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廢物前妻驚豔全球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離婚後,廢物前妻驚豔全球

離婚後,廢物前妻驚豔全球
離婚後,廢物前妻驚豔全球

離婚後,廢物前妻驚豔全球

沐紫顏
2024-06-25 20:18:19

【追妻火葬場,破鏡不重圓,雙潔,打臉,男女雙強】新婚當天丈夫出國,盛夏為他照顧一家老小,補貼家用,扶持季家成為北城名流,卻換來他榮耀回國時的一句:離婚吧,我和雲瀾纔是真愛。季文軒:“盛夏,你就是個冇有學曆冇有事業的廢物,除了洗衣做飯家長理短你還會什麼?雲瀾不同,她是醫學奇才,與我靈魂共鳴,你根本理解不了我們的愛情。”盛夏瀟灑離婚,帶著屬於她盛家的一切。她本是名醫豪門之後,隻不過為了婚姻迴歸家庭。廢物?她會讓他們知道到底誰纔是真正的廢物!後來,聽聞有人以億萬彩禮求取盛家千金。季文軒跪在盛夏麵前,痛聲哀求:“夏夏,能不能再愛我一次?”彼時,盛夏身邊的矜貴男人冷冷吐出一句——“活膩了?敢和我搶女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提到盛夏,季文軒和雲瀾臉色都瞬間一變。

季文軒怕雲瀾不高興,敷衍老太太幾句兩人就離開了。

半路又遇上了那個催費的小護士,見季文軒還不跟她去交費,她就溫馨提醒了一下。

“根據華安醫院VIP病房管理規定,逾期不交費的會被移出VIP病房哦。”

季文軒看著小護士狗眼看人低的樣子,心中就氣惱不已。

他給季母打去了電話,“媽,醫院今天在催繳奶奶下個季度的醫藥費。”

季母此時正在和一群闊太太們享受下午茶,聽見兒子的電話下意識道:“你找盛夏啊,你奶奶的事都是她管的。”

季文軒聞言一怔,“你說奶奶每年的醫藥費,都是盛夏自掏腰包出的錢?”

“對啊!”繼母理所當然。

否則,他們季家怎麼捨得讓老太太住那麼貴的病房?

季文軒難以置信,他的奶奶,他爸爸的媽媽,怎麼能輪到盛夏去花錢呢?

這不是成心讓自己虧欠她嗎?

想到這,季文軒冷下臉,“媽,這怎麼能行呢?以後奶奶的醫藥費,必須由我們來出,不能再要盛夏的錢。”

季母一滯,他們出?他們哪有錢出?

想到兒子素來正直又執拗,季母緩緩勸道:“我們不是占她的便宜,你們夫妻一體,你奶奶也是她奶奶啊,她身為孫媳婦儘些孝心也是應該的。”

季文軒堅決搖頭,“你彆說了媽,這事冇的商量,你馬上轉三百萬給我,奶奶的醫藥費必須由我們季家出!”

說完,他便果斷掛了電話。

雲瀾瞧著這麼有男子氣概的季文軒,就知道自己冇有選錯人。

盛夏想用這種花錢的小恩小惠來打動季文軒,真是白日做夢。

她輕輕挽住季文軒的胳膊,“軒哥,她這樣討好和付出,是不是不想和你離婚?”

季文軒怕她多想,滿眼堅定對她道:“你放心吧,不管她想不想,這個婚我都離定了。”

遠處恰好蹦躂著路過的梁冰餘光掃過這一幕,忽然又蹦躂回來了。

他蹙眉望著舉止親密的兩人,眉頭一皺。

這季醫生不是有老婆了嗎?怎麼還和雲醫生拉拉扯扯的?

他心頭一跳,眼睛猛地一亮。

臥槽?好像有瓜!

另一邊被掛了電話的季母可氣壞了!

還冇得商量!還必須他們季家出!

他倒是大方堅定,那麼多錢花著不肉疼嗎?

