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夜下小溪
2024-06-19 23:00:20

被男友背叛分手,她一醉方休。一場烏龍巧遇,她被奪初次。他高冷如惡魔般出現:“你害我背上陳世美的名頭,還上了頭條,準備好當我太太吧。”她抓狂,誰稀罕做你的豪門太太!誰稀罕!男人邪魅一笑,從容將她攬入懷中,“女人,這輩子,你隻能是我的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祁巧巧,我們分手吧。”

“跟晶晶沒關係,彆說是我對不起你,有些事真要說的那麼明白嗎?”

“我是騙子?彆把話說的那麼難聽。我承認這三年裡我花了你不少錢。可是你呢?在外麵給我帶了多少綠帽子?”

“彆跟我裝純,我和你戀愛三年,就接過吻。你在外麵呢?彆說你什麼都冇做過。說好聽點你是個模特,說難聽點你就是外圍女,高檔一點的妓女而已。天天在外麵陪著那些老闆、富二代喝酒吃飯,你說你什麼都冇做過?誰信啊?”

……

酒吧裡。

隨著音樂飛快的節奏,我一口口得將啤酒灌在嘴裡。

腦袋裡都是男友吳越嘲諷我的話語,我大一認識他,相戀三年。

這三年裡,我在外麵打工賺的每一分錢,除了寄給家裡給父親治病之外,幾乎都資助在了他的學費上。他說他要努力考研,他說他要給我最美好的未來,他說會讓我的一切付出有回報,他說他要讓我成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而現在,在惡毒的諷刺中,我幾乎一無所有。

嗚。

我不知道灌了多少啤酒,直到最後灌不下了嘔吐起來。

“我裝純?你居然說我裝純!”我趴在桌上,腦袋裡迴盪著吳越諷刺的話語,含著眼淚傻傻得笑著。

三年時間,為了賺錢,我在舍友的介紹下做了兩年多的業務模特。在這段時間裡,我為了賺錢不得不委曲求全,左右逢源,一麵守著自己的底線,一麵放低姿態討好著我見到的每一個人。

我陪過老闆,我陪過闊少,我也被人毛手毛腳占過便宜,可是我依舊堅守著自己的底線,那一道任何人都不能觸碰的底線。可是,我的底線,在吳越眼中,我最愛的男人眼中不過是個笑話。

我搖搖晃晃得起身,含淚笑著,走在人群裡,直到被人撞開,腦袋昏沉沉得倒在一旁的沙發上。

“小姐,你冇事吧?”沙發的一旁,一個身穿紫色襯衫的年輕男子坐在那裡,低頭看著我。

我仰頭看著那個年輕男子,聽到對方的話語,便伸手抓著對方的衣服,含糊道:“你說我是小姐?你哪隻眼看我像小姐了?你纔是小姐。不對,你是男的,你是鴨纔對。”

“你喝多了。”年輕男子拉開我的手,聲音冷淡了幾分。

我的手被年輕男子甩開,我卻發酒瘋一樣得不依不饒起來,又伸手抓住對方的衣服結巴道:“誰……說我喝多了?我冇喝多。你不是鴨嗎?我給你錢,你跟我上床。”

“你給我錢,讓我和你上床?”年輕男子的話語玩味了起來,看著我道:“你給得起嗎?”

我傻笑著轉著身子,找到了掛在自己身上的包。我從包裡將幾百塊錢零錢和銀行卡都取了出來,一股腦得塞到了年輕男子的手裡,傻笑道:“我有錢,我的錢都給你,你陪我上床,我的錢都給你。”

“好,我陪你。”年輕男子接過我的錢,扶著我出了酒吧。

我在年輕男子懷裡,放肆得笑著,就好像一個包養小白臉的有錢少婦。可是我的腦海裡,卻隻有報複。吳越說我在外麵給他帶了綠帽子,吳越說我賤,吳越說我隻是個妓女,所以我要報複他。

酒店裡,我毫無顧忌得跟著年輕男子進了房間,然後肆無忌憚得迎合著他的要求。

報複。

我心裡隻想著如何讓吳越感覺更加難堪,感覺自己此刻所做的一切,就是讓吳越戴綠帽子。

渾渾噩噩的夜晚,許久,我才無力得躺在床上。

我感受著年輕男子均勻的呼吸,最後一絲念頭撐起了我疲倦的身體。我拿起自己的手機,打開了微信,拍下了一張照片,發給了吳越,同時留下了一句話:“傻逼,你就是備胎,老孃不缺男人。”

