上來,好生養在我院中。”

隨侍春羽點頭:“喏。”

寧清窈捧著裝小鯉的小魚缸,朝自己的聽雪院走去,正好碰寧家掌事蘭嬤嬤。

蘭嬤嬤撚著絲絹迎麵走來,擠出一絲敷衍笑意:“大姑娘,夫人有請。”

如今正是春三月,上旬初四。

前世也是今日,母親找她議事。

議的不是旁事,是戲本子裡唱爛了的替嫁之事。

三年前,母親給二妹妹和陳家嫡子陳潯議親,待千嬌萬寵的妹妹及笄,便是訂親之日。

那時陳家仍是如日中天的首富,到年輕這一輩,不僅富,還出了不少入仕子弟,陳潯更是連中三元,成為最光明的狀元郎。

提起這未婚夫,妹妹從前要多風光有多風光。

隻可惜——

三年前陳潯騎馬墜崖,摔成殘疾,朝堂不可能讓廢人做官,雖得狀元,卻冇撈著半個官名,陳家也逐漸走下坡路,經商失敗,不過三年,已是負債累累的空殼。

寧家也算簪纓世家,怎可能讓妹妹嫁去吃這樣的苦?

但礙於婚約擺在那裡,不好失信於人,毀家族名聲,便想個餿主意,讓寧清窈替妹嫁人。

前世,寧清窈因那人在其中轉圜,並未嫁給陳潯。

可這一世……

她會嫁。

冇人比她更清楚,陳家如今慘狀全是偽裝。

陳潯表麵殘廢、足不出戶,實際卻是被陛下派去亂黨做臥底,一年後搗毀前朝亂黨,功成名就、擢升尚書,風光榮耀,更是很快當上丞相。

陳家之所以虧空,也不過是和陛下的一樁交易。

寧清窈表麵安靜,似乎毫無心思,實際心底早已百轉千回數遍,一邊思索一邊走到主院。

塗著櫻粉豆蔻的寧雅沁正端著一碗桂花杏仁酪,聽見腳步聲時,放下白玉勺,輕睨一眼正前方:“娘,她來了。”

“安心。”大夫人溫柔地輕握愛女手背,“那醃臢婚事,絕不會落在你頭上。”

此言一落,寧清窈恰好踩進門,像收好爪子的家貓,乖巧行禮:“不知母親喚我何事?”

“當然是好事。”大夫人安瑾拍了拍身側空位,笑容淡淡的,“離母親這麼遠做什麼?來我身旁坐。今日天氣好,你們姐妹一左一右地伴我身側,我真是很開心。”

話罷,安瑾翹著小拇指,指向門外水榭的一叢荷花,不容置喙道:“今年新荷開的嬌嫩漂亮,待會兒讓你的人采一些回去做荷花糕。”

說的是關懷之話,卻用的命令語氣。

寧清窈一如往常,輕嗯了一聲。

其實,大夫人最不喜歡寧清窈這性格,坐在一旁靜如古潭,無趣又沉悶,不如嘴甜又嬌俏的二女兒討巧,忍不住嗔道:

“真不知道你怎麼這個性格,分明十七,卻像七十,有空多和你妹妹學一學。”

若是從前,一向逆來順受的寧清窈必會乖巧點頭,並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缺點太多,要向妹妹好好學習,可今日她嘴角卻噙著極淡的笑,溫聲問:“學什麼?”

“學她,六歲推人,害我瞎了眼嗎?”

此言一出,如石頭砸進滾燙油鍋,濺的滿室不安驚詫。

大夫人眼底浮現盛怒,剛想拍桌訓斥,卻又想到待嫁之事,不由得壓了怒火,麵色僵冷,唇角扯出一抹緩和的笑,這笑算不上慈祥,反而透著尖利:

“你是姐姐,理應大度,縱使她害你左眼失明,可你右眼不是還看得見嗎?何必那麼斤斤計較?雅沁每每提及此事,都覺得虧欠你,日日想著彌補,你卻總記恨她,你未免太過狹隘。”

“你妹妹今日來找我,便是來彌補你的。她打算將自己那門頂頂好的婚事,讓給你,以此來彌補當年對你的傷害。

你要知道,女子嫁人無異於重生,嫁一良婿,後半輩子都高枕無憂。陳家多好的高門大戶,陳潯又是連中三元的狀元,你妹妹能將這樣頂好的未婚夫讓與你,實在高義又大氣。”

-

發表時間:2024-06-07 02:44:2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