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

顧家後院有一個小門,專門給下人們通過。

薑晨晨循著上一輩子的記憶,成功的找到了顧家後院所在的地方。

到了門口,阿福卻遲疑了,“阿晨,我們這樣做,被髮現了怎麼辦啊。”若是被髮現了,會不會被直接殺了,聽說顧家人都不怎麼好惹的……

看了看麵露難色的阿福,薑晨晨思索了一會兒,也就作罷了,“那好吧,今日我先自己進去探探路,應該不會出事的。”

阿福太害怕的話,一起進去不僅起不了作用,還會給她拖後腿。

門冇有鎖,是虛掩著的。一般這個門是給顧家的後人們經過的,顧家後院和大宅是分開的,中間隔了一片機關重重的竹林,若不是很熟悉顧家的人,很容易在這一片竹林中招。

薑晨晨隨意的捋了捋自己的頭髮,貓著身子弓著腰從小門進去了,給阿福比劃了一個讓他放心的姿勢,就直往廚房過去。

後院很安靜,未到飯點,忙碌的日常還未開始。薑晨晨深呼一口氣,妄圖讓自己看上去更加淡定從容一點。當年的顧家,是在乞丐群中安插了不少信號源的,乞丐們負責在市井裡麵打探訊息,得到訊息之後就前來顧家後院給相應的奴仆送信。

因為這樣的緣故,在這裡做久了的奴仆,對這樣一些小乞丐也不會覺得驚訝。

薑晨晨很淡定地尋到了廚房處,如她所料,廚房處一個人都冇有。食材隨意的擺放在炊台上,旁邊放著已經做好的食物,散發著濃濃的香氣。

按住想要直接拿走食物的心,薑晨晨在廚房踱步,耐心地等待著那人出場。

“今日有什麼訊息嗎?”一個尖細的嗓音遠遠的傳來。

身形卻是極胖的。

“李大娘。”薑晨晨不慌不慌地鞠了一個躬,“今日的可是大新聞了。”

若是她冇有記錯,就在她穿越過來的第一天,顧家出了一件大事,這一件大事讓申城百姓們都人性惶惶的,生怕自己做錯什麼了,災難就落在自己身上了。

“噢,什麼事啊?”李大娘抱著拳,也不是很在意這些事情。

薑晨晨伸出黑乎乎的右手,擺了一個數錢的姿勢。

李大娘翻了一個白眼,攤開錢袋,數了七文錢出來,放在薑晨晨的手上。

“就這麼點?”薑晨晨有些遲疑,她還以為傳訊息這種,是會很好賺的,“我這個可是大新聞耶。”

“你們這些乞丐啊,哪裡找得到什麼大新聞啊,都是前來騙錢的。隻怪我們的二少太好心了!”李大娘一臉的奚落,很不屑地看著薑晨晨。

顧家二少麼,薑晨晨笑笑,這個訊息還真的和他有關係。

“那就請告知你們的二少,小心身邊人,特彆是這幾天的時間。訊息我已經傳到了,你們愛信不信。”這就當做上一世夫妻一場,她給他的最後忠告吧,在這以後,她會離顧家遠遠的。

“這……快走快走。”李大娘蹙眉,順勢趕人。

她並冇有將薑晨晨的話放在心上。

顧家的家業大,二爺的名聲又好,仁心遠揚,顧家裡的奴仆幾乎都對他忠心耿耿。

接觸家族生意不過一年,便已將顧家產業壯大了不少。

這樣的二爺,怎麼可能會需要小心身邊人。

見狀,薑晨晨便作罷,笑了笑。目光瞥向旁邊仍然散著熱氣的小籠包,道:“大娘,看在這麼大新聞的份上,我帶走一籠小籠包不算多吧,你家二少,不喜歡吃小籠包。”

也不等李大娘反應過來,薑晨晨去水池將手洗淨,乾脆利落地拿起一個小籠包,直接啃了一口。

李大娘呆了呆。

薑晨晨朝著她擺了擺手,順勢抱起其他的小籠包,離開了廚房。

一條這麼大的訊息就換了一籠小籠包和七文錢,怎麼樣都覺得很虧啊。

顧家後院,是她失寵了之後去的最多的地方了。一開始的她還很天真,以為綁住一個男人的胃就真的可以綁住一個男人的心了,殊不知,一個人的心,比胃的構造,複雜多了。

嘴角漾起幾分苦笑。

怔怔地看著水池邊上的自己,黑白分明的眸子,小巧的櫻唇,隻是頭髮蓬亂,臉上油膩膩的,黑一道白一道的,不知道是從何時積累下來的灰塵。

“你是何人,你比較麵生。”後麵突然傳來低沉的男聲。

被這聲音驚嚇道,下意識的將整個小籠包塞進嘴裡,使勁的嚥下去。

薑晨晨微微一怔,僵硬的轉頭,茫然地看了過去,是他。

顧家二少,顧暮璟,薑晨晨上一世的夫君。

長身玉立,身形頎長。僅僅是一身簡單的白衣,都掩蓋不了此人非凡的氣質。

眉目如畫,眼底一片深不可測的寂寥,藏著旁人難以看懂的心機,天生的一副好皮相。

也是……天生的讓人無法抗拒的氣勢。

與薑晨晨印象中的他無異,隻是還未完全修煉成成熟淡然的男人,身上還有幾分如同清風朗月般的少年氣息。

眼見薑晨晨遲遲不開口,顧暮璟走近幾步,“你……”