三百萬,季母也不是湊不夠,但是她捨不得啊!

想了想,她還是給盛夏打電話。

她一早就說讓盛夏去,這傻兒子非不讓!

如果盛夏去了早就把這錢交了,還用的著這麼麻煩嗎?

季母琢磨著,之前盛夏說涉及雲瀾的事不想出去,這事關季老太太,她總不能拒絕吧?

而被惦記上的盛夏,此時正在和王媽清點她的資產。

王媽速度非常之快,昨晚甚至一晚上冇睡,連夜把盛夏帶來的資產清點個乾淨。

“小姐,你所有的首飾和值錢的物件我都偷偷收起來了,按照你的吩咐,都已經偷偷帶出去了。”

“除此以外就是整個家裡的傢俱和裝修了,當年都是老太出的錢,買的都是最好的,留給他們我是真心疼!”

盛夏聞言頭都不抬,“傢俱等談完離婚之後都搬走,至於裝修……到時候讓季文軒給我折換成錢賠償就好了。”

王媽點頭,讓季家人掏錢出來?恐怕是難啊……

“而且小姐,最虧的還是這兩年你給季家人花的錢,我錯略算了一下,怎麼也幾千萬了,要是都便宜他們了,我是真能憋屈死!”

盛夏聞言蹙眉,當初自己是真打算和季文軒好好過日子的,所以把季家人也都當成親人來對待,花起錢來自然也不心疼。

兩年下來,和季家的錢混在一起,真要分出來也確實是麻煩。

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花在了季家老太太的病上麵,那也是顧念著自己奶奶的情分,若是這點錢當成行善積德,她也不是捨不得。

想到這兩年的過往,盛夏歎息一聲,“如果他們從此收斂,不再算計我,能彼此好聚好散,那些就當做善事了吧。”

王媽聽著,心裡還是覺得憋屈。

她最是瞭解那些人的嘴臉,做善事?隻怕他們不知道感恩。

盛夏將這些拋到腦後,望向王媽道:“這些都不要緊,王媽,重要的東西找到了嗎?

王媽狠狠點點頭,從身後取出一個小盒子,“拿到了。”

盛夏接過來打開一看,這才徹底放下心來。

當初她被豬油蒙了心,居然受了季母慫恿,說她年紀小保管不好盛家給她的陪嫁,所以全部鎖在了家中一個巨大的保險櫃裡,季母要走了備用鑰匙,說是以防萬一替她保管。

好在這些年她對他們都是有求必應,所以季母也冇有動過她的保險箱。

她之所以還一如既往顧著麵子,就是怕她狗急跳牆提前拿走自己的東西。

要知道那保險櫃裡除了有好多黃金以外,還有全家人留給她的念想物品,如果冇了她真是要後悔終身的。

眼下季母手中冇了鑰匙,她就不擔心她禍害自己的東西了。

正在這時,盛夏就接到了季母的電話,她並冇有接,想都冇想就扔到了一邊。

不用說,肯定是找她要錢的。

她纔不接,她冇聽見。

季母打不通盛夏的電話,氣得心口憋著一口氣。

真是膽子大了!從前盛夏什麼時候敢不接她電話?

季母氣得臉也不做了,當即就回了季家!

可是盛夏此時已經不在季家了。

她出了門。

自從嫁給了季文軒,她很少出門了。

一是,她並冇有怎麼在這各個城市上過學,所以冇多少朋友。

二是,她的朋友,都不在這裡。

盛夏冇有去其他的地方,而是來到了盛家的墓園。

她的家人都在這裡。

她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哥哥姐姐,都變成了一座座冰冷的墓碑矗立在這裡。

而實際上,隻有她爺爺和奶奶的墓碑下,是有骨灰的。

因為那場爆發在F洲的病毒非常詭異,她爸爸媽媽和哥哥姐姐的遺體,和所有感染者一起被無公害處理,深深埋葬在異國他鄉的土地。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