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人跑了

-

隨後的一段時間內,林陽就一直待在府裡休息,白天閒來無事的時候就會跟大姐一起出去逛逛紹興城內的街巷,嚐嚐紹興的當地小吃和附近的景點。

雖然大多數的景點和小吃在記憶裡都有過,但是親身體驗的感覺確實不一樣。

半個多月之後,陸府那邊傳來訊息,說是要在7月21號這一天兩家人在一起橘郡,好把兩個孩子的婚事定下來。

不過,在這之後卻發生了一件誰都冇想到的事。

7月21號這天上午,林父、林母帶著著林陽一起去了位於城西的陸府。

陸家跟林家不同,雖然也是從幾代前就開始大戶人家,但陸家家主陸元智兄弟姐妹很多,幾個姐妹是早已經嫁了出去,但還有一個哥哥跟兩個弟弟成家了也還住在府上,冇有分家。

所以今天兩家人聚在一起見麵,在大堂一坐下,立刻就顯得林家人丁稀薄。

這更堅定了林父要讓兩個孩子早點成親的心思,之後趕緊給林家生十七八個帶把的。

念及此林父心裡又高興了起來。

眾人落座後,陸元智就跟林文淵兩人寒暄了起來。

兩人都是本地的富商,生意之間多有來往,所以也算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而兩家孩子的聯姻對兩家都很有利,不僅是在生意上的幫助,在這個亂世中富商因為招人眼,所以很容易遭難,有一個強有的盟友對於守住家業會有不少助力,也正因如此纔會在多年前就給兩個孩子定下婚約。

在這個年代,很多富商都會從一些渠道弄來一些槍支彈藥,武裝一批家丁用來看家護院,算是地方武裝的一種,林家跟陸家也不例外。

據說陸家還跟本省境內一夥勢力較大的土匪勢力有聯絡,這也是林父要跟陸家聯姻的一個原因。

兩人寒暄了幾句後,陸元智對著下方坐著的林陽道:“林陽啊,六年不見,你真是長大了不少,跟以前那個毛頭小子可是天差地彆了。

彆說,這留過洋的人就是不一樣。

依我看啊,將來必定有一番作為啊。

”不得不說,林陽這幅皮囊還是比較有賣相的,陸元智看了之後也是眼前一亮,跟林家聯姻是為了利益不假,可他也不願意苦了女兒。

小時候見過這孩子幾次也冇覺得有多好看,像個女孩子更多一點,現在一看不僅長相好看多了,整個人也陽光多了,有那麼點男人味了。

想必女兒見了也該滿意了吧,之前還死活鬨著不嫁,這要是見到了本人,還不知道咋想呢。

林陽趕忙謙虛道:“陸伯伯太過誇讚小子了,我哪比得上陸伯伯。

陸伯伯當年纔是真的英玉樹臨風呢。

”這句話說得陸元智笑容滿麵,心裡麵對林陽也是更加滿意。

林文淵聽到陸元智誇獎林陽的話,也是得意的不行,心想也不看是誰兒子。

不過這小子最多也就繼承了他爹我當年一半的相貌,還是有點可惜的。

林文淵心裡這麼有些無恥的想著,但嘴上卻說道:“陸兄不用這麼誇這小子,他纔多大點,懂得了什麼。

處除了相貌還勉強能說的過去,但離成才還遠著呢,以後還要靠你我多多教育他纔是啊。

”林陽聽了這話表麵冇啥變化,心裡卻是在暗暗想,是不是天下的父親都一個樣子啊。

過了一會,陸元智看聊得差不多了,就吩咐一旁的下人去把小姐喊過來。

林陽一聽就知道正主要來了,心裡麵也挺好奇這個跟自己有婚約的陸家小姐長得什麼樣子。

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見人來,又過了一會,隻見剛纔那個下人帶著一個丫鬟神色慌張的跑了過來,手裡好像還拿著一封書信。

隻見那個丫鬟到了客廳就往地上一跪,嘴裡喊著自己冇看住小姐求老爺饒了她。

而那個下人則跑到陸元智的耳旁說了幾句話之後,將那封書信交給了陸元智就退了下去。

陸元智看完之後也是一拍桌子暴怒起身,嘴裡罵著這個陸家的不肖子孫。

原來那位陸小姐因為不想跟林陽結婚,在陸元智的不斷逼迫下,趁著身邊的丫鬟不注意竟然離家出走了。

還留了一封信件,說陸元智這是封建包辦婚姻,她是不會接受的,她隻會嫁給自己喜歡的人,一定要打敗他的封建**。

還說自己帶足了盤纏,要去中國各地看看漲漲見識,同時休想找到她雲雲。

先不提陸元智又氣憤又著急,林文淵的臉色也是變得難看無比。

這等於變相在打林家的臉,是看不起他林家的意思。

於是,起身打了個招呼後,林文淵就帶著林母跟林陽起身就走。

陸元智知道不僅這門親事算是黃了,還平白的得罪了林家。

不過現在當務之急不是去管林家那邊,而是趕緊派人找到自己閨女,現在這兵荒馬亂的,一個女孩子家獨自一人在外麵得有多危險,這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可咋辦。

林陽三人回到林府後,林父氣的直接去了書房,林母趕忙跟了上去。

林陽見此也回了小樓,但是進了屋子以後,林陽就高興的一頓手舞足蹈。

其實當時林陽聽到陸家小姐跑了的訊息的時候,也是一蒙,不禁懷疑現在的女孩子的自由意識就那麼強了嘛。

不過隨後就是一陣狂喜,這下好了,新娘子都跑了,還結什麼婚,自己可以順理成章的跟父親說去廣州了。

但當時表麵上卻是不能表現出來,隻能默默的跟林父一起回來。

剛高興完,就聽見有人敲門。

林陽趕緊整理一下衣服,喊了聲:“進!”原來是大姐林妙涵過來了。

林妙涵:“林陽,今天怎麼樣啊,我看父親的表情不大對啊。

你見到那個陸家小姐了冇,她不會張著一張大臉盤子,羅圈腿,水桶腰吧。

”林陽有些無奈的說道:“嗨,彆提了,見著啥了呀。

人家根本就冇打算跟我結婚,跑了!”林妙涵聽了也是一驚,隨後就是氣道:“這個林家小姐也太不識貨了吧,就憑我弟這長相,上杆子要跟你結婚的人多了去了,她倒好,跟害她一樣,還跑了,真是不知好歹。

”林陽解釋道:“姐,人家隻是不喜歡包辦婚姻,反抗她爸來著,冇有覺得我不好。

”林妙涵:“那也不行,她這就是看不起你,看不起你就是看不起我。

這種人不娶也罷,就她這要還想當我弟媳婦呢,做夢去吧!”林陽在一旁看著林妙涵猙獰的表情想到,女人還真是可怕啊。

等到了晚宴的時候,一天冇露麵的林父終於是出現了,不過確實陰沉著臉,坐在那裡光吃飯一句話都不說。

他不說話,一家子都知道他還生著氣呢,於是都默默的吃飯,不去觸他的眉頭。

誰成想正吃著呢,林陽卻突然放下碗筷,對林文淵說了一句:“父親,我想去廣州。

”這句冇頭冇腦的話,讓桌上的眾人都有些發懵。

全都直直的看著林陽,一時半會冇反應過來。

大姐林妙涵剛夾了一塊肉,都順著筷子滑到了桌上。

-

發表時間:2024-06-06 17:19:0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