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邱瑜回到家,媽媽問她:“今天相親怎樣?”

邱瑜說:“那男孩長得真帥,像個明星。”

邱媽一聽,就知無對,勸道:“算了,媽用燉了財魚豆腐湯,過來吃吧,就當去看了看明星,還不用買入場券。”

邱瑜本來還有一點小鬱悶,聽媽媽的話後,那點小不開心,馬上雲開霧散。

難得回得早,吃完飯,邱瑜又和媽媽一起挽著胳膊出去逛街。

季向東今天回家回得早些,家裡有人做好了飯菜,那很漂亮一個女孩子,是輝煌公司行政部員工,叫艾巧稚。

艾巧稚今年二十四,父母離婚,母親在季向東父母家裡做飯,他們家很大,保姆司機住在彆墅邊上的一排工人房裡。

艾巧稚就在附近上學。

艾巧稚十七歲的時候就跟了季向東,她努力也隻考了個二本,大學讀的是經濟學,畢業後就進了季向東的公司。

白天,艾巧稚是季向東的員工,下班是他的保姆和床伴。

艾巧稚長得不錯,在輝煌集團裡,樣貌可以算是中等偏上,性格乖巧,能乾且聽話。明明知道季向東不會娶她,她又離不開這個男人。

艾母年歲大了,重活做不了,季向東給了艾巧稚一套房,每月還給母親發工資。

艾巧稚是季向東圈養在籠子裡的鳥。

季向東說回來吃飯,艾巧稚煲了湯,買了菜,到了六點半發了一條簡訊,問他:“東哥,你什麼時候到?”

季向東半個小時侯後回了她一條簡訊:“八點會回。”

七點半,艾巧稚開始炒菜,飯菜上桌,冇過多久,季向東便回到家。他放好包,洗手吃飯。

吃飯的時候,季向東還在接電話,吃完飯,他便去了二樓書房,留艾巧稚一個人收拾。

半夜,季向東上床,手從艾巧稚的睡衣底下伸了進去,他們隻有動作,冇什麼語言交流,艾巧稚努力逢迎著季向東,承受著他在自己身上的來來回回。

第二天,艾巧稚醒來,季向東已經上班去了,她也得趕緊起來收拾好家裡,纔出門上班。

季向東的車庫裡放了十幾台進口豪車,都是艾巧稚叫不出名字,她從來冇有坐過那些車。

季向東送了一台日產騏達給艾巧稚,說是這車不張揚。

在季向東麵前,艾巧稚是冇有尊嚴和話語權的。就如那年,她在母親的房中看書,看到大少爺的車進了院子,季向東過來找人幫他拿東西上三樓,看到艾巧稚,很和氣地說:“巧稚,麻煩你幫我拿點東西上樓,謝謝!”

季向東在艾巧稚的後麵關上了房門,那天,季向東在他家大屋的書房裡,強行要了艾巧稚。

季向東從來冇有說給艾巧稚一個名份,他們歡好的時候,他都會做好防範,有些次冇有做措施,也會讓艾巧稚去買藥。

去年艾巧稚意外懷孕,季向東冷冷地和她說:“我現在不想要孩子,你的孩子現在不能生出來,你先去做了他。”

艾巧稚第一次和他爭:“東哥可是我想要。”

季向東嘴角微抬起,對艾巧稚冷酷地笑:“我不會娶你,你要孩子,明天你就從公司辭職,從家裡搬出去,這個孩子我不會認的。”

艾巧稚低頭捂臉痛哭。

第二天,總經辦的李姐就來帶她去醫院看病,半個月後拿掉了她肚中的孩子。

中午的食堂,艾巧稚看到季向東,他的眼光掠過她,並未在她身上停留一秒。

艾巧稚低下頭拿著餐盤去打飯菜。

邱瑜裝了飯菜,找了個空位,開始乾飯,有資訊過來,她一看,便笑了起來,週末環環約她吃飯,讓她訂地方,雖然還有六天,但也值得期盼。

艾巧稚端著飯經過邱瑜,這個胖胖的女孩,她離季向東最近,彷彿從冇有煩心事。

艾巧稚好想問問邱瑜,怎樣天天呆在季向東身邊,又能不對季向東動心?

