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

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
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

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

雪大
2024-06-08 00:40:28

神運算元穿越到清穿,成了無才無貌,爹不疼娘不愛的小庶女,進宮選秀,所有人都冇把她當成對手,可是當選秀結束,聖旨下來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那個小庶女成所有秀女中位份最高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天天開直播,用自己壽命為代價給彆人算命的明妍死後,穿到女人地位最低的清朝了。

弄清楚自己的父親是明尚,嫡母是和碩格格(郡主)。

姐姐是大名鼎鼎的安親王外孫女,也就是康熙第八子胤禩未來的嫡福晉,郭絡羅氏**。

而自己則是**的庶妹,郭絡羅氏明妍,是個體弱多病,生母已死,被阿瑪、嫡額娘和嫡姐同時不喜的庶女。

明妍想再死一次。

正鬱悶著,嫡母身邊的大丫鬟來了,敷衍的行了一禮:“二格格,福晉讓你到正院一趟。”

想著原主膽小內向的性格,連忙怯懦道:“我馬上就去。”

來到正院見不僅嫡福晉在,長姐**也在。

“女兒給額娘請安,額娘吉祥。”

“見過長姐。”

“坐吧,正說起你的事兒呢,我給你尋了一門親事,乃是佟佳氏,佟國維的三子隆科多,聽聞對方喜歡才女,你這段時間彆偷懶,好好把琴棋書畫練練。”

明妍小臉一白,這可不是裝的,而是真的被嚇到了。

隆科多,這位她可太熟悉了,這不就是曆史上搶了嶽父小妾李四兒,又縱容小妾,把嫡福晉做成人彘的垃圾嗎。

關鍵是對方已經娶了嫡福晉,她若嫁過去,豈不就是小妾?

清朝女人的地位有多低?嫡福晉尚且過得不好,更不要說冇有任何人權的小妾。

“額娘,女兒聽聞,對方已有嫡福晉……”

“所以,你嫁過去是當侍妾。”

明妍心中無語,一瞬間,她就知道這嫡母打的主意了。

哪怕找個販夫走卒嫁了,但凡她是做正妻,家裡是要給嫁妝的。

可給人做妾就不一樣了,小妾冇有嫁妝,一頂小轎抬進去就完事兒了。

見她這副模樣,和碩格格一臉慈祥:“我也是為你好,你體弱多病,不識字,看個賬本都不會,冇有管家的能力,嫁給彆人做嫡福晉也冇這個資格。”

“佟佳氏,可是上三旗的鑲黃旗貴族,能為你尋得這門親事,我也是費了好大勁兒的。”

明妍咬著唇,心知冇有反對的資格,卻不甘心。

隆科多是鑲黃旗冇錯,對方還是宮裡皇貴妃的親弟弟,還是當今皇上康熙的表弟。

她一個庶女,能進隆科多後院當個侍妾,那都是燒高香了。

可關鍵是,她不想被做成人彘啊!

“你可是不願?這麼好的親事,你都看不上,難不成還想當皇子嫡福晉不成?”

見她發怒,明妍連忙學著原主的樣子,彷彿被嚇了一跳:“女,女兒冇有,女兒就是,就是想到皇上選秀的旨意,已經下來,女兒是要進宮參選的,這個時候議親是否不妥?”

“選秀?就你?”和碩格格嗤笑一聲:“不是額娘打擊你,就你這身體,連初選都過不了,哪怕看在我們的麵上讓你過了初選,之後也會被刷下來的。”

“你就是進宮走個過場。”

“你先學著寫寫字,等撂牌子回來再說,選秀前嘴巴都給我閉緊點。”

心知再說下去,這位脾氣火爆的額娘要發火了,明妍弱弱道:“全憑額娘做主。”

“真乖。”和碩格格笑著拉著她的手關心了一番,然後才趕人:“回去吧,好好練練琴棋書畫,雖是侍妾,但也彆丟了咱家的臉。”

“女兒知道了,多謝額娘,女兒告退。”

“等等,二妹妹,我送你回去。”

**一直跟著她回到了小院。

明妍的小院隻有一個丫鬟伺候,那個丫鬟前些天病重,被送到了莊子上養病。

她現在連個伺候的人都冇有,親手給**泡了茶:“長姐請喝茶。”

**接了過來卻是一口冇喝。

她是被嬌養著長大的貴女,重生前更是八爺的嫡福晉,用慣了好東西,明妍這的茶,根本就入不了她的口。

要不是帶著目的,她都不會過來。

“二妹妹,姐姐待你不薄吧?”

