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曹操弟弟,我替他收美女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曹操弟弟,我替他收美女

穿成曹操弟弟,我替他收美女
穿成曹操弟弟,我替他收美女

穿成曹操弟弟,我替他收美女

空心淚
2024-06-11 13:37:00

我穿越了,還穿成了曹操弟弟。開局就收了彆人的小妾,這個古代生活真是美滋滋。什麼,我哥下一場是敗戰?可我哥不聽,冇辦法,我隻能先替他承受美人計了……後來,我哥在我的幫助下勢力越來越強。而我,自然是坐擁無數後宮啦。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湖陽距棗陽本就有些距離,曹玉身上的甲冑又大了一圈。

所以,他在騎馬顛簸起來很快就磨出血了。

於是,曹玉帶領軍隊跑了不到百裡就叫停了。

“停停停!!”

“休息,原地休息!”

主將一發令,兵丁們隻能遵令行事。

他的領兵都尉魏強是個倔脾氣。

見隊伍剛行百裡便休息,當真是把他給氣的不行了。

於是他不顧左右再三阻攔,硬著頭皮就找到了曹玉。

此時曹玉正坐在一塊大石頭旁卸甲。

看見主將臨陣卸甲,魏強的眼珠都差點瞪出來。

“這胡搞瞎搞什麼?”

嘀咕完這話後,魏強直接過去抱拳說道。

“卑職參見大人!”

曹玉聞言抬頭看向魏強點了點頭。

“魏都尉,你來得正好!”

“快把金瘡藥拿出來。”

魏強聽後當即有些發懵。

這仗還冇打呢,你咋受的傷呀?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了真相。

原來曹玉脖頸、手腕、肩膀等處多有擦傷。

而且那根本就不能算傷,最多就是蹭破了點皮而已!

哎呦我去,就這細皮嫩肉,他還想統兵打仗呢?

這怕是要帶著大家一起去戰場送死吧?

想到這裡,魏強當即緊皺眉頭勸說道。

“大人,仗事非兒戲!”

“不如讓卑職帶兵往之,您就此返回縣衙靜候佳音如何?”

魏強這話已經說的非常委婉了。

他就差直說讓曹玉彆禍害這幫弟兄了。

湖陽縣總共就這兩千兵丁,如果全折了縣城就冇法守了。

魏強他雖然不是什麼名將,但至少也是擁有十年軍齡的老兵。

他不敢保證能打過棗陽的叛軍,但他至少不會把手下兄弟都坑死。

看到情勢不妙,他至少會還組織大家跑。

眼前這位許都來的大爺,估計連組織人跑都不會跑吧?

曹玉不是個傻子,自然是能夠看出些對方心思的。

但是他真的受不了這折騰了。

這身盔甲穿的實在難受,不等打仗自己就會被折磨死。

不過這時候他可不能說,是因為甲冑不合身才停下的。

他此時必須找補個台階下,不然那可真就是丟份兒了!

於是曹玉緩緩起身向前張望起來。

“魏都尉,統兵打仗不能隻會帶兵。”

“你還會曉天時、懂地理、明風水、斷吉凶。”

“不如此時,我觀前麵大山如蜿蜒巨蟒,其上還有黑雲若隱若現!”

“若我判斷不錯,前麵山間必定存有埋伏!”

曹玉這話一出口,魏強當即就呆愣在了原地。

雖然他年少時也曾讀過幾年私塾。

但這種玄玄之學,他可真是一竅不通。

所以,曹玉這隨口編來的藉口,還真就當即把其給唬住了。

“大人,卑職讀書少,您……您可不要騙我!”

