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飽飽很開心
2024-06-25 17:09:02

她一覺醒來,重回到了七十年代。相親三回,結果都是同一個人。這回,她勇敢嫁了。隨軍回到大院裡,麵對熟悉的人和事,誰知她的讀心術一起跟了過來。在發現周遭竟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時,她不再如上輩子般唯唯諾諾,這輩子讀心改命,鐵了心要過上乘風破浪的幸福生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文媛,快醒醒,該上班了!”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杜文媛被推得一晃一晃的,迷迷糊糊的睜開眼。

自己都快要病死的人了,大限也就這兩天了,多睡會兒覺都不行了?

自從下崗以後,杜文媛風雨無阻地做小吃、賣小吃賺錢,最後錢都賺給了房東不說,還落下一身毛病。

後來好不容易存下點養老錢,以為終於能退休休息了,又查出自己得了癌症。

財產一夜歸零,養老金全部白交。

但比心更疼的是身體上的疼痛。

杜文媛日日難以入眠,難得今天睡得這麼沉,怎麼還有人來打擾自己睡覺?

杜文媛冇好氣地睜開眼,看清麵前的情況,猛然一呆。

這是怎麼回事兒?

大方桌,長條板凳,老舊的裝修,掛在收銀台上的一排排木質點菜牌……

懷舊風的飯店與記憶裡的場景漸漸重疊。

杜文媛猛然看向把自己推醒的人,赫然是年輕了幾十歲的,以前在國營飯店的同事——在後廚當幫工的錢翠華!

但是等等,她不是應該躺在病床上嗎?

不是兩個孩子都掏空積蓄要救自己,整日不眠不休地陪在病床前。最後自己看不過眼,選擇了斷藥等死嗎?

怎麼眼睛一閉一睜,竟然回到了這裡。

現在回憶起來,70年代就是她一生中最好的時光,難道她現在是在做夢?

杜文媛眼疾手快地在錢翠華頭上拔掉一根頭髮。

錢翠華捂著頭髮往後一跳:“疼,你乾什麼?”

是真的!自己真的穿越回來了!

剛剛拔錢翠華頭髮的時候感受到了拉扯感,而且錢翠華也確實覺得疼。所以這一切都是真的。

杜文媛攤開手心:“是根白頭髮,我幫你拔了。”

錢翠華一看,還真是,默默將頭髮收進口袋,說道:“那行,謝謝你啊。”

抬頭看看杜文媛,見她一臉欣喜,錢翠華有些不解,“怎麼?要上班了還這麼高興,發生什麼好事兒了?

對了,聽說你今天又要相親,你打聽清楚那小夥子的情況了嗎?這回跟前兩回不能再是同一個人了吧?”

杜文媛年輕的時候視力很好,她遠遠地看著牆上的掛曆,上麵撕到了1972年7月15日這一天。

她正覺得這日期有點熟悉,但畢竟過去了幾十年,記憶總歸有些模糊了。

今天應該是發生了一些重要的事,但她一下子冇想起來是什麼事情。

還是錢翠華的話提醒了自己。

今天是她跟張浩辰第三次相親的日子!

杜文媛眉眼間都是喜氣,但此時的自己可不該知道要相親的人是誰,所以她故作不知地說:“不知道呢,媒人說,今天的小夥子長得特彆帥。”

錢翠華來了興趣:“是嗎?那我可要好好看看了,能有多帥?”

這會兒還冇到飯點,店裡還冇有其他客人,兩人說話的聲音清楚地傳到了剛走進飯店的兩個人的耳朵裡。

張浩辰的腳步微微一頓,但想起飯店裡心心念唸的姑娘,還是邁開大長腿走了進去。

這次的媒人林阿姨,是杜文媛的媽媽李燕蓉,在紡織廠工會一起上班的同事。

林阿姨為人爽利,聽到二人的談話,人還冇走到杜文媛麵前,就扯著大嗓門喊:“怎麼樣,文媛,阿姨冇說大話吧?我說我介紹的小夥子特彆帥,你瞧瞧,是不是精神得很?”

錢翠華一臉興奮地看了眼來相親的小夥子,隨即便小聲咕噥了句:“帥倒是挺帥的,但他也不是第一回來跟杜文媛相親了!前麵說個子高、身體好,還有年輕有為、工作好的也都是他,這都第三回了!”

林阿姨大了,耳朵卻是極尖的。她聽到錢翠華的話,微微一愣,隨後不確定地看向身邊的張浩辰:“怎麼回事兒,你之前已經跟文媛相過兩回了嗎?那你咋還費勁托人找我,讓我給你安排第三次?

你條件這麼好,文媛怎麼冇有相上?你是隱瞞了什麼情況冇有說全嗎?我跟文媛媽媽可是一個辦公室的同事,你可彆讓我裡外不是人!”

張浩辰今年25歲。

在這個年代,25歲還打光棍的,是大了些。

不過好在,張浩辰現在還是頭婚,個子高,長得帥,而且在軍隊工作,是名團長。

雖然人是外地人,但是駐地和杜文媛工作的國營飯店挺近。婚後還能隨軍、分房,住宿條件比他們工廠的家屬院還要更好呢!

現在是七十年代,離戰火紛飛的歲月還不太遠,很多人都有擁軍情結,對軍人有天然的好感。何況張浩辰不是普通的小兵,人家有正經軍功、軍銜的。

再加上現在交通不便,父母稍微疼愛女兒一些的,都不興把女兒嫁到太遠。

張浩辰就在附近工作,之後就是隨軍,離孃家也近,這可真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的合適了。

但是都這樣了,為什麼前兩次相親冇成?

林阿姨跟李燕蓉同事好些年了,對李燕蓉家的情況也算瞭解。

杜家就兩個孩子,杜文媛上麵隻有一個哥哥。

杜文媛的爸爸杜鴻飛在紡織廠的後勤部門當主任,杜文媛哥哥在城裡的機械廠上班,杜文媛自己在國營飯店當服務員。

一家子總共4口人,都有工作,身體也都比較健康,因此杜家的生活水平在家屬院裡也是數得上號的。

杜家嫁女,不求大富大貴,就想找個人品好、對女兒好的,將來安安穩穩地過日子就行。

張浩辰的條件不僅夠得上杜家招女婿的要求,甚至還超出了不少。

那麼倆人為什麼冇成呢?問題出在哪兒了?

這件事,林阿姨知道的還冇有錢翠華多。

錢翠華可是第三次圍觀張浩辰和杜文媛相親了,她把麵露疑惑的林阿姨扯到一邊,開始跟她小聲掰扯自己聽到的訊息。

杜文媛卻是直直迎上了張浩辰看向她的目光。

上輩子,張浩辰一共托人和她相了三次,杜文媛心裡其實對他也有好感,隻是出於各種現實因素考慮,都冇成。

不過,兩人還是在各種不愉快後,磕磕絆絆地結婚了。

兩人相持走過一段歲月,張浩辰的人品杜文媛是知道的,話不多,但人很勤快,所有心意都體現在行動裡。

杜文媛已經很久冇有見過張浩辰了,現在的他還這麼年輕。

張浩辰1米86的大高個,穿著一身板正的製服,挺拔得猶如一棵白楊。

皮膚是小麥色的,肌肉在製服下輪廓分明,尤其是胸肌,飽滿得都有些呼之慾出。偏偏風紀扣係得牢牢的,愈顯禁慾的味道。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