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無限軍火,崇禎求我當皇帝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明末:無限軍火,崇禎求我當皇帝

明末:無限軍火,崇禎求我當皇帝
明末:無限軍火,崇禎求我當皇帝

明末:無限軍火,崇禎求我當皇帝

滴墨不沾
2024-06-06 23:28:43

穿越到明末,應該做什麼?反清複明?不!李柯果斷選擇了反清滅明!穿越成明軍小將,眼看著大順反賊殺來,上司暴斃。危急關頭,李柯得到無限軍火係統,掌控一片土地,便能得到軍火。李柯給手下一人發了一支槍,反手就搶了那些地主大戶。冇錢養軍隊?李柯一入城便抄了那些富商大族。隨著掌控範圍擴大,李柯逐漸給手下兵馬配上了長槍大炮、手雷、防彈衣、坦克、火箭......李自成攻入京城,李柯果斷率兵勤王。站在煤山上,崇禎皇帝看著滿山的坦克大炮,他隻好藏起了手中的繩子。“愛卿,朕看你功高蓋......世,這皇位便讓給你了!”黃袍加身,李柯看著身前的地圖,總覺著不對勁。旁邊這小島竟然不是我的!平了他!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縣衙之中,李柯舒服的泡了個澡,這纔來到了後堂之中。

如今知縣不在,這縣衙便成了他的地盤。

典史見到李柯,臉上滿是笑意,“大人,城中百姓聽聞您的到來,十分高興。”

“卑職隨同劉員外、何員外等人,在翠雲居擺了一桌宴席為大人接風洗塵。”

似是怕李柯不知道劉員外這些人的來曆,他接著解釋到:“大人,劉、何幾家都是枝江大族。”

李柯微微頷首,笑道:“不錯,很不錯!”

這麼會來事,他喜歡!

見李柯十分滿意,典史也是心中暗喜。

這般接風洗塵的事情,他們這些地方官員早就爛熟於心了,成了慣例。

佈政使司的官員們早就習慣了,對於這樣的待遇自是不意外,可不是誰都像李柯這般,表現得很高興。

李柯這樣的武官,顯然要更容易應付。

“卑職這就去準備,不打擾大人了。”

眼見著典史離開,李柯扭頭朝著外麵喊道:“鄭用!”

“大人!”

鄭用那健壯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

“等會你帶上兵馬,隨我去翠雲居。”李柯吩咐道。

“啊?”鄭用有些驚訝,剛纔那些話,他可是在外麵聽得清清楚楚,不是接風宴嗎?這還要帶兵過去?

“大人,吃飯還帶兵過去啊?”

李柯瞪了他一眼,“你這腦子就是不如嶽俊,都讓你帶兵過去了,能是簡單的吃飯?”

“我們是去殺人的!”

鄭用撓了撓頭,嘟囔道:“大人,你又冇說,我怎麼知道。”

“瞎嘀咕什麼,還不快去辦!”

“是!”鄭用趕忙應了一句。

······

傍晚時分,典史帶著李柯等人到了翠雲居外。

翠雲居坐落在河邊,是一座三層高樓,周圍都是繁華的商鋪。

三層小樓,在這一眾建築中極為的顯眼。

“倒是個好地方!”

一看就知道,這酒樓處在人流最為密集的地方。

“大人好眼力,翠雲居可不是尋常酒樓,其背後之人,縱使知縣大人也不敢惹。”

典史望瞭望翠雲居,故作神秘的解釋到:“大人,這翠雲居是平賊將軍的產業。”

聽到這話,李柯忍不住再次抬頭看了一眼這高樓。

真有錢!

這翠雲居想要建起來,顯然要不少銀子。

左良玉到湖廣才幾年,竟然連枝江縣這樣的偏遠地方都有產業,可見其斂財能力有多強!

“走!進去吧!”

李柯大步朝著翠雲居走去。

“大人,這......”典史看著士兵將翠雲居圍住,有些遲疑。

吃個飯要帶這麼多人?

這可是縣城,不是前線!

李柯扭頭瞥了他一眼,淡然說道:“我這人膽小,有他們在更放心。”

典史默然無聲,這是得罪了多少人,至於這麼小心?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大事,他並冇有多言。

“下官見過大人!”

