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李三爺
2024-06-25 17:05:25

秦韻穿書了,開局就是抄家流放?看著這滿堂不孝兒孫,秦韻覺得這一大家子一點都不冤老大家的,貪贓枉法,縱奴行凶,招惹抄家禍事老二家的,懦弱迂腐,卻自詡清流,妄議儲君,唾棄金銀老三家的,被白蓮花媳婦死死拿捏,倒反天罡,眼裡全無長幼尊卑老四……老四早年間丟了,杳無音訊。嫡長孫養的金尊玉貴,不肯和全家共進退,寧可跪著也要上門當贅婿大孫女被養的柔弱不堪,毫無主見,被退婚後,整日以淚洗麵,尋死膩活好好好!這一大家子都不堪是吧?那老婆子就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棍棒底下出孝子,從此家族我為王!不久,滿京城發現,該流放的國公府不僅冇有走出京,還每天都能聽到嚎叫聲!不孝子孫每天鼻青臉腫,老夫人日日紅光滿麵。從此秦老夫人的凶悍名聲響徹京城,人人提起來都怕。可皇上不怕,反而誇讚她比年輕的時候更有慈母風範了,這不,她又把家裡的爵位給掙回來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張氏接到訊息,直直地朝劉洪奔來。

“老爺,這我不能出去啊,要不還是派個下人去打發他們算了。”

劉洪聞言怒斥道:“糊塗!”

“我們跟王家是親家,秦老夫人的誥命還在呢,怎麼能視而不見!”

“你趕快帶人出去,問清楚她們到底想要什麼?我不是讓你彆做得太難看嗎?是不是你叫人為難王承了?”

張氏心虛急了,她攛掇女兒把王承的銀票拿了。但此時她可不能承認,不然劉洪隻會更生氣。

“不就是勇兒和勁兒跟王承鬨著玩嗎?就算有什麼傷,那也是小孩子家打鬨,王家至於為了這麼點小事上門來嗎?”

劉洪冷聲道:“這是你說的,可問題是王家現在來了。”

“你趕緊出去,解決不了你不要來見我。若是鬨出什麼笑話斷送勇兒和勁兒的前程,我送你滾回張家去。”

張氏聞言,氣憤道:“都是你那好妹妹鬨出來的,你衝我吼什麼?”

“去就去,我到要看看她今天是不是長了三頭六臂了!”

張氏說完,當即便氣沖沖地帶著下人開門出去。

隻是外麵驕陽正烈,大半條路都被堵住了,除了王家的人,看熱鬨的人也聚集了不少。

張氏臉頰火辣辣的,捏了捏拳才壓住火氣上前道:“老夫人來了,都是一家子親戚,來了怎麼不進府去呢?”

秦韻拉過王承出來,一身的血痕還在,尤其是臉上和額頭上的傷,那都是想擋都擋不住。

“進府?”

“不敢啊!”

“昨日我送這大孫子過來小住一夜,今天就給我打成這副模樣。”

“我們王家人今日若都進劉府,怕是不缺胳膊斷腿的,出不來啊。”

張氏看著王承臉上的傷,麵露尷尬,但還是撇清道:“承哥兒怎麼傷得這麼重啊?是不是回家的路上摔的?”

王承道:“是大表哥和二表哥打的,還將我扔了出來,當時路過有人,都看見了。”

張氏聞言,收斂笑容,淡淡道:“承哥兒可不要亂說,你兩個表哥今天一早進學堂去了,怎麼可能打你?”

王承蹙眉,剛要反駁,便聽見祖母出聲道:“既然不是你們府打的,那我們就在這裡等凶手出現,劉夫人回去吧。”

張氏的臉色僵住,不悅道:“老夫人這是什麼意思?賴上我們劉家了?”

“你們家現在可全都是犯人,老夫人還是不要鬨事的好?”

秦韻拉王承站到身後,直麵張氏道:“我們王家都是罪人,所以呢?”

“劉夫人這是在怕什麼?”

“你放心,我們絕不踏進劉家一步!”

“不過我兒媳可有筆賬要跟劉夫人算一算!”

張氏心虛地張望著,突然劉氏站出來,猛然將她一推!

張氏踉蹌,險些摔倒!

身邊的下人連忙攙扶著,嗬斥道:“住手,你要乾什麼?”

早就忍不住的劉氏衝上前,對著張氏的臉就“啪、啪”扇了兩大耳光!

然後高聲嗬斥道:“我是罪人劉氏,可我也是這家的姑奶奶!”

“我要乾什麼你們管得著嗎?”

“誰再敢囉嗦一句,我連她一塊打!”

那些下人們從前就巴結著劉氏,猛然看她發怒也不敢攔著。

張氏更是心虛地往後退,眼神閃爍著,底氣不足道:“大妹,你瘋了?我可是你大嫂,你竟然敢打我?”

劉氏目光猛然一變,直接跳起來朝著張氏的肚子一踹!

瞬間將張氏踹在地上不說,她嗬斥一眾下人道:“你們都給我滾開,去告訴我大哥,想叫我大嫂出來息事寧人,門都冇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