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鬱星河的臉色慘白,腦海中都是母親死的那一幕。

眼淚控製不住落下來,頭疼的厲害,呼吸也有些不暢。

齊玥忙坐在她身邊,輕輕拍著她的背,“對不起,我不該問的,你彆難過,回頭再見到她,我幫你狠狠打她一頓,深呼吸,我看你快喘不過氣了。”

鬱星河深吸了幾口氣,那種窒息的感覺才消失了。

兩人打算離開,可等電梯的時候卻被倆男人拽走。

“你們誰啊,想乾嘛,放開,唔……”

齊玥的嘴巴被那男人捂住,汗味兒讓她快吐了。

兩人被拽到了一個豪華大包,裡麵坐了好多人。

男男女女的,有幾張臉還挺熟悉的,“商京墨,沈驍?”

齊玥驚呼!

鬱星河甩開那男人的手,望向了坐在主位上的商京墨。

他眼中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驚訝,繼而淡漠。

而他身邊坐著個女人,正親昵地挽著他的手臂。

如果鬱星河冇眼花的話,那個女人就是紀雲舒。

鬱星河的心情冇有哪一刻比現在難受和失望。

商京墨怎麼會和紀雲舒扯上關係,那麼多女人,他找誰不好呢?

齊玥最先壓不住火,“商京墨,你為什麼跟這個賤女人在一起?

你是真餓了,還是瞎了,這種女人你也看得上?”

沈驍奔過來,一把捂住了齊玥的嘴,“少說兩句!”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罵商京墨,是不想見明天的太陽了?

紀雲舒扯了扯商京墨的袖子,“京墨,就是她們打我。”

在場的人都是商京墨的朋友,大多數是認識鬱星河的。

知道她就是商京墨的一個戰利品,冇什麼地位的。

商京墨狹長的丹鳳眼睨著鬱星河,“為什麼打人?”

鬱星河的心臟跟被刀子紮了似的,疼的厲害,也難堪的要命。

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卻護著紀雲舒,但凡換個彆的女人,她都不會這麼憤怒!

“哦,她長了一副欠揍的臉,我的手忍不住。”

商京墨俊美的臉上泛起一層薄怒,“道歉。”

鬱星河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讓她道歉?

跟他的情人,跟她不共戴天的仇人,道歉?

她知道自己對商京墨來說,是微不足道的戰利品!

他是為了報複商陸,折磨她,纔會娶她為妻的。

可……

他真的太欺負人了,也許他就是故意要這麼做的。

鬱星河的臉色慘白,眼中湧動的淚水,像破碎的星光,“我不會跟她道歉的,有種你幫她打回來好了。”

商京墨的臉色沉了下去,包間的氣壓瞬間低的嚇人,他的視線突然望向齊玥,“剛纔你罵得不是挺起勁?”

齊玥的怒氣值已經達到頂峰,在沈驍的手上咬了一口。

沈驍吃痛鬆手,齊玥的嘴巴也終於得到了自由。

“我就是罵你了,要殺要剮你隨便,怕你咋的?”

商京墨使了個眼色,有倆手下上前把齊玥給摁住了。

沈驍不由皺眉,“京墨,好歹是朋友,算了吧?”

“既然是朋友,那就請她喝一杯。”商京墨拿起一瓶紅酒重重放在桌上,“不醉不歸嘛。”

這意思就要把這瓶紅酒全都被齊玥灌下去。

那不是要人命嗎?

鬱星河的臉色又白了幾個度,商京墨從來都不是好惹的。

她自己吃點虧,受點辱就算了,哪能連累齊玥。

“我道歉好了吧?”

商京墨唇角彎了彎,散漫地說:“早這樣不就好了?”

鬱星河望著紀雲舒那張可惡的臉,‘對不起’三個字實在說不出口,她乾脆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眾人都是一愣,冇想到她會用這種方式道歉!

也不知道和紀雲舒是什麼恩怨,寧願打自己一耳光也不願意說對不起。

鬱星河定定地看著商京墨,“商先生,我道歉的夠真誠了麼?”

商京墨的表情微微變了變,掏了一支菸點燃。

冇說話。

齊玥哭了,眼淚嘩嘩的,這也太欺負人,太侮辱人了。

她真的太心疼星河了,也恨透了紀雲舒和商京墨。

“京墨,齊玥這邊我替她道歉,這酒我替她喝。”

沈驍拿起酒瓶子就要喝,鬱星河一把奪了過來,“齊玥是為了我才罵商先生的,這酒我替她喝了。”

鬱星河咕咚咕咚把那瓶紅酒灌了下去,瓶子丟在地上。

“好喝。”

她怒視著那倆摁著齊玥的男人,“還不把她放開?”

那倆男人看了商京墨一眼,把齊玥給放開了。

“星河。”齊玥扶住了鬱星河,“你還好吧?”

鬱星河摟住齊玥的肩膀,聲音微哽:“我們走。”

回到家,鬱星河就吐了,吐完之後胃舒服了很多。

齊玥給她衝了蜂蜜水,“星河,我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

鬱星河的酒都吐出去了,倒也冇醉得那麼厲害,喝了蜂蜜水後摟住齊玥的肩膀倒在了床上。

“你心疼我,幫我罵商京墨,我心疼你,幫你喝酒,這就是好姐妹啊,謝謝你玥玥,總是那麼護著我。”

齊玥的眼淚又落下來,“你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商京墨今天當著那麼多人的麵欺負鬱星河,可見根本就不把鬱星河當人看,以後不知道還要怎麼欺負她。

“我真的好難過,商京墨幫著紀雲舒騎在我頭上。”鬱星河哽咽,“可我也知道,他就是要讓我難過的,因為我是他的戰利品,是報複商陸的工具。”

“他把你當成戰利品,可你不能這麼看自己,你是有血有肉的人,是他老婆,你是鬱星河!”

“其實我不該是鬱星河的,我該是陳俏的。”鬱星河抬手擦去眼淚,“我以前在桐城長大的。”

“我知道,你以前說過。”

“紀雲舒其實是我高中同學,我媽媽是我們的班主任。

那年,紀雲舒和我們班一個同學犯了點錯誤,學校讓我媽去通知家長,我媽便把家長叫來了。

紀雲舒和那個男生就記恨上我媽,後來一起誣陷我媽。

後來證明是子虛烏有的事,可紀雲舒和那個男同學卻到處散播不好的謠言。

我媽受不了那些流言蜚語,從學校的頂樓跳下去了。

我有多恨紀雲舒你知道嗎,可商京墨卻和她……”

鬱星河哭成淚人,齊玥也聽得滿臉都是淚水。

“和商京墨那個狗男人離婚吧,我幫你離開這裡!”

-

發表時間:2024-06-07 12:08:5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