剛走進翠雲居,便見著好幾個身穿錦袍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朝他行禮。

“大人,這幾位便是劉員外、何員外......”典史在一旁向李柯介紹著眾人。

李柯也打量了幾人一眼。

員外也稱員外郎,本是朝廷各部正員之外的官員,簡單講就是編製以外,待業的官員,平時冇有本職工作,哪裡需要往哪裡搬。

例如兵部員外郎,就是在兵部打雜的。

隻有正員出現空缺之後,纔有可能頂替上去。

後來,許多富人有了錢,便出現了買官的現象。

想通過捐錢得到一個官職。

逐漸衍生出了員外郎這個途徑,捐錢便能得到一個員外郎的官職,但是冇有權利,隻有個名號。

無非是說出去好聽一些,這倒是滿足了那些富商的心理需求。

朝廷得了錢,又不影響朝廷的運轉,而富商得了名號,可謂是雙贏呐!

因此員外這個名號便在大明流傳開了,民間的員外並不少見。

一行人入座之後,劉員外便表現得極為的熱情,笑著說道:“大人風塵仆仆,趕到枝江,護衛百姓,下官十分佩服!”

“為保衛縣城,我劉家願儘綿薄之力。”

說著,他便拿出一個小盒子,裡麵放著幾張銀票。

“大人,這是一萬兩銀子,請大人收下。”

見狀,一旁的幾人頓時急了眼了。

姓劉的,你怎麼能這般無恥!

飯都還冇吃,就開始送禮,這不是搶了他們的風頭!

這讓他們的禮物還怎麼送!

頓時,眾人爭先恐後的拿出自己準備的禮物。

一旁的典史見到這一幕,眼中滿是羨慕,他一年到頭,得到的俸祿也不過十幾兩銀子。

大人這還冇出手,收到的銀子就不是他能想象的!

看著桌上的東西,李柯神色冇有絲毫的變化,銀子什麼的他根本不在意,有槍在手,想要銀子,那不是輕而易舉。

他掃了幾人一眼,笑道:“你們送這些東西給我,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你們辦?”

劉員外連連點頭,臉上露出一抹悲憤,說道:“大人,您可要替我劉家做主啊!”

“前些天城外不知哪來的人,竟然冒充朝廷官兵,搶了我劉家的莊子,還殺了我劉家的人,簡直罪不容誅!”

“不錯!大人,我們的莊子也被搶了!”

一旁的幾人互相對視一眼,都有些意外,原來被搶的不止他們自己啊!

李柯敲了敲桌子,看著幾人,淡然說到:“可我怎麼聽說,你們幾家跟反賊有聯絡?意圖謀反!”

“意圖謀反?”劉員外幾人臉上滿是疑惑,他們好端端的怎麼成了反賊?

“大人,這絕對是汙衊!”

“我等都是良善之家,對朝廷忠心耿耿,怎麼可能謀反!”

就在此時,鄭用領著一隊士兵衝了進來,將幾件長刀、大弓扔在地上。

見到這些,劉員外等人頓時臉色一變,猛地扭頭盯著李柯,滿是不可思議的說道:“那個搶莊子的人是你!”

“是你帶著人搶了莊子!”

他們自然認得出來,這些兵器都是他們家中的。

“嗬嗬!”

“私藏刀兵,這不是謀逆是什麼?”

李柯冷笑一聲,揮了揮手,“鄭用,將他們拿下!”

“是!”

鄭用應了一聲,隨即便帶著人將劉員外等人抓了起來。

一旁的典史呆愣在原地,怎麼好端端的將幾家的人都抓了起來

押著幾人出了廂房。

李柯見著倒在地上的富態男子,有些意外,“這人是誰?”

“王掌櫃,你怎麼了?”一旁的典史趕忙湊了上去,神色緊張。

“大人,我剛進來的時候,這人一直攔著,不讓我進來,我就隻好將他打暈了。”鄭用解釋道。

李柯微微頷首,也不在意,扭身便朝著翠雲居外走去。

典史將那男子交給一旁的小二,趕忙跟了上來,說道:“大人,王掌櫃是平賊將軍的人,今日這場麵,大人怕是得罪了平賊將軍。”

聽到這話,李柯淡然應道:“得罪就得罪了。”

典史有些意外,這李柯不是平賊將軍的屬下嗎?怎麼好像完全冇有將平賊將軍放在眼裡?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