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軟萌萌
2024-06-24 12:49:45

她穿成古言文的炮灰女配。原主因為心悅於當今皇帝,幫他上位後卻被兔死狗烹,替嫁給了功高蓋主的大將軍他。新婚夜,兩個多餘人一起等著被宰殺的命運。怎知,她來了!這爛攤子,她冇有接手的道理!正要走,瞧見身邊的大將軍還剩一口氣,前世身為醫生的醫者秉性讓她出了手。不成想,大將軍他在搶救回來後還能讀她心聲,她自己還猶不自知。這一下,流放路上有好戲看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不行,不管這個女人到底在搞什麼鬼,暫時不能打草驚蛇!

於是顧玄景突然冷聲道。

“跟老夫人說,我等會就過去。”

隨後還不等蘇瑤反應過來,就再度一把掐上了她的脖子。

“帶我出去,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我看不見了,要不然我就殺了你!”

蘇瑤被掐的麵色通紅,隻能用氣音吐出一個字,“……好!”

【這顧玄景是不是不掐人脖子,就不能說話了!】

她瞪了顧玄景一眼,卻是照做。

【反正過兩日就跑了,犯不著與這個黑臉閻王針鋒相對。】

顧玄景臉色一黑,還想跑?黑臉閻王?

嗬!

休想!

幾分鐘後,蘇瑤扶著顧玄景來到院中。

院子中齊刷刷的圍著一圈的人,大房的陶氏跟二房的郭氏跪在地上,聲淚俱下。

院子正中間的椅子上坐著頭髮銀白的顧老太太,正一臉威嚴。

另一邊則是站著一個美婦人。

看模樣三十歲左右,生的明眸皓齒。

但是眉宇間惶恐懵懂,那模樣,看著比她懷裡攬著的那一雙兒女還怕呢。

蘇瑤不動聲色的觀察了一圈,暗自思忖。

【這應該就是書中顧玄景的傻子孃親跟年幼的雙胞胎弟妹吧。

這三個人在書中筆墨不多,但是結局都不好。

顧玄景死後,他的美貌孃親在流放途中被辱,一雙兒女更是麵黃肌瘦,最後在流放途中,一個被拐,一個死。

倒是可憐。

在書中,顧老夫人也不是什麼善茬。

她向來偏心大房二房,還縱容他們吸血三房,趁著顧玄景爺倆在外征戰苛待他們三房的家人,隻因那三房媳婦是個傻子。】

想到這裡,蘇瑤索性淡定看戲,等著狗咬狗。

卻冇注意到旁邊的男人臉色幾經變化。

他終於確定,這個蘇瑤,真的不對勁。

而根據她的描述,他現在所處的世界好像是一本書,結局都是既定的那種!

這怎麼可能!

他付出那麼多,這個世界中所有人的命運,難道已然天定?

這不是笑話!

正想著,就突然聽到一聲哭嚎。

“蘇瑤,都是因為你!”

接著,一陣勁風拂過。

陶氏就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朝他們這邊撲了過來。

一堆橫肉驀地衝過來,蘇瑤眼疾手快躲過去,順便還不忘帶著顧玄景一併後退。

伴隨著啪嘰一聲,陶氏猝不及防直接趴在地上,摔的那叫一個瓷實。

蘇瑤齜牙咧嘴瞥了一眼,深表同情。

“可不敢受大伯母如此大禮。”

心裡卻不斷吐槽。

【霧草,果然是母老虎,還好老孃躲的快!】

陶氏狼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捂住摔腫的大臉指著蘇瑤,顫抖的不成樣子。

“玄景,你看這女人竟敢對長輩不敬!咱們將軍府一直守本分,怎麼可能會搜出龍袍?依我看,一定是這女人偷偷藏起來的!”

“她先前兒本是皇上的人,卻因為自己不守婦道嫁給了你,肯定是懷恨在心,有意陷害!”

蘇瑤明顯感覺到顧玄景的身子僵硬了起來。

心裡不由得大驚。

【這娘們不是好人呐,還會挑撥離間,怎麼辦,這狗男人不會真信了吧!】

果然,就看到顧玄景麵沉如墨。

狗男人?

很好!

顧玄景站在原地冷哼一聲,冇有說話。

好啊,那他倒是要看看,這女人先如何解決眼下的困境!

蘇瑤瞥了他一眼,見他不為所動,不由撇撇嘴。

【渣男,看到媳婦被欺負也不知道出手幫幫,丟的可是你的臉!】

顧玄景臉色一沉。

那又怎樣!

蘇瑤環顧一圈,發現顧家人包括隨從,看她的眼神都充滿了敵意和怨恨。

望著一圈人,蘇瑤清楚,如今顧家大難,所有人都需要一個點去泄氣,而她這個本與皇帝有牽連的新嫁婦,自然成了眾矢之的。

她隻好硬著頭皮站了出來。

“大伯母的話說的有意思,私藏龍袍是誅九族的大罪,我先是將龍袍藏起來,再自己嫁過來,合著我就是不想活了,然後牽連我整個母族去觸犯皇威?”

此話一出,眾人噤聲。

天底下自然是冇有人蠢到會將整個母族拉進這趟渾水。

眼見著不占理,陶氏語氣一變,轉而可憐兮兮地往地上一坐。

“玄景,你彆怪大伯母心狠,實在是倘若顧家人都遭難,誰來繼承顧家香火呀!我這也是為了顧家好!”

二房郭氏還在一旁附和:“大嫂說的對,明玉和明鳳才十歲,是二郎的老來子,顧家以後的希望可都寄托在他們身上呢!”

蘇瑤輕笑,旋即開口道:“其實大伯母根本冇必要如此著急,夫君可是統領三軍的大將,在營內呼聲高過天,皇上仁慈,若真想要處死將軍府的人,又怎會給我與將軍賜婚,讓我這國公府的小姐嫁入將軍府呢?”

國公三朝元勳,與當朝不少的文官都有所牽連;

而顧家,手握三軍軍權,即便如今已經卸甲,但名聲還是在營中擺著的。

新帝登基,文武權力都不在手中,自然著急。

借蘇瑤和顧家聯姻,在顧家搜出造反的證據,直接一把撼動國公府與顧家。

好高的手段!

蘇瑤自然是故意這麼說的,她現在的確是要跑,可畢竟還是新婦的身份,冇有和離書名不正言不順,顧玄景對自己誤會太深,會影響她的計劃。

若是顧玄景還算有頭腦的話,這一番話自然能聽出端倪。

果不其然,在她的話音落下之時,顧玄景的身子僵硬了幾分。

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說的很對。

她說的冇錯,龍袍……

能如此悄無聲息,有機會陷害顧家的隻有……

蘇瑤瞥了他一眼。

不過,眼下麵色最難看的當屬陶氏和郭氏二人的臉色了。

蘇瑤話都說這份上,也是將她們那點心思給堵死了。

果然,許久冇說話的老夫人眸子轉了轉,忽然輕咳著開口。

“三房玄景媳婦說的對,況且我顧家血脈,怎可流落在外,大房家的二房家的,你們就彆鬨騰了。”

蘇瑤悄無聲息挑眉,老夫人的反應是她意料中的。

這可是個不吃虧的老人精。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