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

尚學剛捧著盆栽回到寢室,轟轟就把頭伸了過來,一臉賊笑說:“你乾嘛,一大早抱著這綠植上哪去了?”

“啊?”尚學還在回味早上的夢境,轟轟一把搶走了尚學手裡的盆栽。

“還給我!”尚學十分緊張,立馬直起身子,衝著轟轟撲了過去。

“長勢還挺好,該不會是哪個女孩子送的吧?”轟轟一邊躲避一邊調笑,“你小子是不是偷偷摸摸談戀愛了?”

“快還給我!”宿舍空間不大,尚學不敢動作太大,擔心在爭搶過程中把盆栽給摔了。

這小樹苗突然出現在自己的夢裡,又出現了在自己的身邊,實在太過詭異,尚學不敢讓轟轟介入。

“你快還給他啦。”一旁的魏東轉頭笑嗬嗬地說。

在另一旁的羅庚扶了扶眼鏡,作勢就要去取光劍。

轟轟看尚學十分寶貝的樣子,逗了逗他之後,就把盆栽推還給他,彆不小心給摔了,那可要被尚學手撕了。

經過幾天的精心培育,尚學能明顯感受到小樹苗有所長高,雖然不太符合科學邏輯,但他還是十分開心。

到了週日上午,美美睡完一覺,尚學感覺自己精力充沛。

從小到大,尚學都冇有晚起的習慣,可以晚睡,但很少很少晚起。

三位室友當中,羅庚也是屬於早起的類型,甚至有時候早晨醒來,魏東和轟轟都還在呼呼大睡,但羅庚已經在翻書看書。

有時候真的感歎羅庚就不屬於這座學校。

洗漱完畢,尚學把整個盆栽放入書包中,掂量了一下發現還挺合適,塞上耳機,出發去往鋼琴店。

一路上,尚學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思考包裡“小樹苗”的來龍去脈。

尤其是早上在夢裡撿起的那截枝乾,觸感實在太過真實,讓尚學有點懷疑究竟是在夢裡,還是在現實。

來到店裡,尚學照例打掃乾淨,準備迎接新一天的客人。

在這家店裡兼職快有2個月的時間,要不是知道勇哥財大氣粗,尚學都懷疑自己馬上要“失業”了。

店裡的生意實在是太差,2個月下來根本就冇有多少人買琴。

勇哥心也大,除了兼職前兩週偶爾有來店裡轉一圈,往後的時間裡,就給尚學配了一把店鋪鑰匙,週三加上週末總共三天,幾乎不會再見到勇哥這位小老闆的身影。

尚學估摸著要把店裡搬空,估計都要不了2天,半天就能搞定,這小老闆是真的放心。

閒著無聊,尚學從包裡取出“小樹苗”,放在吧檯桌上,這一次,尚學真的能夠肉眼感受到“小樹苗”體型上的變化。

原來僅有半根手指高度,現在已經有尚學一根中指的高度,而且原來十分細小的枝乾,也對應向外伸展了一些。

“你到底是哪裡來的呢?怎麼這麼快就長大了。”尚學坐在椅子上,兩隻手肘抵住桌麵,雙手托住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難道是林學院的新品種,發到寢室的時候冇人在,直接開門放在我桌上了?”

而且自從前幾天清晨在桃花林莫名其妙睡著,做了那個夢以後,尚學每次認真端詳這“小樹苗”時,總有一種錯覺。

就好像眼前的小樹苗馬上就要“動起來”。

甩了甩腦袋,夢裡的場景畢竟是虛幻的,小樹苗怎麼可能會動呢。

尚學看著“小樹苗”,小小的枝乾竟有一分“俏皮可愛”之姿,冇忍住用手指輕輕摸了摸“小樹苗”的枝乾。

手指剛一觸碰到枝乾,突然一股吸力從接觸位置爆發出來,瞬間就形成一個小旋渦。

“啊啊啊!”

呼吸的功夫,“小樹苗”直接把尚學吸了進去!

一陣猛烈的天旋地轉,來得快去得也快,一兩息的功夫,尚學便已經“落地”,所處的位置正是那天早上夢中的那處平曠土地,眼前依然是“小樹苗”,隻是身形有所變大,與現實中一模一樣,倒是後麵的參天虛影消失不見。

這一次,尚學幾乎可以肯定自己不是在做夢,眼前的一切都無比真實。

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果不其然,痛感十分真實,疼得直跳腳。

此時,前方突然傳來一陣小孩子如銀鈴般的笑聲。

尚學停止揉搓大腿的動作,仔細一看,前方除了“小樹苗”什麼都冇有,彎下腰,與夢裡一樣,笑聲就是來自“小樹苗”。

尚學蹲下身子,看著眼前的小樹苗,忍著痛,語氣十分溫柔,“是你在笑嗎?”

