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鞭笞的技能描述是,“鞭打囚犯”時會獲得獎勵。

剛進入地牢的林三並不算囚犯,但被蕭梟製服後踩在腳下,行動自由都被困住,因此便也被判定為是囚犯了。而他在被鐵刺鞭絞殺後,便是相當於承受了萬次鞭刑,因此爆發出了大量的獎勵。

“以鞭刑殺人……還有這種效果。”

蕭梟也是有些意外,他殺人時,倒冇想這麼多。

爆出的幾門武技都是尋常貨色,隻能用來分解。

10萬修為點……也不算少,夠他在張瀟月和聶淩霄身上忙活一天了。

最讓蕭梟感到驚喜的,還是職業技能鞭笞的提升!

“Lv7的鞭笞,可以獲得大量修為點,同時有小概率掉落天賦碎片!”

蕭梟心中不免有些激動,天賦顧名思義,乃是與生俱來,無法通過後天獲得的珍貴之物。

但現在,他卻能夠以“鞭笞”技能,不斷的去提升自己的天賦。

王級的冰凰血脈,皇級的至尊劍骨……這些東西都很讓他眼饞。

“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蕭梟舒了口氣,心情都是愉悅了不少。

“你們幾個,按照規矩放飯,然後把這傢夥的屍體處理掉。”

蕭梟隨意一指三個跪地的奴仆,發號施令完畢,便拿著自己的飯菜回房。

三名奴仆如臨大赦,忙不迭的磕頭道謝,隨後便動作麻利的地上的食物又撿回了木桶,拿去給牢房中的犯人了。

張瀟月看著碗中臟兮兮,還帶著血跡的窩頭,默默的歎了口氣。

隨即,她目光轉向了刑房的門,沉吟道:“這傢夥手段雖然殘忍,但似乎並非嗜殺之輩……至少他對三名奴仆留手,事後也放過了他們。”

尋常的魔教中人,皆可以用嗜殺成性形容,他們即便是麵對手無寸鐵的百姓都不會留情,經常做出屠村的事來,相比之下,這小獄卒倒算收斂許多。

……

“呼……”

回到刑房之中的蕭梟直接躺在了硬板床上。

緊繃的神經漸漸舒緩,因被刺殺而激盪的心緒也漸漸平複。

“還是疏漏了,即便在地牢中,我也不能太放鬆對外人的警惕……”

蕭梟回憶起先前的戰鬥,若非他剛獲得元滿級的羅煙步,麵對同為九品的殺手偷襲,隻怕真的會難逃一死,畢竟當時的他,因為連續對人使用鞭刑,自己的力氣已經快耗空了。

“張磊……還有曾經得罪的人,他們都已經成了廢人,最多也就是蠱惑些腦子不好的廢柴來對付我,倒是不足為懼,但今天的事情還是提醒了我,地牢暫時對我算是保護傘,但並不安全。”

蕭梟心中不禁生出強烈的緊迫感。

具備修為後,他在地牢之中的危險已經減輕了許多。

但並不能因此懈怠,不論是曾經采補過他的大師姐周嫻,還是交待下任務的長老趙印,都有隨意進出地牢的資格,而兩人若想殺他,不過是動動手指。

“現在的我有Lv7的鞭笞……需要儘快強化天賦,打好根基,然後繼續提升修為。”

“魔教之中隻有一條規則,誰拳頭大,誰就是天。”

……

當夜,七殺殿。

坐落在不死山三座子峰之一的背陰峰上。

高萬仞,怪石嶙峋,瘴氣瀰漫,寸草不生。

常年被主峰遮蔽陽光,好似是天地造化所設的黑暗荒蕪之地。

偏殿中。

有一位身姿妖嬈,姿容絕色的女子,正恭敬的跪在地上。

她便是七殺殿主座下最得力的弟子、諢號七殺鳳九的周嫻。

周嫻年歲二十出頭,著一襲紫色裙裝,酥峰隆起,臀如滿月。

胸脯與**露出的肌膚上都有著淡紫色的玄紋,神秘而詭異,蘊藏著強大的力量。

她本就生的貌美動人,有傾城之色,又修煉了陰陽合修的魔功,整個人魅惑天成,有顛倒眾生的魅力。

長生教的秘術“陰陽顛倒”可不是外界自輕自賤的雙修手段,隻要是麵對異性武者,且實力不如自己,都能借陰陽之機隔空奪取對方的修為。

周嫻混跡江湖多年,世人隻知她手段殘忍,卻冇人嘗過其絕妙風姿。

“那小子,待在背陰峰三年隻知道埋頭苦修,這纔剛到地牢幾天,便學會殺人了……”

“我早就看他心有魔性,隻是還冇被徹底勾出來。”

殿中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說話者藏身於一片血紅色的帷幕之後的寶座,隻能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

能在七殺殿有如此地位的,當然隻有那位神秘的殿主!

“殺人?”

周嫻有些疑惑,問:“蕭梟殺人了?他明明被我擢取了全部修為,這幾日應該還未恢複元氣吧……”

整個七殺殿中,隻有她們師徒二人知道,殿中近些時日那位聲名鵲起,卻又迅速墜落的天才,實在是落入一場人為的佈局之中。

“地牢之中,遍地機緣。”

七殺殿主淡淡道:“當然,那些機緣都是需要提著腦袋獲取的。”

周嫻有些驚訝,同時心中也是一緊,自家的師尊坐鎮七殺殿,從未見過她踏出殿門一步,但整個背陰峰乃至於長生教中發生的事,卻鮮有她不知道的。

“可是師尊,既然您看好蕭師弟,為何還要讓我擢取他三年苦修?”

“怎麼?送你三年的功力,你不願意?”七殺殿主反問。

周嫻忙否認:“弟子不敢,隻是……有些好奇。”

七殺殿主道:“凡是這不死山上數得上名號的魔頭,哪個的功力是自己苦修所得的?蕭梟雖有天賦,亦有心性,但有些事情是必須要經曆的。”

周嫻聞言,亦是恍然明悟過來,點頭道:“師尊高瞻遠矚。”

師尊看好蕭梟的天賦,但卻嫌棄他三年的埋頭苦修,若是早用邪術,擢取他人苦修為己用,會成長的更快。

如此行徑,便是要徹底激起他骨子裡的魔性!

“先讓他在地牢中待著吧,過些時日你再去一趟,將他新修煉所得的修為再擢取一遍,好好磨磨他的性子……當然,若他死在裡麵,便替我將那枚七殺令收回來即可。”

“是。”周嫻理所當然的點頭。

殿主雖然在設局磨練蕭梟,但卻不會在乎他的生命,對於魔教中人而言,同門間,師徒間,都不會有任何的情誼,有的隻是互相利用罷了。

而蕭梟,不過是殿主發現的一塊好材料,想要將其鍛造成利刃,方便自己使用罷了。

周嫻美眸微動,想到之前夜裡自家師弟那絕望悲痛的模樣,不由得嘴角勾起妖媚的笑容。

若再經曆一次,隻怕他會當場崩潰……真是件讓人期待的事。

……

-

發表時間:2024-05-30 15:01:5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