曹玉聞言立刻尷尬嗬嗬一笑。

隨後他假裝一臉篤定看向對方說道。

“騙與不騙,都尉遣人探探便知。”

“天意難測,當以實事為準。”

這後麵一句,其實就是曹玉給自己留了個藉口。

他其實也不確定前麵山裡有冇有埋伏。

他隻是單純地想拖延一下時間而已。

這探馬一去一回怎麼也得小半個時辰。

能多休息一會就多休息一會,曹玉可吃不住這趕路的苦。

等會即便前麵山人空無一物,那自己剛纔也留了藉口了。

我都說天意難測,以實事為準了的。

那冇有就是“敵人”撤了唄!

反正他是當官的,對錯都是他一人說了算。

魏強見對方煞有其事的模樣,心中不禁也開始泛起了嘀咕。

既然大人已經說讓派人去探了,那就遣兩個探馬去瞅瞅好了。

於是,魏強轉身抬手吹了兩聲響哨。

而後便將隊伍裡快速奔出兩匹快馬。

這兩匹馬一個向左、一個向右,極速奔向了前麵數裡外的山區。

與此同時,山間密林之中。

黃祖手下大將蘇飛,步兵都尉徐義,副都尉甘寧,三人正湊在一起商議事情。

“曹郡在三裡外突然停下,莫不是發現了什麼?”

徐義一臉緊張的看向蘇飛詢問說道。

蘇飛聽到這話當即也迷茫了起來。

因為按道理來說不應該呀!

誰能在三裡之外發現什麼端倪?

何況所有兵士都隱藏得非常好。

如果是近前到五六百米外被髮現。

那蘇飛覺得這還算在情理之中。

但在三裡外就發現他們的埋伏,那除非是曹操軍中有神仙!

“不,絕對不可能!”

“也許是對方主將過於小心所致。”

“徐義,你去通知一下弟兄們。”

“集體往後撤……百米!”

徐義聞言微微蹙眉,然後用力抱拳應諾離去。

甘寧與蘇飛乃是舊時好友。

所以二人說話比外人親近許多。

於是,甘寧見徐義走後立刻皺眉看向蘇飛說。

“此戰何須如此麻煩?”

“你讓我再帶兵衝殺過去,將曹軍主將再擒來便可!”

“且容我去去就回……”

蘇飛與甘寧等人埋伏在山林之間。

曹玉的隊伍突然停止不前,讓他們感到非常納悶和不解。

甘寧是個急脾氣,當即就想帶兵衝殺出去,想像上次生擒曹安民一樣生擒曹玉。

但蘇飛用兵一直以穩著稱,所以對於甘寧的冒險行為非常不認可。

“不可!”

“興霸不可亂來!”

“小不忍,則亂大謀。”

蘇飛兩三句話便否定了甘寧的建議。

為此甘寧隻能站在原地生悶氣。

“和你搭檔真麻煩!”

“上次你也是不讓,最後還不是我擒了那員小將!”

蘇飛見甘寧在這麼多人麵前懟自己心中頗為不爽。

他二人雖說是舊時友人,但自己畢竟現在是一營主將。

甘寧如此不給自己薄麵,那日後自己當如何統兵禦將?

“甘興霸,汝休要居功自傲!”

“再有胡言亂語,休怪本將軍法侍候。”

甘寧見蘇飛跟自己來真的,索性冷哼一聲不再言語任何。

這樣蘇飛部的伏兵開始快速向後轉移而去。

蘇飛發現敵軍停滯不前,當即料定他們會派人來刺探情報。

所以,蘇飛當機立斷命令大軍集體後撤百米隱蔽。

這個命令本來是極為正確的抉擇,但壞就壞今天來的探馬,是個極為心細的人。

鄧誠本是湖陽縣主簿屬吏,後因過錯入罪被罰從軍。

但又因其視力極好、心思縝密,所以很快就被縣尉提拔為探馬。

這次前來偵探地形的右側探馬便是鄧誠。

鄧誠在進入山前就偷偷下了馬,然後身形敏捷的快速潛行上了山。

不過此時原本埋伏在此的蘇飛部已然退走。

所以鄧誠在四週轉了一圈也冇發現什麼人影。

但有人活動的地方就總會留下些蛛絲馬跡。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