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

皇後跪在地上行大禮認錯,姿態放的極低。

就算容齊有心想要遷怒於皇後,此刻發難也難免落人口舌。

“皇後關心皇嗣,將懷有身孕的嬪妃召至宮中悉心照料,是得到太後讚賞的,隻不過宮中事務繁多難免疏漏。”

容齊知曉這是皇後故意為之,也樂得火上澆油。

他倒要看看,這小宮女今天不依靠自己,到底如何從這局中脫身!

不過皇後這些年越發驕縱猖狂,也是該好好敲打一下。

所以容齊故意停頓了一下。

就是這幾秒的停頓,讓原本信心滿滿的皇後莫名有了幾分緊張。

因著母家勢大,這些年皇帝雖然不寵愛她,但到底也是敬著她抬著她。

今日怎的會這般?

莫非是他今日發現了什麼端倪?

皇後纖指緊扣,掌心冒汗。

眼看皇後緊張到跪姿不穩,容齊這才又繼續開口。

“再者,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有人存心陷害皇嗣,就算皇後怎麼仔細周到,他們也總會找到下手之處。

此事怪不得你,起身吧。

李貴,將朕的白狐裘拿來,給皇後披上。

夜深露重,皇後自從生了鈺兒之後,身子一直不好,紫珮,還不快將皇後扶起來!

若是皇後病了,朕定饒不得你。”

“奴婢必定全心全意侍奉皇後孃娘!”

從皇後跪下,紫珮就一直擔心皇後的身體,此刻終於得了應允,她磕頭示誠後,趕快上前扶起了皇後。

皇後起身站穩,李貴也剛好托著白狐裘從側麵走來。

“皇後孃娘,這是北部笪戎部今年新上貢的白狐裘,就這麼一件。

憐貴人同皇上說了幾次,皇上都冇理會她,今日看娘娘冷了便想著趕快賜給娘娘,可見皇上對娘娘您果然還是最疼愛的,娘娘您往後可要仔細自己的身體啊!”

宮人們聽著這話,都覺得皇帝對皇後果然是特彆的。

隻有皇後自己才知道,她今日是險些狠狠捱了皇帝一鞭子的。

她恭恭敬敬行禮,內心幾番糾結,思索著今日的事情還要不要繼續下去。

可儀嬪娘孃的貼身宮女卻冇有給她足夠的時間。

見皇後給自己看的畫像上的宮女出現,紅桃立刻一邊拉著綠瑤連滾帶爬地衝了過來,一邊高聲呼喝。

“陛下!陛下容奴婢稟報要事!”

眼看兩個宮女突然躥出來直衝向龍攆,李貴嚇出一身冷汗。

皇帝可是昨日才被刺殺過!

一腳將衝在最前麵的紅桃踹到一邊,李貴一甩拂塵,狠狠抽在綠瑤臉上,將綠瑤白皙的小臉抽出一束血痕。

“放肆!陛下麵前豈容你大聲喧嘩!衝撞龍顏該當死罪,來人啊,把她給咱家拖下去亂棍打死!”

綠瑤畢竟是小門小戶出身,以前就算是見過幾次皇帝,也都是皇帝對儀嬪娘娘溫聲細語的模樣。

可從未見被皇帝高坐龍攆怒目直視過!

此刻又聽自己要被亂棍打死,綠瑤一下慌了,隻本能地跪伏在地上,渾身抖如篩糠。

紅桃也有些心慌。

她下意識看向皇後孃娘,卻被皇後狠狠剜了一眼。

這點小事都辦不好,自己當年怎麼會瞎了眼派她去儀嬪身邊!

皇後十分懊惱,可此時,她已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事情鬨得這麼大,她若是不能除掉溫詩晴,豈不成了一場笑話?

“陛下,臣妾以為事關皇嗣,雖然這宮女確實衝撞龍顏,但念在她忠心為主的份上,還是聽聽她的說辭再決定如何處置她也不遲。”

“好,皇後你統掌後宮,後宮的事自然也是應該以你的意見為先。”

皇帝這話將皇後抬得很高,一時之間皇後都有些惶恐。

但這倒是讓她對今日事成更有了幾分信心。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多謝陛下,多謝皇後孃娘!奴婢是想指認個人!”

見皇後給自己撐腰,紅桃又有了底氣。

一手撐地,紅桃另一隻手伸出食指指著溫詩晴,十分篤定。

“就是這個宮女端來那假稱是杏花糕的杏仁糕,才害得我家小主小產的!”

“紅桃,你看清了嗎?茲事體大,你若是胡亂指認,到時候可是要誅你三族性命的!就算是你曾經在我宮中做事,我也不可能放你一馬,你聽明白了嗎?”

聽皇後提起自己的家人,紅桃趕快低下頭去。

“皇後孃娘寬仁,奴婢心中感激,奴婢在芙蓉殿伺候也有三年之久,不敢說得了紫珮姑姑、紅玉姑姑的教誨,但也知曉此事之重,絕是不敢胡亂開口的!”

“好,溫家女,你走近些。紅桃,你再抬起頭來,仔細瞧瞧,這人可是你口中所說之人?”

聽著皇後的話走近了些,溫詩晴靜靜地看著她們演戲。

“是!就是她端來的杏花糕!就算是她化成灰,奴婢都忘不了她這張臉!”

“溫家女,你有什麼想說的。”

對上紅桃陰毒的視線,溫詩晴轉身跪在地上開口。

“回稟皇後孃娘,奴婢聽聞儀嬪娘娘小產,便主動向陛下表明,自己確實是給儀嬪娘娘送過杏花糕。

但奴婢當日送杏花糕乃是呈了皇後孃娘您的玉口金言,若是紅桃非要攀著奴婢,說是奴婢送了杏仁糕過來,那豈不是在暗指皇後孃娘您意圖謀害皇嗣?”

“放肆!”

聽這把火居然要燒到自己身上,皇後一下慌了。

“好一口伶牙俐齒!竟敢胡言亂語汙衊本宮,本宮看不上大刑伺候,你是不會說實話了!來人!”

十幾個太監立刻應聲上前,將溫詩晴牢牢圍了起來。

即便是恨不得立刻掐死溫詩晴這隻惱人的螞蟻,但皇後畢竟還是要忌憚溫詩晴如今是皇帝的人,不敢輕舉妄動。

這也給了溫詩晴辯駁的機會。

“皇後孃娘怕是忘了,那日是皇後孃娘您說想吃杏花糕,讓紫珮姑姑做好了,您嘗過之後覺得味道不錯,這才讓奴婢的端給儀嬪娘孃的。

若是紅桃非要一口咬定那杏花糕有問題,豈不是就是在暗指紫珮姑姑要害儀嬪娘娘?

這宮中無人不知,紫珮姑姑是和皇後孃娘您一起長大的,對您忠心不二,令無不從,這不也就意味著,紅桃是在指認是您要害儀嬪娘娘!”

-

發表時間:2024-06-07 21:39:2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