做完這一切,我趴在年輕男人的身上睡著了。

第二天,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臨近中午,甚至年輕男人什麼時候走的我都不知道。

我躺在床上,隻感覺腦袋空蕩蕩的,看清周圍的一切時,整個人也瞬間清醒。我呆滯得坐在床上,回憶著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我睡了一個男人。

我第一次交給了一個陌生男人。

床上,我整整呆坐了十多分鐘,回憶著昨天晚上的一切。我知道,那時候我並冇有完全醉的不醒人事,一切隻是在我大腦昏沉的時候和報複的心理下做出的選擇。

許久,我才深吸了一口氣,從床上起身。當我看見床頭疊放的浴巾上麵放著一疊整齊的鈔票時,整個人再次懵了。

鈔票下麵,還有一張紙。

我拿起鈔票和紙,隻見疊好的浴巾上還留著一點點血跡。而紙上,留著一行字:“第一次?值這個價!”

這個價?

這一疊鈔票大概也就**千的樣子。

“死鴨子。真把我當小姐了?你全家都是小姐。”我看著那張紙,回憶著昨天晚上大致發生的一切,將手裡的鈔票都甩了出去,唾罵了一句轉身走向了洗手間。

洗手間裡,我沖洗著刺痛的身體,腦海裡不僅閃爍著昨晚發生的一切,還有十二歲那年我差點被村子裡一個混混強姦的記憶。雖然那一次,對方冇有能夠得逞,可是那一次也成為了我難以忘記的噩夢,所以在這三年時間裡,我甚至幾次想答應吳越的所有要求,可是一想到兒時的記憶,我心裡卻是一陣陣恐懼。

洗完澡,我穿上滿是酒氣的衣服,收好散落的錢,臨走的時候將沾染血跡的浴巾放在了包裡,隨後便離開了酒店。

回到學校宿舍,宿舍裡幾個閨蜜見到我滿身酒氣的回來,一個個眼神驚訝無比。

“巧巧,你怎麼了?滿身酒氣?”閨蜜林小月聞著我身上的味道,瞬間捂住了鼻子開口道:“快換衣服,真難聞。”

我滿身無力得點點頭,走到床邊就開始翻找衣服。

宿舍裡,正在玩著電腦的趙雅麗隻是看了我一眼,嘴角輕哼道:“呦,我們的大美女祁巧巧還有徹夜未歸的時候。這一身臟的,要我說,那些企業老總也太小氣了吧,折騰了一晚帶一個上午,難道連套衣服也不給我們大美女準備一下?”

“雅麗,瞎說什麼呢?巧巧不是那樣的人。”林小月幫我辯白了一句。

在一起住了三年了,趙雅麗的刻薄我也習慣了。趙莉就是我的引路人,一開始我們親如姐妹,她帶我成為了業餘模特。隻是因為她的樣貌原因,在經紀人那裡接到的單子並冇有我多。她曾經要我幫她在經紀人那裡說好話,可是這種事情有時候說好話並冇有什麼用。

時間久了,趙莉因為嫉妒,說話對我越來越刻薄,時不時會冷嘲熱諷幾句,不過也冇有太過分。再加上我念及當年是她介紹我入行的,多少都讓著她。

我冇有多說什麼換上了逃寬鬆的米色衛衣,然後拿著盆子出了宿舍到洗手池放了水,將臟衣服泡在了裡麵。隻是,當我回到宿舍的時候,我隻見宿舍裡趙雅麗和林小月看著我的目光卻是更加怪異了。

“怎麼了?”我詫異得看著林小月。

林小月眼神歉意得指了指我的床頭。

我放下盆子,疑惑得走到床邊,當我看見我包裡沾了血的浴巾和那一疊錢被翻開在床上的時候,大腦一下子懵了。我轉過頭,看向林小月和趙雅麗,趙雅麗一臉無所謂得坐在電腦前。

一定是趙雅麗翻了我的包。

“有錢的男人會變壞。變壞的女人會有錢。彆說,還真有道理。”趙雅麗看都不看我一眼,譏諷道:“當初不知道誰信誓旦旦得說自己要守身如玉,也不知道誰在裝純要我幫著打掩護,最後結果還不是一樣?我還真以為是貞潔烈女。”

林小月在一旁低聲道:“雅麗,你就不能少說兩句?”

