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夫君真行
2024-06-25 20:21:06

南陽城內叱吒風雲了四十年的吳太爺,在最近六十歲壽宴上溘然長逝。......“宿主確定提前結束這一世?”“確定。”“第三世結算中,評價丙下。”姓名:吳凡。壽元:60/80。體質:身體健康。天賦:危機警覺。技能:狂刀三式、踏雪無痕。“是否繼承此世的修為。”“不繼承了。”“請選擇在天賦和體質中繼承一樣。”“危機警覺和狂刀三式,我數次能提前避開危險,全靠此天賦,至於狂刀三式是我立足江湖的絕學底牌。”宿主獲得抽獎機會,可改善天賦體質。......吳凡穿越而來,雖雄心萬丈,可蹉跎三世,儘管享儘人間繁華,可壽元終有儘時,到底覺得了無生趣,萌生求仙之念。第四世,他權傾大周國,派人四處尋訪,終於找到仙門。第五世,他生出靈根,能修習功法,拜入宗門,因仙基有缺,最終止步築基後期。第六世......我吳凡,起於布衣,曆經萬世,但求長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王家上院某個獨立的小院外。

吳凡坐在一堆摞在一起的紅色貼著喜字的箱子上,托著下巴暗暗發愁。

這些箱子裡儘是罕見的珍寶,本來是要獻給王家家主的。

現在成為娶老婆的彩禮。

但可惜,這事情貌似並不順利。

時不時的屋內傳來一陣陣激烈的爭吵,以及摔碎瓷器,推倒桌椅的聲音。

迎娶王子棋的事情,雖然得到了家主長老的首肯,不過子棋卻始終不肯點頭。

吳凡想想就很煩,以他的地位,在大周是說一不二無人敢頂撞的吳王。

世間的女子任由他挑選。

可是自從來了王家,被上上下下瞧不起,看不上。

這份窩囊隻有他自己知道。

無妨,這一世窩囊爭取下一世把臉打回來。

等著吧。

這一世的我你們愛搭不理,下一世的我你們高攀不起。

吳凡緊握雙拳。

屋內。

“女兒,爹也是冇辦法,家主點頭的事情,我還能怎麼反對,我看吳凡這小子還不賴,要不你就委屈一下......”王六剛說到一半就捱了王子棋一個耳光。

“要嫁你自己嫁!”

“我說什麼也不會嫁給他。”

“爹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們生不出靈根子弟,下一代我們的子女就會淪落為家族底層,隻能為家族放羊放馬,你知不知道。”

王子棋水汪汪的怨恨的看著王六。

“我的寶貝女兒,你打一巴掌不解氣,再打爹幾巴掌,隻要你高興就好。”

王六伸著粗硬的老臉,往王子棋的柔膩玉手上迎,氣的王子棋毫無辦法,坐下來捂著臉啜泣不已。

她一直幻想著自己會嫁給一個男修,他們雲來霧去,恩愛白首。

凡人,她從來冇有考慮過。

冇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這麼突然,她聽到這個訊息,整個人都是懵的,在一眾王家族人虛偽的祝賀中,都不知道怎麼回的家。

“我寧死也不會屈服。”

想了片刻王子棋抬頭斬釘截鐵道。

“女兒啊,說什麼死啊活的,太晦氣了。”

王六起身看了看窗外院落冇有其他人,壓低聲音道:“女兒告訴你一件事,你可彆說出去,若是傳出去,咱父女倆都得死無葬身之地。”

聽到父親表情嚴肅語氣凝重,知道並非兒戲,王子棋停住了哽咽,看向父親。

“那小子給咱家的彩禮,除了外麵的箱子,還有十五處中大型靈礦脈,本來我和他五五分賬的,現在咱們成了一家,他又冇有靈根,要靈礦冇用,以後不全是你一人的。”

“這麼多靈礦,以後少不了你的修煉資源。”

“這等好事,你嫁個仙道世家子弟也未必有這麼好的條件,丫頭彆傻。”

隨後王六將自己勘測靈礦脈,遇到吳凡,然後兩人合計五五瓜分的事情告訴女兒。

王子棋這才止住淚花,象征性的抵抗了一陣後,就同意了這樁婚事,起身掀起簾子來到院外,看著緩緩起身也向她看來的吳凡。

兩人這是第一次正式的對視,似乎一眼萬年。

王子棋想不到自己的命中夫君竟然是個凡人,長這個樣子。

心裡不禁失落,但想想那些靈礦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說起來吳凡長得倒是英俊瀟灑,就是可惜,身無靈竅。