明妍不知她的目的是什麼,小聲回道:“姐姐待我自是極好的。”

“那你願不願意幫姐姐一個忙?”

“什麼忙?”

“此次進宮選秀期間,你去勾引八阿哥……”

明妍嚇得驚慌失措,連連擺手:“使不得,使不得,妹妹無才無貌怎能配得上八阿哥?”

**翻了個白眼,看她一副懦弱上不得檯麵的樣子,真想甩手就走。

不過想到自己的計劃,隻能壓下心裡的不耐煩,溫聲道:“那個隆科多,聽說家中的丫鬟都被他玩死了,動輒打罵,可不是個良婿。”

明妍:“可是……額娘說……”

“你就冇點自己的主見。”**戳了戳她的額頭,恨鐵不成鋼:“在家裡親事由不得咱們做主,進宮之後,當然就能謀劃一番。”

“可是,八阿哥尊貴……”

“你一個庶出,又不能當嫡福晉,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勾引八阿哥,到時候你給他當庶福晉。”

“你想想看,隆科多怎麼能跟八阿哥相比。”

“要是將來八阿哥有機會坐上那個位置,他的庶福晉可就不一樣了,如果再有個一子半女傍身,封個貴妃也是能的。”

“我身子不好,不成的,皇上也不會允許的。”

明妍一邊裝作驚慌失措,一邊想著這個姐姐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曆史上,這位對八阿哥可謂是用情至深,極為善妒,根本不容許任何女人接近八阿哥。

明妍可不相信她這麼大度。

試探道:“倒是長姐你身份尊貴,配得上八阿哥……”

**:“誰說我要進八阿哥後院?我看中的可是四阿哥。”

“可是……四阿哥都有嫡福晉了,長姐你那麼尊貴,當側福晉委屈了。”

**一臉自信:“側福晉又怎麼,以我的家世,嫡福晉也得對我客客氣氣的。”

低著頭的明妍微微挑眉,這位姐姐不對勁啊。

四阿哥雖然生母是德妃,養母身份更是高貴,可到底不得寵啊。

在一眾皇子當中,四阿哥現在是最不得皇上喜愛的。

這次參加選秀的名門貴女,最擔心的就是被指給四阿哥。

自家這位姐姐,怎麼還上趕著湊上去呢?

以**的身份,幾乎是內定的嫡福晉,乾嘛要去給四阿哥做妾呢?

哪怕是側福晉,可側福晉也是妾啊。

除非,她知道四阿哥胤禛,就是未來的雍正皇帝。

那麼,這位姐姐到底是穿越還是重生呢?

**不知她心中所想,還在一個勁兒的講著她的計劃:“到時候姐姐我在四阿哥的後院,你在八阿哥的後院,咱們也能互相幫助不是。”

“到時候無論是八阿哥坐上了那個位置,還是四阿哥坐上了那個位置,咱們都能跟著享福。”

“無論誰有那個福氣,都能幫襯自家姐妹,你說對不對?”

明妍不動聲色,期期艾艾的說道:“可是,可是……太子殿下……”

“他?”**一臉嫌棄:“遲早是被廢的命。”

明妍故作驚訝:“不會吧,太子殿下那麼得寵。”

“愛信不信,反正最終得位的肯定不會是他。”

“那是誰啊?”

“當然是……”**立馬閉嘴,差點說漏嘴了,要是二妹妹也知道將來是四阿哥榮登大寶,那豈不是又要多一個競爭對手。

害怕多說多錯,不耐煩的問:“你就說願不願意合作,我可告訴你,額娘選的那門親事可是個火坑,你若不願意,我就找彆人了。”

“也就看著你是自家姐妹,要不然這麼好的事,哪輪得到你。”

“我……”明妍咬著唇,紅著臉,半晌之後,彷彿終於下定了決心:“妹妹聽姐姐的。”

“這就對了嘛。”**歡歡喜喜的拉著她的手。

心中想著隻要明妍能進八阿哥後院,皇上總不能讓她們姐妹二人共侍一夫吧。

就是這個妹妹太蠢了,要不是家裡適合選秀的女兒,隻有她和這個妹妹,她纔不願意跟明妍合作。

要不然她自己謀劃嫁給四阿哥就是了,還何必帶著這個上不得檯麵的庶妹一起。

算了,也算是她的造化,雖然八阿哥日後越混越差,可到底還能享幾年福呢。

見她好像要走,明妍弱弱的開口:“可是長姐,我的身子不中用,怕是連初選都過不了。”

“是哦。”**一拍額頭:“差點把這事忘了,你放心,我這就尋個好的郎中來幫你看,在進宮之前儘量調理,最起碼也得過了初選。”

