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糙漢,我的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草原糙漢,我的愛

草原糙漢,我的愛
草原糙漢,我的愛

草原糙漢,我的愛

愛吃泥鰍的阮先生
2024-06-13 15:56:09

我是一名孤兒,孤獨地長大。後來,我去西北支教,遇到了那個男人。他雖然冷漠、粗糙,有一種消不掉的野性。可我知道,那就是我愛的人。這裡缺少美麗的花朵,但不缺乏濃烈的愛情。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蘇軟把門關上,走到廚房裡麵,煮麪,拌醬汁。

把麵拌好,盛到碗裡麵,放在桌子上麵。

嚴序下樓,從買回來的那袋子裡麵拿出兩袋包裝的香酥雞。

拆開,用刀剁了幾下,放在盤子裡麵。

蘇軟看著滿滿一大盆的香酥雞,眼睛瞪得大大的。

會不會有點太多了。

嚴序戴上一次性手套,拿起一根雞腿,放在她碗裡麵。

雞腿是香辣的,特彆好吃,蘇軟吃了一根,碗裡的麵,就剩下來了。

一臉哀愁地看著麵前碗裡的麵,嚴序拿過來,一口就扒拉乾淨了。

嚴序飯量很大,一盆的香酥雞,一大碗的麻醬麪都吃完了,之後又吃了三個蘋果。

蘇軟看他吃得好香,從袋子裡麵找到一個火龍果,用刀切成小塊,放在碗裡麵,小口小口吃著。

她上大學的時候,省吃儉用,不怎麼吃水果。

之前見同學都用火龍果拌酸奶吃。

嚴序見她吃個火龍果,吃得那麼開心:“給我吃一塊。”

蘇軟頓住,咬唇看了他一眼。

用叉子叉起一塊火龍果,遞過去。

嚴序張嘴,一口吃掉,覺得也就那樣,冇啥味道。

他眉頭緊皺,眉心的豎紋明顯,看起來挺唬人的。

“再給我吃一口。”

蘇軟幾乎是瞪著一雙眼,抱著碗就跑了。

嚴序坐在小板凳上麵,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不自覺勾了起來。

膽子小得可憐,性子又軟又乖。

第二天一大早,他開車走了。

週六學校放假,蘇軟八點多被手機鈴聲吵醒。

“喂?”

黏糊糊的聲音,電話那邊難得沉默。

蘇軟看了一眼,是陌生電話。

“你好?”

“你的腳多大碼?”

電話那邊是嚴序的聲音。

“37碼。”

蘇軟下意識回答,電話就掛了。

十點多嚴序回來,後麵跟著兩個傢俱車。

院子門打開,一個雙開門冰箱和一個很大的餐桌還有沙發被搬進來。

他們都說當地方言,蘇軟聽不懂,總之很快,廚房裡麵多了一個很大的雙開門冰箱,上麵保鮮,下麵冷藏。

還有一個很大的桌子,配套凳子。

還有一整套沙發。

倒騰完了,蘇軟纔下來,看著原本家徒四壁的客廳,一下子變得煙火氣了不少。

嚴序又出去了,打開越野車的後備箱,從裡麵提出來好幾個鞋盒。

蘇軟小跑著下樓,出院子,走到車跟前,看到裡麵有五個很大的購物袋。

嚴序走出來,一次性全都提了起來。

蘇軟跟著走進去。

三大袋零食:薯片,辣條,酸奶,果乾,瓜子,巧克力,曲奇餅乾,堅果,軟糖還有好幾大盒稠酸奶。

剩下兩大袋,一袋水果,一袋蔬菜。

嚴序把鞋盒子放在凳子上麵,蘇軟瞅了一眼。

“是給我的?”

她看著上麵寫的女士鞋。

嚴序點頭:“以後去學校就穿靴子,你的運動鞋很容易臟,而且腳滑,不好固定。”

他蹲下來,將蘇軟按在凳子上麵,蘇軟還穿著拖鞋,白得和豆腐一樣的腳,握在手心裡麵滑滑嫩嫩的,嚴序給她換好鞋子,打量了一下:“正好。”

蘇軟頭皮一麻,垂眸去看,嚴序正直勾勾盯著她,她連忙扭頭。“多少錢,我轉給你。”

男人起身,臉黑了好幾個度,壓低聲音,嗓音粗啞:“你要是再和我談錢,我就*死你。”

嚴序走後,蘇軟臉通紅,紅得發紫,鞋也顧不得換了,跑著上樓,差點摔倒。

羞得連午飯都不做了,躲在房間裡麵,任憑嚴序怎麼叫她,都不開門。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