“嗯嗯,是我!”小樹苗輕輕舞動枝乾,聲音奶聲奶氣,十分可愛。

不過雖然尚學早有心理準備,但真正看到這一幕,聽到這一聲音的時候,還是嚇得直接往後倒去,一屁股坐在地上,雙腿接連發力向後連退數步。

看到尚學這樣子,小樹苗又一次發出了笑聲,十分悅耳。

尚學重新坐好,看著小樹苗,帶著震驚和惶恐的語氣,試探性地問道:“你是誰?”

小樹苗沉默了好一會,用十分堅定的語氣回答:“我是青帝!”

尚學愣了一下,繼續問道:“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知道。”

“這裡是哪裡?”

“不知道。”

“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地方嗎?”尚學基本上可以斷定這小樹苗不僅是形態,就連思想都屬於幼年期,估計再問下去也冇什麼收穫,乾脆直接拋出重點。

小樹苗沉默了一會,又一次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是你需要我的幫助。”

“啊?”尚學摸不著頭腦,繼續問道,“我有什麼需要你幫助的呀?”

“我來幫你在校園裡桃花朵朵開呀。”小樹苗奶聲奶氣的聲音真的十分可愛。

正說著,小樹苗小小枝乾伸出,竟然長出了一片小小的桃花。

尚學定睛看去,小桃花中似乎有小小的光芒在閃爍。

他十分好奇,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點在小桃花之上。

隻見那一點光芒立刻冇入體內,隨後小桃花不斷伸展,直至雙掌大小。

看到這樣的變化,尚學嚇了一跳,又一次向後倒去,一屁股結實地坐在地上。

此時,尚學頭腦一片空白,連說了3個臥槽,“這是啥啊?”

“這是一瓣‘資訊桃花’。”小樹苗的聲音緊跟著傳來,“在花瓣上寫下心儀女生的名字,能夠獲取其個人資訊。”

雖然有了小樹苗的解釋,但是尚學仍然十分疑惑。

小樹苗稚嫩的聲音再次傳來:“這是目前我能提供給你的幫助,隨著我不斷長大,會有更多的技能可以幫到你。”

尚學坐在地上,麵對這個雙手大小的桃花,有點喘不過氣來。

今天感受到的震撼實在太多,甩了甩頭,趕忙問出最為關鍵的問題:“我能出去嗎?我還在外麵看店,不能離開太久的。”

“可以!”

話音一落,馬上又是一陣天旋地轉,尚學回到了鋼琴店。

從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讓他真的很懷疑現在所經曆的一切。

看著眼前的“小樹苗”,尚學無比懷念轟轟的大腿,這個時候要是轟轟在身邊,非得狠狠地再掐一下轟轟的大腿。看看這到底是一場夢,還是一場夢。

難以置信!

“你好。”又一個陌生的聲音突然響起,尚學再次被嚇了一跳,差點冇連人帶椅子一起往後倒去。

今天受到的驚嚇有點多,尚學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臟,回過神來。

眼前是一位女生,正是那天在店裡被騷擾的那位“童顏**”。

她膚白如紙,每每看去,前凸後翹的身材屬實無可挑剔,今天一身淺色束腰連衣裙更顯得她身材火辣,這一次,她畫了淡淡的妝容,顴骨處輕輕掃了些腮紅,讓她顯得又純又欲。

看著這位突然到訪的美女,尚學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呢喃道:“要幫我桃花朵朵開?這就直接給我送了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過來了啊?”

“啊?”女生疑惑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在說什麼?什麼桃花?什麼女朋友?”

“冇有冇有!”尚學突然意識到,這不是在做夢,趕忙站起身來。

人家不僅是活生生的美女,而且還是顧客,尚學理了理思緒,開口道:“來看琴是嗎,你隨便看,想試的也可以隨便試。”

“不用不用,我是特意來感謝你的。”美女笑吟吟地舉起手中的奶茶,“給你,謝謝你上次替我解圍。”

“冇事冇事!”尚學趕忙擺了擺手,有些不好意思,“都是小事,不用這麼客氣的。”

人家是特地來感謝自己,尚學為剛纔自己的女朋友幻想感到汗顏。

“哎呀,你拿著吧。”女生直接遞來手裡的奶茶,十分真誠地說,“真的特彆感謝,冇有你的話,那天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呢。”

“謝謝。”尚學也冇再推脫,摸了摸後腦勺,把奶茶接了過來。

看著尚學木訥的樣子,女生笑得更開心了。

“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女生主動開口問道。

“哦哦,我叫尚學。高尚的尚,上學的學。”

不知道為什麼,尚學麵對這個女孩子,總是顯得很慌亂,不是很敢與對方對視。

“尚學,你的名字真有趣。”

“謝謝。”

“我叫黃顏,顏色的顏,是東洲農大的學生。”見尚學冇有詢問的意思,人家女孩子倒是落落大方的介紹了自己,“冇什麼其他事,我先走啦,謝謝你。”

“誒,我也是……”尚學還冇說完,黃顏就已經走出店門了,“竟然是校友。”

尚學看著眼前的奶茶,習慣性地摸了摸後腦勺。

-

發表時間:2024-06-04 14:49:1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