其實,這世上,無愛則無憂,無愛亦無怖。

邱瑜見過季向東在公司裡對艾巧稚的無視,心底裡覺得這個男人太無情,她極注意分寸,就算自己長得不怎麼樣,也不要無故惹一身騷。

看到艾巧稚滿眼哀怨地看著自己,邱瑜並不想和她親熱,隻是點頭笑了一笑,低頭繼續乾飯。

邱瑜還冇吃完,辦公室裡的小鳳急急趕來:“邱秘書,季總找,讓你快一點。”

外發設計,占公司成本比例過高,季向東有意收購一家有資質的設計公司,下麪人推薦了幾家,經過初輪篩選,他注意到兩家。

季向東想考察這兩家設計公司的水平,將手上一個大型食品原無塵車間的項目,讓他中意的兩家設計公司設計。

今天想藉著上門看設計,考察其中一家公司。

事多,出發前,季向東將邱瑜叫了進來,將他今天要考察的內容複述了一遍給她聽,讓她下午在邊上旁聽,若有冇有提問到的問題,讓她記著提醒自己。

邱瑜馬上拿筆記本記錄下來,記好後給季向東看過一遍,季向東檢查後點頭:“對,就這些,你聽著,看我有冇有少問?”

真的很巧,季向東看中的公司就是昨天與邱瑜相親的蕭澤的公司,天目設計。

天目設計隻有二十幾個人,老闆翟天目,不到四十,可能因為才高,所以是個禿頂,見到季向東的突然到訪,非常惶恐。

季向東帶了連同邱瑜在內的四個人,翟天目熱情地將甲方大老闆迎到了會議室,將負責此工程主設計蕭澤叫了進來。

蕭澤抱著電腦進到會議室,看到邱瑜,愣了一下,對她笑了一下。

昨天蕭澤買了水果,又去找朋友坐了一圈,很晚纔回,到家,母親在看電視,冇有像往日那樣追著問。蕭澤有些奇怪:“媽,你怎麼不問問我今天相親怎樣?”

蕭媽說:“人家姑娘回去說,你長得太帥,像個明星,修養很好,她覺得自己生得不好,配不上你。”

好話誰都喜歡聽,蕭澤笑著說:“她人長得胖了點,心性還像個孩子,比較單純,我們是有些不合適。”

邱瑜看到蕭澤也愣了一下,不過昨天已經是昨天,對她來說已經翻頁。她朝蕭澤點了下頭,臉上再無其他表情。

蕭澤調好電腦,對接上投影儀,將工程概況、設計理念、還有平麵佈局圖,立體圖展示了一遍,內部結構圖,還冇有做完,他隻介紹了他剛做好的部分。

季向東帶來的主管,對裡麵安全性設計和結構性設計問得比較細,季向東聽得很仔細,蕭澤的回答得專業,邱瑜一直在專心記錄。

等蕭澤表述完之後,邱瑜在一張紙上寫了些什麼,遞給身邊的季向東,季向東伸手接過,低頭看著,又向蕭澤問了幾個問題。

那天下午的會議持續了三個多小時,中間冇有停歇過,天目蕭澤團隊全部到了,分彆根據他們所作部分的設計作不同方位的陳述。

幾個小時,季向東冇挪過屁股,邱瑜就冇有站起來過,兩人配合非常默契。邱瑜時不時在邊上提醒季向東一些要問的東西,彆人回答,她就記錄,一絲不苟,非常認真。

邱瑜工作起來的樣子,讓蕭澤對她昨天的印象大有改觀。

回去的車上,季向東問邱瑜:“邱瑜,那個姓蕭的設計師你認識?”

邱瑜麵不紅心不跳:“是啊,不過不熟,昨晚吃酒的時候坐一桌,他是女方的親戚,說過兩句話。”

季向東笑了笑,閉目養神。

-

發表時間:2024-06-04 14:49:1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