“嗝——”

薑晨晨這麼的一聲打斷了顧暮璟的問話,突兀的聲音在這清靜的後院顯得格外的響亮。

果真,不應該一下子吃一個小籠包的。

薑晨晨捂著嘴想要控製住打嗝,一會兒過去了,臉紅了,打嗝卻未見轉好。

這世間有後悔藥賣嗎!

先是進顧家還能遇到二少,還冇完全做好心理準備吧,就打起了嗝。想要停下來卻又不是那麼容易的,急得滿臉通紅。

顧暮璟默不作聲地走近薑晨晨,往薑晨晨的後背用力地拍了幾下,薑晨晨這才順了氣兒。

捂著胸口,悲憤地抬起頭,對上了顧暮璟那雙饒有興致的黑眸。

薑晨晨趕緊低下頭,避開與顧暮璟的對視。

“回二爺的話,小的是剛到申城,聽二爺這裡收訊息,便將自己聽到的訊息過來換錢了。至於在哪裡聽到的訊息,小的那時候睡得迷迷糊糊的,也冇有怎麼留意。”薑晨晨朝著顧暮璟深深的鞠了鞠躬,刻意地不看顧暮璟。

“你在哪探到的訊息。”顧暮璟思忖了會兒,淡淡道。

“回二爺的話,就在進申城的那一條街上。”

顧暮璟凝了薑晨晨好一會兒,似乎找不出什麼毛病,“好的,你可以走了。”

薑晨晨頓時鬆了一口氣,剛剛雖說冇有抬眼看顧暮璟,但是他身上的那一股壓迫感,壓得薑晨晨整個人都喘不過氣。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若此訊息為真,我有賞。”

薑晨晨聽到“有賞”兩個字,撩了撩眼皮,轉身看了顧暮璟一眼,似笑非笑道:“有賞便不用了,小得也隻是貪個口風費。”

若仔細觀察薑晨晨,一定會發現她的眸底一點笑意都冇有,甚至還覆蓋著一陣冰寒。

顧家二少依舊是慣用同一種手段,先用“有賞”給你吃一點甜頭,末了,再暗暗的將你給解決掉。

“也好。”

末了,顧暮璟隻吐出二字。

薑晨晨福了福身,加快了離開的腳步。這顧家,果真是少來為妙,這一次也就是取個巧。待她的係統升級了,就能夠自己賺錢了。

風,不知何時開始,就變大了。

薑晨晨無意識地轉頭看了看那人,依舊站在那,未動。薑晨晨張開唇想說些什麼,最終還是加快了步子,到底還是什麼也冇說。

不要和上一世牽扯在一起了。

冥冥中有一個聲音告誡薑晨晨。

***

顧家後院門口,阿福正在緊張地踱步。

見薑晨晨出來了,麵色緊張地迎上去,眸中透著關切:“你……冇事吧,我剛剛應該跟你進去的,哎都怪我太膽小。”

說罷,阿福就想抽自己一個耳光子。

薑晨晨連忙阻止,“你彆這樣啊,這次不敢下次就敢了嘛。”像是變法術一般從懷裡掏出小籠包,笑嘻嘻道,“看,都說冇有吃香喝辣,但是吃飽總是冇有問題的。”

見到小籠包,阿福眼前一亮,微微嚥了咽口水,“這……你是從哪裡變出來的。”

“這個嘛……是通過自己的勞動變出來的。”姑且將送訊息當做自己的勞動好了,隻是想到揹包中的七文錢,薑晨晨皺了皺眉,用意念調出係統,上麵顯示的完成進度是百分之七十。

“哎。”薑晨晨收回了係統,望瞭望逐漸暗沉的天色,“阿福,這附近有什麼住的地方嗎?不對,不是附近,應該說是遠離顧家的地方,有啥可以住的嗎?”

“有倒是有的,你不嫌棄的話,你可以去我那裡。不過,為啥要遠離顧家啊?顧家人似乎都挺不錯的額,每每出城,都會給我們這些乞丐好多錢呢。”阿福疑惑地問道。

“因為,顧家這幾日會出大事情,我們還是遠離顧家比較好。”

猶記得上一世,顧家二少被暗殺,傷勢極重。後來還是顧家老爺拚命從外麵請人,用了許多珍貴的藥材,才救回來的二少。

隻是這些話薑晨晨並不能夠和阿福說,而三言兩語解釋不清,還是打個哈哈過去好了。

-

發表時間:2024-06-04 14:49:2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