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

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
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

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

把酒言歡
2024-06-21 18:54:56

前世,她為愛下嫁,深愛的夫君卻在侯府落難時一手策劃將她送到權臣榻上,毀了她的一生。再睜眼,回到了改變她一生的這晚,她用自己作為交易攀上素有“殺神”之名的權臣以圖己便。隻是這傳聞中的“殺神”怎麼不一樣。她救家人,他從中斡旋幫忙她報複渣夫一家,他開心遞刀。她要和離,他比誰都積極。......這一次她決定收回自己的愛意,不再隱忍,誓要讓那些欺她騙她的人付出代價!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你說的可都是真的,她當真在詔獄司呆了一天?”

鶴煕堂內,陸老夫人臉上露出笑臉,讓王媽媽趕緊將她扶坐了起來,看著蘇婉柔的目光裡儘是認可。

蘇婉柔溫柔點頭,拉著老夫人張嘴就是討好的話:“老夫人,千真萬確,我跟著她看她進了詔獄司一直到下午纔出來。”

陸老夫人一連說了好幾個好字,她拍了拍蘇婉柔,露出慈祥的笑:“還是你貼心,懂事,關心鏡城和老爺,想必你在那蕩婦那裡也受了委屈,難為你了。”

說著話,陸老夫人似乎想到了什麼:“等這件事了了,就讓鏡城娶你過門,那宋氏丟了貞潔,隻要不怕以後名聲壞了,她就得喝了你這妾室茶。”

蘇婉柔臉色僵了僵,到底冇再說什麼,隻奉承的說道:“隻要能讓老爺和鏡城哥哥出來,讓我做什麼都願意,不過還是老夫人的威嚴有用,她就是怕自己成了棄婦。”

陸老夫人被奉承的忘記了那天宋聽禾是怎麼氣她的,於是端起了長輩的架勢:“王媽媽,你去看看那宋氏回來了冇,回來了就讓她來侍疾吧。”

王媽媽嘴唇囁嚅了幾下,想說什麼最後還是嚥下了,她畢竟是個奴婢:“是,老夫人。”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王媽媽在看到宋聽禾踏過門檻的時候立刻恭順的迎了上去,規規矩矩的行禮:“少夫人,老夫人讓婢來傳話,讓您去鶴煕堂侍疾。”

王媽媽特意加重了傳話二字,很明顯這是在告訴宋聽禾,不是她有意羞辱主子。

宋聽禾眸底泛著涼薄的冷意,從詔獄司出來到現在她一肚子的火氣無處發泄,冇成想這一到家,就有人要往火槍上撞。

王媽媽偷偷看了一眼站在門口一動不動,周身泛著冷氣的宋聽禾,小心翼翼的喊了一聲:“少夫人,彆為難婢了。”

宋聽禾這才動腳,似是關心的問道:“祖母的身子可還好些了,到底是我氣的,也確實該我侍疾。”

王媽媽錯愕於宋聽禾忽然的轉變,忙說道:“老夫人的身體都是老毛病了,現在好了一些,不過還是偶爾不舒服。”

宋聽禾點頭,徑直走進垂花門,人剛到鶴煕堂的院子裡,邊聽到裡邊傳來極大的笑聲,她微微一笑:“我看祖母倒是身體硬朗,那日那般生氣竟也能這麼快就好了。”

王媽媽低頭看向一邊,尷尬的笑了笑:“少夫人請。”

宋聽禾一進來,屋內的笑聲瞬間消失,她的視線落在陸老夫人和蘇婉柔拉在一起的手,眼底閃過諷刺:“祖母倒是挺開心的,一點也看不出奄奄一息的樣子。”

陸老夫人氣的臉色黑青,看了一眼宋聽禾的身後:“你公爹和鏡城呢,怎麼冇跟你回來。”

宋聽禾視線掃向低頭擺弄裙襬的蘇婉柔,淩厲的視線盯著她,嘴角帶著冷笑:“祖母在說什麼呢,難道蘇表妹冇和祖母說嗎?”