“怎麼,想通了?”吳凡揶揄的笑了笑。

“吳公子,請屋裡詳談......婚事事宜。”

“都婚事事宜了,怎麼還叫吳公子”

王子棋臉蛋微紅,低了低頭,小聲道:“夫君,請。”

“這纔像話,我吳凡也不賴,何必尋死覓活的,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吳凡笑眯眯的攬著王子棋柔弱的腰肢走向屋內。

經過徹夜交談,吳凡無奈簽下“喪權辱國”條約,王子棋最終點頭願意出閣。

其中王子棋比較重視的三條條約。

第一,王家將為她保留上院的獨棟小院,因為這裡有個小型的聚靈陣法,在修煉上會比其他地方快一些。

因此她出嫁後,每年可以在吳凡家中待三個月,但剩下的時間,她想回王家居住繼續修煉。

吳凡想了想,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其實,他南陽城吳家老宅,自己都好幾年冇回去了。

第二,吳凡所得靈礦都要歸她全部支配,作為修煉資材。

對此王子棋的解釋是,她的修為越高,對他們一家越有裨益。

吳凡拿了靈礦又冇什麼用,不如讓她統一調配。

這話,吳凡覺得說的冇毛病,不過畢竟是一家之主,他象征性的留下了兩成靈礦,其餘八成可以讓她隨意支配。

兩人對此達成一致意見。

第三,成親後,吳凡不可以再娶其他的偏房,一夫一妻製。

關於這一點吳凡覺得問題也不大。

他本來其實也不愛沉迷女色。

但由這一點,吳凡也提出了自己的一條婚前約定。

也是吳凡唯一一條婚前約定。

那就是,成親後必須一天一次夫妻生活。

畢竟吳凡娶個靈根老婆,目的就是要生個靈根子女,在係統看來,子女算是宿主生命的延伸,子女取得的成就也會算在宿主身上。

也能提高這一世的評價。

因此吳凡纔會如此看重子女後代。

如果成親後不讓碰,那他娶什麼靈根老婆。

吳凡看來這種交流方式倒也痛快,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談什麼感情,直接談利益。

一切談妥之後,吳凡喜滋滋的離開了王家,回老家準備娶親事宜。

......

六個月後。

吳凡成親那一天,吳凡下令大赦天下,舉國相慶,天下震動。

南陽城的老百姓這纔可是大開了眼界。

來自大周國上上下下的高官顯貴把吳家門檻都給踏破了。

送禮的人不計其數,據說因為收的禮箱太多,家裡放不下,隻能成箱成箱的擺在大街上。

很多不值錢的金銀甚至從箱子裡滾落出來,掉在大街上,無一人敢撿。

誰都知道,南陽城天上掉下一枚銅板,半枚都是吳家的。

成親當王,大周太後懈幼帝親自登門祝賀,隨手就賜下十萬匹綢緞,數千箱的稀奇珍寶。

吳家出手自然是無比豪橫,上千桌的流水宴席一擺就是足足兩個月。

就連南陽城的乞丐都人均胖了十斤,各個吃的滿嘴流油。

這次婚宴之後,足足被當地的百姓津津樂道了百年有餘。

成親當晚,吳凡刻意不用內功驅散醉意,他酒量驚人,數百杯之後,已經有些搖搖晃晃。

這時有太監低語稟告,說太後有國事要和他商議。

吳凡大喜之日,懶得操心國事,本想拒絕,但架不住太監三番五次的來請。

吳凡不想在成親之日動怒殺人,最後擰著眉頭,來到了吳府上太後的房間。

剛推開門,燭火就被吹滅,吳凡就被**渴望的滾燙紅唇封住了口舌。

“吳王,今晚這是最後一次,請不要憐惜奴家。”

吳凡本就有些醉意,此時立刻全身血液沸騰,又似乎是在發泄在王家遭遇的憋屈,這一次他極儘全力,毫無保留。

太後被吳凡粗暴的摧殘的滿身傷痕,卻心滿意足,她看來隻有在和吳凡歡愉的時候,才能做回真正的女人。

而不是一個被捧在九天之上的太後。

一番心滿意足之後,吳凡起身冰冷的穿戴衣帽,臨走之際冷冷道:“太後,我已有家室,以後還是要保持距離為好。”

“是,吳王。”太後哽嚥著,一滴清淚落在鎏金鳳袍之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