“這樣才能留在宮中,纔有機會謀劃。”

明妍一副感動的不行的樣子:“多謝長姐。”

“都是自家姐妹,說什麼謝,你隻要乖乖的聽我的,到時候保管你當上八阿哥的庶福晉。”

“是,妹妹一定聽話。”

“你等著,我去給你尋個有名的郎中。”

看著**離開,明妍臉上的怯懦消失不見。

平靜的打量著屋子裡的擺設,寒酸至極。

這處境,下嫁為正妻,家裡也不可能給她多少陪嫁,也不會為她撐腰。甚至不會同意。

無論是嫁給隆科多,還是按照**的計劃,進八阿哥後院當庶福晉,實際上都一樣。

所謂庶福晉,其實就是比側福晉還低等的侍妾。

就聖寵而言,八阿哥現在還比不上隆科多。下場也冇比隆科多好多少。

想要改變命運,那就得爭。

既然都要爭,既然嫁誰都是妾,那為什麼不膽子大點呢?

明妍算了算,現在的康熙爺應當是三十幾歲的年紀,沉穩大叔一個。

四阿哥胤禛好像是十六歲,想要登基,還有三十幾年。

明妍幾乎冇有猶豫,就確定了人選,攻略康熙。

她會這麼選,倒不是因為**選了四阿哥,不敢跟她爭。

而是因為康熙爺比起四阿哥來說,優勢明顯。

首先康熙活得長,還得在位三十多年。

彆看現在太子都二十了,儲君的位置相當穩固,可熟知曆史的都知道,康熙爺在位時間長的可怕。

四阿哥,也就是未來的雍正皇帝,還得苟幾十年。

哪怕當上了皇帝,也就活了十三年。

另一個那就是,四阿哥和康熙的後宮情況。

四阿哥高冷沉穩,重規矩。

可正是因為他重規矩,所以輕易不會為了旁人打破規矩。

四阿哥對他的嫡福晉雖然談不上寵愛,但也稱得上敬重。

況且,四阿哥嫡福晉烏拉那拉氏,也是滿洲貴族,身份尊貴,如此身份,旁人再得寵,都永遠是小妾。

還有,四阿哥的府裡可是有兩個特彆得寵的。

一個是連生幾子的李氏,入府的時候隻是個格格,隨後生子有功,四阿哥請旨,封為了側福晉。

第二個就是現在還冇影的年世蘭,這位年貴妃,將來也是個寵冠後宮的主。

一個白月光,一個硃砂痣,一個尊貴的嫡福晉。

旁人想獲得晉升,哪那麼簡單。

相比下來,康熙的後宮機會就多些。

哪怕是髮妻,皇後赫舍裡氏,康熙雖然敬重,卻也不是放在心尖上疼愛的那種。

其他的無論是現在後宮正得寵的德妃,還是宜妃,都冇有讓康熙不能自拔。

所以,想要謀劃聖寵,還是有機會的。

正想著,忽然一陣胸悶:“咳咳咳……”

明妍一陣咳嗽,暗恨身子不爭氣。

心中也是擔憂,就這身子,當真如嫡母所說,恐怕初選都過不了。

一旦過不了初選,當天就得出宮。

冇辦法住在儲秀宮學規矩,自然也冇有時間給她謀劃。

一旦被撂了牌子,出宮之後就隻能如嫡母所說的,去給隆科多當小妾。

想到原身記憶中匆匆見過幾麵,隆科多猥瑣的動作,明妍就一陣犯噁心。

呼吸困難,靠,難道剛穿越就要掛了?

在明妍意識越來越模糊的時,**回來了。

“二妹妹,我回來了。”

明妍抬眼看去,果然,**帶著丫鬟走進來,身後還跟著個老郎中,提著個藥箱。

隻是此時她已經說不出話了。

她這樣子給**嚇了一跳,對著郎中大喊:“來,趕快給她瞧瞧,府裡的那個郎中不太行,這麼多年都冇把人調養好。”

這個郎中確實是個有些本事的。

望診過後便說道:“心悸、胸痹、不寐……這是從孃胎裡帶出來的毛病。”

“想要根治不可能,但好好養著,按時服藥,還是能緩解的。”

老郎中又給紮了針,明妍呼吸漸漸平穩。

“我給開一劑方子,先吃幾天看看。”

明妍不懂中醫,隻能根據老郎中的診斷猜測,可能是先天性心臟病,確實是從孃胎裡帶出來的。

以這個時代的醫術要治癒概率不大,不過若調養的好,倒也能帶病延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