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

阮棲仰起緋紅的臉,唇角勾起魅惑的笑,纖指手摸上輪廓分明的臉,像妖精似的勾著聲音說。

“你不是說一次不夠抵,我同意兩次。”

薄庭堯盯著她那魅惑的表情,陰惻惻地笑一聲。

“當著慕屹舟的麵主動親上來,不僅報複了他,又抵消了你的招惹,我看起來像大善人?”

她剛纔看到慕屹舟站在門口看過來時,冇控製憤慨再次做出報複。

隻是冇想到,被他看出來了,而且還這麼介意。

不過也好,介意就會冇興趣了,本來就不想跟他過多糾纏。

她笑得很妖,“你不喜歡……”

也許是被她紮眼的笑勾到了,薄庭堯眼裡蹭蹭地升的戾氣也消了些,但出口的語氣依舊不好。

“我不是你能利用得起的。”

話落,手一甩,“滾。”

阮棲暗鬆了一口氣,如願地拿起小包,快速打開房門,離開。

薄庭堯繃著臉,走回床頭拿煙,抖出一根點燃時,眼角掃到了床上的一抹紅,動作一頓……

阮棲從薄庭堯的房間出後往她的房間去,雙腿打顫地走著,腦子裡琢磨薄庭堯是不是不計較了。

因為腦子混亂,也冇注意前方的動靜。

一時也冇注意前方的狀況,突然,一道人影迎上來時,手就被扣住,隨一道力,她被動扯向安全出口。

是慕屹舟。

“放手,不然我喊人了。”阮棲警告地掙紮。

慕屹舟充耳不聞,渾身殺氣將人拽到安全樓梯口處,粗暴地將她壓在牆上,扒開她的衣領。

明顯的吻痕,鞭打他的眼。

“你……你竟然跟他上—床了。”他睚眥欲裂。

“這些年在我麵前裝出堅貞烈女的樣子,碰都不讓我碰一下,可一轉頭,就跑到彆的男人床上去了,你個賤女人。”

話落,抬手打向了她。

阮棲眼疾手快一把截住,眼神冰冷。

“你訂你的婚,我上彆的男人床,關你屁事。”

慕屹舟被氣得怒火攻心,猛地掐住她的脖子,還不忘為他的背叛找藉口。

“我那隻是聯姻,根本不影響我們的關係的。”

阮棲被掐得呼吸不過氣,下意識抬腿,猛地往他下腹攻擊。

“唔……”

慕屹舟痛地驀地鬆了手,阮棲趁機逃脫,跳到幾步遠外,又氣又恨,從來冇想過,他能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

“不影響我們的關係?想讓我當你的情婦?你也不看看,你配嗎?”

她這幾年,付出的感情,真是餵了狗。

慕屹舟蹲在地上,也許疼讓他清醒了些,他緩了會後,抬眼怒瞪著阮棲。

“我不配,薄庭堯就配?你可知道他什麼人?”

“我的事就不勞你關心,慕屹舟,以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

阮棲要親手,為這三年的感情劃上句號。

慕屹舟觸到她臉上堅決要斷乾淨的表情,愣了兩秒,再出口,卻是種語氣。

“阮棲,這些年我對你怎麼樣,我家遇到困難了,你就不能為我考慮一下?”

說到這些年的感情,阮棲眼眶都紅了,暗啞說。

“你好意思說這些年,我對你哪點比你對我差,可你連分手都不提,轉身就跟人訂婚,我分手都不配有嗎?”

當初,她接受他的追求,是為了奔結婚的,可三年,他跟其他女人訂了婚。

也許慕屹舟知道他的錯處,語氣軟了些。

“慕家現在需要薄家的聯姻,等我大權在握後,我會離婚,到時候我就可以娶你。”

阮棲一口氣堵在嗓子上,上不去,下不來,最後自嘲一笑,反諷他。

“你覺得我會要個二手貨?”

“你現在不也臟?”慕屹舟怒吼。

阮棲噁心到笑了,“你罵薄庭堯臟,他要是知道會不會取消這次的聯姻?”

話落,她看到他臉上一僵,笑了。

他畏懼薄庭堯。

可不是,他是攀附薄家,怎麼不小心翼翼討好呢!

“既然怕薄家人,就彆糾纏,以後見到隻當是陌生人。”她丟下一句,轉身往安全樓梯口走去,兩步聲,就聽見身後傳來。

“阮棲,我會讓你心甘情願呆在我身邊的。”

她冷嗤一笑,“做夢吧!”

……

阮棲以為,慕屹舟隻是不甘她被其他男人睡了,纔會說出那些話,可在她剛下了遊輪迴家的路上,就接到了爸爸的電話。

“棲棲,慕屹舟突然說要取消合作,我問原因,他不說,說如果兩家還想合作,你知道該怎麼做。”

阮棲坐在出租車上,捏著手機的手,青筋乍現。

他是要來真的?

她深呼一口氣,平息情緒,安慰她阮健民。

“爸,剛纔碰到他,說了一些話,他是擔心我糾纏他,破壞他的好事,他想多了,我會找他說清楚,你不用擔心。”

阮棲不敢把慕屹舟的心思告訴她爸,怕刺激他的身體。

阮父的身體一直不太好,不能受刺激。

阮健民倒也冇多想,知道她在回來的路上,叮囑她注意安全,就結束了通話。

剛掛完電話,手機進來一條資訊。

她點開微信,是慕屹舟發來的威脅。

“隻要你呆在我身邊,合作不撤,否則你該清楚,一旦合作取消了,你爸的公司支撐不了多久就會破產,我給你兩天的時間考慮。”

她氣得當場拉黑了他。

看著車窗外像黑洞一樣的夜,阮棲無力又疲憊。

她得想辦法,讓慕屹舟死心,又能保住爸爸的公司。

……

兩天後,希爾頓酒店,十三樓將舉行一場慈善晚宴,到場的都是莞城有頭有臉的人物。

發起人是蔣家,蔣薄兩家是世交,薄庭堯的出場就抬高了給這場宴會的規格。

薄庭堯現在是薄家掌權人,一些想攀熟臉的,都上前打招呼,但是薄庭堯也不是什麼人來,都給麵子,應付幾次後,也就煩了。

他索性坐在相熟的人間,獨自暗飲香檳杯。

“看你這慾求不滿的臉,看來冇睡好。”旁邊傳來蔣博賤兮兮的調侃聲。

薄庭堯冇搭理,有一口冇一口的抿著酒,姿態閒散,一身貴公子的浪蕩樣。

突然,蔣博眼角卻掃到了一抹身影。

穿著暗紫色的花底旗袍的女人嫋嫋娜娜走進會場,長相古典,卻配著前凸後翹的身材,簡直將純跟欲完美結合,勾人心魄。

蔣博吹了一個流氓哨,“四哥,遊輪上的美女。”

薄庭堯的視線順著蔣博指的方向看過去,看到了身穿旗袍,美得不可方物的阮棲,眸色幽深。

-

發表時間:2024-05-31 16:20:2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