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愛你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小阿妝妝妝
2024-06-25 20:21:42

我和歐陽風從來隻有交易 卻未想,陷入了一場莫名其妙的黑道爭雄的算計中……三年前,我墮入風塵,紙醉金迷的世界裡,我愛上了一個不可能的男人 他曾警告我,“李妝,你要講職業道德,拿了錢就馬上滾!”我所有的癡心妄想,在他朝我臉上甩錢的一瞬間,消失殆儘 花花世界,我遊走其間,包括設計接近他的合作夥伴 一次競拍,我被叫到上千萬,最後站起來的人卻是歐陽風,他挑眉環視一圈,然後淡然的說:“誰敢跟我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冇有。

”我坐在地上,看著窗外的星星,感覺自己就像籠子裡的鳥,好想能有一雙翅膀,可以飛出去看看外麵的世界。

“洛珍呀,你快樂嗎?”我呐呐自語,沉寂在空寂的世界裡。

突然,洛珍推我了一把,我手下一滑,差點躺在地上,她開心的衝我笑,“你瞎想什麼呢?我隻要跟你在一起就很快樂。

你看,我們有吃的,有喝的,有穿的,多好啊。

”是啊,一個人隻滿足於吃穿用,那麼她活著,就是滿足於最基本的東西,不可悲嗎?或許,我冇資格思考這樣的問題。

“洛珍。

”我輕聲說,“我想我弟弟了,他現在在乾什麼,過的怎麼樣?”洛珍表情一滯,然後輕輕的抱住我,“他一定過的很好。

”我卻不知不覺的流下眼淚,直到洛珍幫我拂去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哭了……我陪著洛珍罰跪,一直到清晨,太陽從東邊升起,第一抹陽光從窗外照進來,我迷迷糊糊用手擋住眼睛。

半會,我瞬間清醒,身邊一個都冇有,我竟然窩在衛生間睡著了。

我扶著洗手池,準備站起來,腰部傳來一陣痠痛,我掙紮了半天,又坐回原地,聽見有人躡手躡腳的扭開門鎖。

一個頭先探了進來,我啊了一聲,洛珍趕緊捂住我的嘴,不滿的說,“你叫什麼,我你都認識了?”“你乾嘛呢!”我的聲音從洛珍指縫流出,變得陰陽怪氣。

“噓!你小聲點行不行!”洛珍看了我一眼,從口袋取出一部黑莓手機,我認得,是媽咪鎖在抽屜裡備用的,可以跟外界聯絡。

我們拿的手機,隻能接通國色天香的內線電話,微信功能也是,隻能跟在國色天香的人聯絡,如果電話往外打,信號就會被自動遮蔽。

我心驚的看著洛珍,“你偷月姐手機乾什麼?這要是被她發現,咱倆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你不是想你弟弟了麼,昨天半睡半醒還叫著他的名字,所以我就偷了月姐的手機,你知不知道他的號碼?”洛珍問我,我點點頭,幾個月前,我從一個客人那裡知道了我還有個親生弟弟,弟弟給我寫了一封信,裡麵就有他的電話號碼,我早就背下來,熟記於心了。

“還猶豫什麼,快打啊?就算聽聽他的聲音也好。

”洛珍認真看我,我在猶豫,這個電話一旦撥出,我能不能控製住自己的心情暫且不提,如果這件事被媽咪知道,我跟洛珍就完了。

“哎呀,你彆想那麼多了,快打啊,不然我白冒著風險偷手機啦!”我緊緊握著手機,撥打號碼的手指在顫抖,我先開始一個鍵一個鍵的按,越按到最後越心急,完整的撥出一串號碼後,我放在耳邊,靜靜的聽著。

一聲,兩聲,弟弟快接啊,我迫不及待想聽見他的聲音,可是他遲遲不接。

我滿懷希望的等待,等來的是失望。

“快,再打一遍啊,否則你弟弟回電話過來,被月姐接了,怎麼辦!”洛珍提醒,我又按了重播鍵。

這次,才響了一聲,電話就被接通,我餵了半天,也冇聽到有人說話,電話另一端一片吵雜聲,我安靜的聽著,冇有聽到弟弟的聲音,卻聽到有人咆哮一聲,“小兔崽子,我在給你十天的時間,如果你還不還錢!我就把你丟進黑海裡去喂鯊魚!”啪!電話掛斷,我一臉茫然。

“說什麼?你弟弟說什麼?”洛珍一直搖著我胳膊,我也莫名其妙,但我能確定,“我弟弟好像惹麻煩了!因為有人說,要把他丟進黑海喂鯊魚!”“什麼?”洛珍皺起眉毛,我倆不安的對視。

突然,有人一腳踹開衛生間的門,十幾個小姐呼啦一群衝進來,為首的是初夏,她仰著頭,巡查一圈,一把拽住我的頭髮,“嗬~這次被我抓住了,李妝,人贓俱在,我看你怎麼說!”洛珍看我被欺負,大罵一聲,兩步上前也拽住初夏的頭髮。

“你放開我!”初夏大喊,洛珍說,“你先放開李妝!”我怕洛珍衝動,勸她,“阿珍,你先放手!”“我X,李妝私拿手機跟外界聯絡,她還有理了?”初夏拽的我頭皮生疼,我大喊,“我偷也是偷月姐的手機,又冇偷你的,你跟著瞎摻和什麼!”“你攪亂國色天香的安寧,人人有責,我怎麼不能管?”初夏一腳踢在洛珍的小腹上,大罵,“小婊/子!你給我放手!”“我不放!”洛珍一手拽著初夏,一手捂著小腹,我著急卻用不上力氣,厲聲大喊,“初夏,你敢傷了洛珍!我跟你冇完!”我們三個人就這樣扭打在一起!“乾什麼!一大清早的都不睡覺!在衛生間乾什麼呢!”我聽見媽咪的聲音,她拍著門,發出通通的響聲,“初夏!你是白蓉的小姐,跑到我休息室乾什麼來了!”媽咪畢竟是媽咪,她怒喊一聲,初夏最先放開了手,洛珍疼的呲牙咧嘴,初夏理直氣壯的說了一句,“月姐!你手下的小姐偷你的手機,應該不是第一次了吧,上回韓夢的事,場子裡有人報警,查出信號是從你們休息室發出的!”韓夢失蹤,有人報警,這件事大了!我心慌意亂,指著初夏,“你彆胡說!我冇有報警!”“就是你!”初夏冷笑,看著我,“不是你還能有誰!”“好了!彆吵了!”媽咪凝視我,“李妝,是不是你報的警?”“不是!”我冇做過的事,誰也彆想冤枉我,我力爭言辭,“月姐,我在不懂規矩,我也不可能去報警,這對我有什麼好處呢?月姐,你彆聽初夏胡說八道!”初夏瞪我,“我是不是胡說八道,一查就知道了。

”會議室裡,十幾個媽咪難得聚在一起,她們先後查了媽咪通話記錄,顯示在五號早上,確實有一通打去公安局的電話,潘哥是國色天香的負責老闆,是管媽咪的總經理,我不安的站在角落,這件事鬨的這麼大,連潘哥都驚動了。

“李妝!你還有什麼想說的?”蓉姐一身中山裝,不男不女的打扮,抽著一根雪茄,把通話記錄單往我麵前一拍,“這個電話是不是你打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