我聽著趙雅麗的話,臉上一陣火辣,心裡同時也氣得厲害。而就在我剛想辯解的時候,宿舍老大陳瑤從外麵走了進來,陳瑤見到我們都冇說話,詫異得看向我。

“巧巧,你怎麼現在纔回來?”陳瑤看著開口道:“你和吳越怎麼回事?我剛纔在外麵看見她和姚晶晶在樓下。哪個姚晶晶說話陰言怪氣的,聲音還特彆大,說你給吳越帶綠帽子,還說……,聽得我都想上去扇她兩巴掌。”

姚晶晶,大二的學生,聽說父親是臨海市一個局的局長,也是吳越跟我分手的真正原因。

本來,我聽了趙雅麗的譏諷心裡已經滿是火氣,這時候再聽到宿舍老大陳瑤說的話,我頓時氣得憋不住了,拿起了宿舍的掃把就衝出了房間。宿舍裡幾個人見到我衝出房間,連忙跟在了後麵。

我拿著掃把衝下了樓,在樓道門口就遠遠得看見姚晶晶和吳越手拉手在路邊笑著。我見到兩人,快步衝了過去,毫不猶豫得將掃把砸在了姚晶晶得頭上。

姚晶晶被我突然用掃把砸了頭,痛的大叫了起來。

“祁巧巧,你瘋了。”吳越反應過來,將姚晶晶護在身後,抓住我手裡的掃把,隨後一巴掌把我推到在地上。

陳瑤和林小月跟在我後麵,將我扶了起來。我看著吳越和姚晶晶,罵道:“吳越,你就是個畜生。這三年裡,我賺的錢,除了給我爸治病,都用在了你的學費上。你為了巴結局長女兒,為了她跟我分手,你背叛我就算了,姚晶晶她憑什麼說我給你戴了綠帽子?憑什麼在背後說我?”

宿舍樓下,發生一點事,整座樓的學生都扒在窗戶口在那看。

吳越被我說的麵紅耳赤,怒罵道:“祁巧巧,你發什麼瘋?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真要我說出來?”

“吳越,她那麼對你,你還跟她講什麼感情?”姚晶晶揉著腦袋,從吳越身後衝了出來,看著我譏諷笑著大聲道:“祁巧巧,不要把自己說的那麼好聽。說好聽點,你是個嫌貧愛富的小嫩模,說難聽點你就是為了錢不擇手段的拜金女,還在這裡裝什麼純啊?你們還不知道吧?我們的祁巧巧可厲害了,出軌豪門大少,勾搭有婦之夫,連娛樂頭條都出來了。”

出軌豪門大少,勾搭有婦之夫?

我聽著姚晶晶的話,一開始還想罵回去,再聽到這兩句話的時候,我一下子懵了。

周圍的人聽了姚晶晶的話,已經紛紛拿出了手機檢視娛樂新聞,不過瞬間,一個個看著我已經議論了起來。

“祁巧巧,昨天我說那些話的時候,本來還有點愧疚,可是冇想到你是那樣的人。”吳越說著從口袋裡掏出錢包,抽出一疊錢甩在了我的身上開口道:“這三年,你資助了我不少,算起來差不多這麼多夠了。彆說我對不起你,是你對不起我。”

我呆滯得看著滿地的錢,林小月走到我身邊,將自己手機送到我麵前。

“南天集團大少出軌嫩模。”趙雅麗在我身後讀著新聞,譏諷道:“呦,看不出啊,還挺有心機啊。南天集團大少一個月前剛和穆氏集團的千金訂婚,這麼快就被你搞到手了。這照片拍的角度還真不錯,那浴巾就是證據吧?祁巧巧,我真小看你了,你要紅透半邊天了啊?”

林小月的手機還在我麵前,新聞裡一張張照片記錄著我昨晚和那個年輕男子出了酒吧走進酒店的過程,而最後一張照片,卻是我在醉意中拍下發給吳越的那一張**近照。

照片中,我依偎在年輕男子的懷裡,甚至拍攝的照片還故意露出了大半的胸部。

一切就這麼發生了,好像在夢裡。

周圍人看著我指指點點,嘲笑著我,唾罵著我。我傻傻得站在原地,卻怎麼也不明白,眼前的一切怎麼會變成這樣。明明是吳越背叛了我,明明是我受儘了屈辱,可是現在,我卻成了一個心機極深的小三。

“真冇見過這麼賤的!”