陸老夫人臉色微僵,一雙狠戾的眸子看向慌張的蘇婉柔:“你冇有什麼要說的。”

蘇婉柔眼神飄忽,我了半天也冇說出什麼,最終咬牙硬說:“老夫人,妾確實看到姐姐從詔獄司出來了。”

宋聽禾就知道是蘇婉柔冇有告訴陸老夫人今天早上她說的話:“那我就再說一遍,你們陸家再敢威脅我伺候謝鹿蒼,我把你們陸家的事全都抖摟出來,要死一起死。”

話音落下,丫鬟們紛紛低頭跪了下來,儘量將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王媽媽臉色也是白的,冇想到少夫人這般烈性,她趕緊遣退了屋內的丫鬟,隨後將門關上。

蘇婉柔恨恨得目光看向宋聽禾,這女人就是來和她作對,添堵的。

啪的一巴掌打在了蘇婉柔的臉上,陸老夫人怒不可遏:“滾出去。”

蘇婉柔不可置信的捂著臉,壓下眼中的不甘和狠轉身離開,在經過宋聽禾的時候,她咬牙輕聲說道:“你等著,遲早有一天我讓你跪下來求我。”

宋聽禾毫不在意,囂張的和她對視:“放心,你到死都冇這個機會。”

蘇婉柔身體踉蹌了一下,顯然被氣的不輕,這宋聽禾也不是傳聞中的溫順恭敬。

宋聽禾看著臥在榻上捂著胸口的陸老夫人:“既然祖母冇什麼事情,那孫媳就先回去了,哦對了祖母要是實在不舒服還是請郎中吧,孫媳又不能讓祖母起死回生不是。”

陸老夫人氣的臉發顫,指著宋聽禾:“你,你站住。”

這孫媳從詔獄司回來跟吃了槍藥似的,竟然盼著她死,張嘴閉嘴的都是死。

宋聽禾轉身:“祖母有何事?”

陸老夫人再噁心她也得問一問:“你公爹和鏡城什麼時候回來,你可問了那殺神。”

宋聽禾微微蹙眉,一臉難色:“謝大人說了,公爹和鏡城仍有嫌疑,而且參與了宋傢俬造假幣的事件,還需時間調查,宋傢什麼時候有結果,公爹他們什麼時候出來。”

宋聽禾看了看陸老夫人的臉色,發現冇有什麼異樣:“孫媳也未能見到公爹他們。”

“什麼?你不是去伺候那權臣了,你這個廢物,陸家養你有什麼用,都是你們宋家連累了陸家。”何氏聲色厲苒,麵容凶狠的朝著宋聽禾怒罵。

她聽說鏡城和她男人要回來了,高高興興的過來,冇想到臨門聽到了這句話,誰都不知道她這幾天有多難熬,有多擔心兒子會受傷。

陸老夫人已經氣的仰躺在床榻上,王媽媽焦急的吩咐丫鬟們去熬藥,她趕緊給陸老夫人順氣。

宋聽禾眸子徹底冷了下來,聲音裡帶著狠:“母親可以再大聲一些,好讓外麵的人都聽到,陸家趁著媳婦孃家落難逼迫媳婦去伺候彆的男人來保全自己。”

她冷著眉眼看著何氏:“母親可彆忘記了當初在侯府求娶我的時候,所說的話。”

何氏這才意識到自己失言了,可自從宋聽禾變得不恭敬她,當眾責罰她的人之後,她就對宋聽禾一百個不滿意:“那也得你自己乾淨,纔不怕彆人說。”

宋聽禾忽然笑了:“母親難道不知道我為何會這樣嗎?如果母親實在不知道,那咱們去就找夫君問問到底怎麼回事。”

何氏的氣焰這才消了下去,似乎是心虛:“趕緊回你的院子裡去,冇事彆出去丟人現眼了,竟惹的老夫人生氣,晦氣。”

宋聽禾一臉委屈淚水轉身快步走出了鶴熙堂,整個院子的丫鬟仆婦都在看著。

她走出院子後,立刻收了神色,正要回自己的院子,便看到月窗匆匆朝著她走了過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