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隻做逍遙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此生隻做逍遙王

此生隻做逍遙王
此生隻做逍遙王

此生隻做逍遙王

秋收玉米
2024-06-21 18:59:05

顧幸一朝穿越,本以為自己就是天命之子,拚儘一切算儘一生,結果最後卻隻落了孤家寡人一枚,毒酒一杯。時光回溯一切重來,顧幸心態擺正,徹底躺平,那個位置誰愛坐誰坐,反正自己不坐,重新來過的顧幸滿腦子隻有一個想法,前世打了一輩子仗了,難道今世還不該享受享受嗎?杯中美酒,懷中美人,遊遍天下,豈不快哉?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清雨閣的菜做的確實好看,擺盤精緻,但這味道好像中規中矩啊。”

麵對眼前精緻的菜肴,寧安澤迫不及待的品嚐了一口,但下一秒臉上卻出現了許些失望。

此時安瑞雪已經走了過來,正拿著酒壺,為幾人斟酒!

聽聞此話,正在倒酒的動作瞬間停滯了一下,麵部略微抽動。

從自己進入清雨閣這麼多年來,認真評價菜品之人,眼前這位還是獨一份。

“安澤兄倒是一個妙人,”顧幸也是神色微愣,然後笑道:“在清雨閣不評價美人,反而評價菜品,這多年來恐怕安澤兄你是第一人。”

“清雨閣的菜肴讓安公子失望,這是清雨閣的失責,奴家在這借花獻佛,敬安公子一杯,還望安公子見諒。”

安瑞雪回過神來,將自己麵前的酒杯斟滿酒水,對寧安澤一臉歉意的說道。

看著眼前容貌妖豔的女子,寧安澤神色微微一愣,這才反應過來,這是清雨閣啊,不是自己尋常去的酒樓。

哪個正經乾飯人會來清雨閣討食吃?

“不好意思是安某失言了,”寧安澤臉色略顯尷尬:“這杯酒算安某敬瑞雪姑孃的。”

然後仰頭將手中酒水一飲而儘!

“同敬,”安瑞雪笑了笑,也將自己手中酒水飲儘。

杯中酒水飲儘,安瑞雪再次將杯中斟滿酒水,對眾人說道。

“此杯奴家代清雨閣敬諸位公子,歡迎諸位公子的到來。”

然後仰頭咕嘟一聲,杯中酒水再次飲儘!

“此杯……!”

咕嘟!

又是一杯!

一連飲儘數杯纔算作罷!

“瑞雪姑娘要不咱們先吃點菜?”一連數杯酒水下肚,宋一感覺自己臉頰發燙,顯然有了醉意,趕忙說道。

“醉了?”顧幸扭頭看去,隻見此刻宋一兩邊臉頰紅暈,眼神輕微迷離。

看著微醺狀態的宋一,顧幸笑道:“一會你多吃菜吧,莫要喝酒了。”

大周現在對於酒水的製作工藝,已經初步出現了蒸餾技術,隻不過這一技術還冇有普遍開來,大多藏於大廠,走高階路線。

算是有錢人特供,普通人還冇有接觸到。

像今日顧幸等人喝的酒水,便是經過初步蒸餾工藝的,度數保守估計四十度偏上,因為蒸餾了一遍,酒質也是非常清亮,並不渾濁,入口能明顯感覺辛辣,有丟丟烈酒的雛形了。

宋一身為女子,能連飲數杯已經算是不錯了。

至於安瑞雪,兩者之間是無法相提並論的,一個是大家閨秀,平日裡定是不會飲酒的。

一個是混跡風塵之地,飲酒是基本功!

“好!”宋一本就不善飲酒,此時顧幸給了台階,急忙應和了一聲。

“宋一公子,你嚐嚐這菜,此菜名為八寶醋魚,有減酒的功效,”此時安瑞雪也隱隱看出了宋一的不同,麵色笑了笑為其夾了一筷子魚肉。

“好的,謝謝,”宋一應了一聲,開始低頭吃魚。

“廖詢給她挑一刺,這個狀態,莫要卡了,”顧幸看了一眼兩眼已經開始迷糊的宋一,無奈說道。

“是公子,”身後的廖詢神色一驚,今日公子對這名為宋一的人好像極為不錯。

心道:下來得好生查查對方家室!

“不……不用了,”宋一聞言抬頭臉頰紅暈更甚,也不知是醉了,還是羞澀。

“不妨事的宋一公子,一會就好,”廖詢手法極為熟練,不一會就將宋一碗中的魚刺全部挑揀乾淨。

“謝……謝謝,”宋一隻好硬著頭皮道謝,然後低頭繼續吃魚。

“簫公子對宋一公子倒是極好,看著奴家都心生嫉妒了,”此時安瑞雪看了二人一眼,臉色故作一板:“不行奴家也醉了,奴家也要吃魚。”

然後就給自己夾了一筷子魚肉,放到自己碗中,眼巴巴的望著顧幸。

對此顧幸麵色不變,對寧安澤與宋修文說道:“還不趕緊表現表現,莫要讓瑞雪姑娘久等了。”

“來,瑞雪姑娘我來我來,”寧安澤小眼一亮:“挑刺我也是極為擅長的。”

“算了,奴家命薄,還是不勞煩安公子了,”安瑞雪眼疾手快將碗筷端了起來,看著顧幸說道:“奴家這輩子看來是冇宋一公子這命了。”

宋一一言不發繼續低頭吃魚,但若是細看就會發現,此刻宋一的脖頸已經紅的發亮了。

“這?”寧安澤兩手滯留在半空,麵色尷尬不已。

“來,安澤兄,我向來不善吃魚,要不你幫忙受累一下,”突然一個裝了一塊魚肉的碗放到了寧安澤麵前。

寧安澤抬頭望去,隻見宋修文滿臉笑意,一臉真誠的看著自己。

“滾!”寧安澤冇有出聲,但嘴型卻吐出了一字。

“哈哈哈!”

宋修文暢快一笑,將碗收了回去!

將魚肉美滋滋的放進了口中!

這倆好像也挺有趣,顧幸見狀心中突然笑道:今日出行能結交這麼幾人,倒也不枉此行。

“砰砰……!”

就在此時房門突然再次被敲響!

房門打開,外麵站著一名護衛打扮的中年人!

見到此人,房間內負責保護顧幸安危的數名護衛,眼神同時犀利了起來。

此人身上見過血,不是善類!

“小的見過幾位公子,這是在下的腰牌,”中年並冇有攜帶武器,身軀微弓雙手捧著一塊腰牌。

冇有做任何多餘容易引起誤會的動作。

“公子,鎮安王府的人,”鐵牛走了過去,拿起腰牌看了一眼,返回顧幸身邊附耳輕聲說道。

“你家主人讓你來尋我的?”聞言顧幸對其開口問道。

“是的公子,我家主人就在三樓雅間,剛纔聽聞公子在此,特讓小的前來告知公子一聲。”

“行,稍等我片刻,”顧幸點頭說道。

“好的公子,我就在屋外等您,”中年應了一聲,將房門重新關上。

“修文兄,安澤兄,宋一兄,剛纔來人是我一故友仆從,既然相遇我便去敬杯酒。”

顧幸對幾人說道:“我失陪一會,還請見諒。”

“無妨無妨,蕭兄儘管去就好,不用管我們,”宋修文起身說道。

“我們等你,”寧安澤口中嚼著菜,含糊不清的說了句。

宋一依舊低頭一言不發!

和大家打了一聲招呼,顧幸離開了房間!

在剛纔那人的帶領下,一路上了三樓!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