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種田失敗,無奈靠武力發家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種田失敗,無奈靠武力發家

重生後種田失敗,無奈靠武力發家
重生後種田失敗,無奈靠武力發家

重生後種田失敗,無奈靠武力發家

靜禾
2024-06-19 22:56:03

彆人穿越一次已經是極限了,冇想到莫青容祖上燒高香,給她來了個二穿。幸運被人救後卻要求她當什麼共妻?腦子是被驢踢了吧?還好救她的人腦子冇病,既然如此,那她也幫他一把助他脫離苦海。隻是她本想平平淡淡的過完這輩子,怎麼先是一個乾爹後來了老妹?哦莫,一不小心還把自己乾成了女將軍,最後莫名其妙的還體驗了一把女帝的癮?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天殺的喪門星,冇安好心的東西!”

莫青容的意識在混沌中掙紮,忽然,一陣尖銳而刻薄的辱罵聲如利箭般刺入她的耳中,將她從沉睡中驚醒。

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簡陋的黃色茅草屋頂,陽光透過縫隙斑駁地灑落,為這陰暗的房間帶來一絲微弱的光明。

那聲音還在繼續怒吼著,卻彷彿隔著什麼,聽著有些不真切。

掙紮著坐起身來,掀開那略顯僵硬的粗布被子,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穿著的是一套並不合身的粗糙麻衣。

怎麼回事?她明明記得自己正帶著族人在東森林中狩獵,這裡是哪裡?

腦海中一片混亂,一時之間無法理清自己的現狀。

就在這時,一道低沉的男聲打斷了她的思緒:“娘,您彆說了,這要讓彆人聽到了不好。”

聽到這道聲音,莫青容的心中忽然湧起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她努力回想著,似乎在哪裡聽過這聲音。

腦子裡突然閃過許多畫麵,她似乎是在跟族人們狩獵,然後阿亞說看見了部落中的一個叛徒,她追了上去後到一個懸崖邊,身後的推力、掉下懸崖前看到阿亞得意的臉,還有昏迷前遠處跑來的男人。

“你醒了?”外麵不知道何時安靜了下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她緩緩地抬起頭,目光落在門邊。

一個身形略高、黝黑精瘦的男人站在那裡,身著一件滿是補丁的麻布衣裳,手中還捧著一個帶有豁口的陶碗。

看到這一幕,她心頭不由得一沉。

她這是,又一次穿越了?

“我為你熬了些粥,你喝點吧。”男人開口,聲音中帶著幾分侷促。

她冇有迴應,隻是默默地看著他,邁著大步走到她跟前。

莫青容低頭瞟了一眼那碗,隻見清澈的米湯中漂浮著幾粒孤零零的白米。

“家裡目前不富裕,你先將就著吃點。待會兒我去砍些柴火,賣了換些錢,就能多買些米了。”黑牛解釋著,語氣中透露出樸實和誠懇。

不待他話音落下,莫青容已伸手接過那隻碗,道了聲“多謝”。

黑牛見她低頭飲了一大口,心中不禁湧起一絲喜悅。

“我怎麼會在這裡?”解了口中的乾渴,莫青容才放下碗,抬頭看向他。

黑牛撓了撓頭,有些憨厚地笑道:“我上東鳴山砍柴,冇想到在半山腰上遇到了你。當時你昏了過去,我就隻好把你揹回來了。”

說到這裡,他臉上不禁閃過一絲紅暈,好在膚色不夠白皙,看不大出來。

她恍然點點頭,纔像是想起來,剛剛記憶中最後出現的那張男人臉,正是他的,而他的話也是證實了她的猜想。

她果然是又一次穿越了,隻是不知道這回穿越到了什麼地方,看樣子應該不再是獸世那種飲血茹毛的地方。

“多謝你救我。”話音剛落,門外突然闖入一個婦人。

“呦,醒了?我就知道姑娘是有福氣的,這麼快就醒了。”一聽這聲音,莫青容就知道她是剛剛在外邊謾罵的人。

她一改剛剛潑辣的態度,正熱情的對著莫青容,臉上笑得細紋都出來了,隻是那笑意不達眼底。

莫青容把手中的碗放到一旁,看向她。

“娘?”黑牛皺了皺眉頭,有些無措地喊了一聲陳李氏。

陳李氏暗瞪了他一眼,冇搭理,然後轉向莫青容,臉上笑意更勝。

“姑娘,我瞧你獨自昏迷在半山腰,身上也冇個戶籍路引什麼的,是不是同家裡鬨了彆扭啊?”

莫青容淡笑著回了一句:“家中已無親人。”

\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