“這照片一看就是自己故意拍的,現在人為了出名真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也不嫌噁心。”

“就是,噁心死了。林大少和穆星語多般配的一對啊,居然想橫插一腳做小三,最噁心這種人了。”

宿舍裡裡時不時傳來謾罵聲。

我隻感覺大腦一片空白,被林小月拉著,當我回到宿舍的時候,已經滿身是臟水,甚至我連什麼時候被誰潑的都不知道。

宿舍裡,老大陳瑤拿著乾浴巾幫我擦著臉上的臟水,一臉歎息得看著我。

“這些人都瘋了?關她們什麼事啊?”林小月不甘心得在門口罵了一句,隨後轟然一聲關上了門。

我被關門聲驚醒,趙雅麗的奚落聲再次傳來道:“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要不是有些人為了出名不擇手段,怎麼可能會被人潑臟水呢?不過,祁巧巧,我是真佩服你。居然南天集團大少都能被你套上,我是真服了。”

“雅麗,你平時說歸說,現在給我閉上嘴。我們都知道,巧巧不是那樣的人,這裡麵肯定有事。”老大陳瑤聲音嚴肅了幾分,看著我開口道:“巧巧,到底怎麼回事?你說說吧,我不相信你真是為了出名。”

林小月也是點頭道:“是啊,巧巧姐,你不是那樣的人。”

麵對兩人的信任,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得往下流。

我大聲哭著,哭了許久,纔在陳瑤和林小月的安慰下抽泣著,將昨天發生的事都說了出來。從吳越突然找我分手,我心裡難過去酒吧,然後所發生的荒唐事,我一句句說著,眼淚也止不住往下流。

陳瑤和林小月聽了都沉默了許久。

“你真傻,為了報複吳越那個人渣,值得嗎?”陳瑤歎息了幾分。

林小月也點頭道:“就是,吳越就是個人渣,我就一直感覺他不是個好人。”

我聽著兩人的話,依舊流著淚,雖然情緒平靜了很多,可是一想到八卦娛樂頭條的事,心裡就一陣慌亂。要是這件事被我爸看見,他還不得活活氣死。老爸一直以為我在外麵給一個時裝設計公司打工,並不知道我在外麵做模特。

畢竟,家鄉那裡屬於郊區農村,人的思想老舊,要是被家鄉人知道我是穿著比基尼站街的模特,老爸還不得被人在背後搓著脊梁骨罵。還有後媽,一直對我都是陰陽怪氣的,這事落在她手裡,我也絕對不會有什麼好日子過。

咚。

就在我大腦一片混亂的時候,宿舍的門被人敲響了。

“祁巧巧小姐是在這個宿舍吧?”陳瑤打開門,外麵已經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我聽到外麵有人找我,便本能得抬起頭。

門口一個帶著眼鏡的短髮男人見到我,頓時笑著走了進來,伸出手道:“祁巧巧小姐,你好,我是星星娛樂網的記者。這一次來,我想特彆對你做一個采訪。”

采訪?

我呆滯得看著對方。

“祁巧巧小姐,你放心,我們是有采訪費用的。”短髮男人笑眯眯得看著我,又開口道:“對了,祁巧巧小姐,你還有昨天晚上和林大少的照片嗎?隻要你給予我們獨家版權,我們可以給予你最高十萬塊的版權費。如果你有視頻的話,那更好,我們網站最高可以給你十五萬的版權費。”

我呆滯得看著眼前的短髮男人,全身顫抖著,終於忍不住歇斯底裡得再次大叫起來:“滾!滾啊!滾!”

我一次次驚恐大叫著,直到短髮男人被陳瑤她們趕出了門,我也冇有停止。

“巧巧姐,彆叫了,他走了。”林小月緊緊抱住我,安慰著。

我哭著,這一刻我感覺自己要完全崩潰了,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切會變成這樣。很快,宿舍外麵來了一個又一個記者,陳瑤緊緊鎖著門,整個下午,宿捨得門都冇有再開過,甚至連晚飯,陳瑤他們也冇有出去吃,隻是在宿舍裡啃著餅乾。

“這事怎麼辦啊?”林小月坐在我邊上,開口道:“這記者一波又一波的,煩都煩死人了。”

趙雅麗半天冇說話,終於開口道:“這事都看巧巧怎麼想的了。祁巧巧,你手機好像冇電了,下午的時候經紀人給我打電話了,說你紅透了半邊天,讓你明天參加一個走秀,出場費一萬!”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