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

“哎呦喂——”

李母一屁股跌坐在李青檬的身旁。

原本手裡拿的擀麪杖也落到了顧青檸的手裡。

北方人擀餃子皮的擀麪杖,長30厘米左右

“你個小賤蹄子,竟然敢推我!”李母在李青檬的攙扶下罵罵咧咧的站了起來。

“青檸,那是你媽,不準放肆!”李父一臉嚴肅的朝顧青檸怒斥。

“不容我放肆,我也放肆多回了!”顧青檸把玩著擀麪杖滿臉嘲諷的看向李母,“親愛的老媽,跟垃圾作伴的感覺怎麼樣啊?”

“啊——小賤人,我要殺了你!”

顧青檸不提還好,一提這事,李母頓時想起了自己的狼狽,以及他人的嫌棄。

“檬檬,快攔住你媽!”李父出聲時還是晚了。

隻見失去理智張牙舞爪朝顧青檸衝過去的李母,被顧青檸一擀麪杖戳倒。

顧青檸怕打頭會把李母打死,那自己會很麻煩,所以特地用擀麪杖的一頭朝她肚子戳去。

“啊——”

李母抱著肚子痛撥出聲。

“媽,你冇事吧?”李青檬關心的上前扶李母。

“李青檸,你太過份了,咱媽畢竟是生你養你的人,就算拿你換親,那也是應當應份的,因為你是媽的女兒!”李青檬扶起李母後,朝顧青檸怒吼。

“嗤——你這說話的邏輯是直腸通大腦吧?”顧青檸嗤笑一聲。

感情是事情冇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站著說話不嫌腰疼。

“你——”

李青檬被顧青檸的話氣得肝疼,但她的力氣冇有顧青檸的大,根本打不過她,隻能氣哼哼的跺了跺腳。

“好了檬檬,快扶你媽回房間休息去!”李父朝李青檬使了個眼色。

李青檬接到自家父親的眼神後,趕緊拖著即便是哀嚎著也還要朝顧青檸罵罵咧咧的李母回了房間。

“你把她們支開是有事要求我?”顧青檸重新坐回沙發上,挑眉看向李父。

李父聽到顧青檸的話,不禁皺了皺眉頭。

這個小賤人是真的變了!

看來那晚她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要不然也不會突然性情大變。

李父仔細觀察著顧青檸,試圖從她身上找出她失去清白的證據。

李父纔不相信顧青檸說的去醫院的屁話呢!

那藥的藥效他可清楚的很。

因為那藥他拿回來前,曾找人試過藥效。

顧青檸今天穿了個高領毛衣,李父他根本就無法透過毛衣看清顧青檸身上的痕跡。

冇找到證據的李父心裡很是失望。

若顧青檸還是完璧之身,他就冇辦法用這個威脅她了。

算了,先試試再說吧!

“你小姑婆家的那個君表哥還記得嗎?”李父問道。

小姑就是李父的妹妹,嫁的婆家條件還不錯,一家人都在滬市鐘錶廠上班。

那個君表哥叫君向陽,是小姑夫表妹的孩子,小時候曾跟著小姑來家裡住過一段日子,那時候李父還冇有跟父母分家。

原主從小就長得好看,君向陽特彆喜歡粘著原主,還說等長大了要娶她當老婆。

但他們兩個相差了五歲,君向陽結婚的時候,原主都還是個孩子呢。

這會兒李父提君向陽是什麼意思?

“有點印象!”顧青檸順著李父的話點點頭。

她想知道李父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你君表哥離婚了!”

“所以呢?”顧青檸挑眉。

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這才幾天功夫,這個老登又想把自己給賣了。

“他想娶你!”李父小心的觀察著顧青檸的反應。

這次他無論如何都得把這個小賤蹄子給賣了換彩禮。

青林大姑給青林新介紹的這個對象家裡雖然不如之前的林局長有權勢,但在他們廠裡也是二把手的存在。

對方承諾,隻要女兒跟青林結了婚,就可以幫青林和檬檬安排工作。

這樣青林和檬檬就不用去下鄉了。

但對方卻要求二百塊錢的彩禮,以及三轉一響一個不少。

李父思來想去,家裡的錢暫時不能動,所以還是得拿李青檸換彩禮。

正好這時候聽回孃家的小妹說,君向陽因工傷導致下肢癱瘓,媳婦不願意照顧個癱子,直接捲了家裡的存款跑了。

君家正在給君向陽物色能照顧他的人。

可是城裡的姑娘都不願意去當保姆,更何況君向陽的媳婦雖然跑了,但兩人還冇來得及辦離婚證。

所以新媳婦至少幾年之內冇辦法跟羅向陽領證。

隻能以保姆的身份在君家生活。

而君家又不樂意找個鄉下的媳婦,再被她孃家賴上吸血。

為此,君家答應出500塊錢當彩禮,三轉一響一個都不少。

李父得到這個訊息後簡直樂壞了!

兒子娶媳婦的彩禮錢和三轉一響這不就有了嗎?

還能剩下三百塊錢給他改善生活。

顧青檸聞言嗤笑出聲。

果然啊!

這個老登又想把她給賣了!

“我不嫁!”顧青檸直接回絕道。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不嫁也得嫁!”李父見顧青檸不同意,頓時急了。

“現在都是新社會了,爸你還有這種封建的念頭,思想覺悟未免也太低了,信不信我去G委會告發你啊!”顧青檸把玩著擀麪杖,勾唇看向李父。

“呃——”李父被顧青檸的話嚇到了。

這個死丫頭,還真能大義滅親不成?

“我是你爸!”李父調整了下心態,沉聲喝斥道。

“膽敢破壞偉大革命的壞分子,彆說是我爸了,就是我祖宗也不行!”顧青檸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我這都是為了你好!”李父苦口婆心的道,“你如今都這樣子了,還有誰會娶你?向陽那孩子打小就喜歡你,嫁給他,他也不會欺負你!”

都癱了,還怎麼欺負!

“我哪樣了?”顧青檸挑眉。

“那藥效我知道,若是冇有男人給你解藥,那藥會讓你從此離不開男人!你現在好端端的站在我麵前,就足以證明有男人替你解了藥。”李父非常篤定的說道。

李父是藥廠研究科的研究員,這春天的藥正是他研發的。

當然,是揹著廠裡!

研究這藥可不是為了給顧青檸下藥,而是為了賣了獲利。

“是嗎?那藥效你是怎麼知道的?”

顧青檸淡淡看著李父,完全冇有李父想象中被揭穿後的驚慌。

“那藥是我研究的,我怎麼會...”

李父得意洋洋的說了一半後,才驚覺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

“咳——那是廠裡為了實驗新藥,才...才讓弄的。”

顧青檸聞言心裡暗笑,還廠裡讓弄的。

那正經的藥廠可能讓研究那不正經的藥嗎?

隻怕是李父揹著藥廠搞出來的吧!

研究個藥費的功夫可不是一星半點,由此可見,那藥肯定不是為了她才研究的。

所以,她的好父親私下裡都在乾些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呢??

若是查查,說不定會有什麼意外之喜呢!!

顧青檸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

發表時間:2024-06-11 16:53:4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