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郭芙瞳孔縮小,看著這一幕瞬間急促的顫抖起來!

“娘!”

郭芙害怕的大喊一聲,朝門外跑了出去!

……

武俠萬界眾人徹底沉默了起來!

“宋缺:這姑娘太狠了!”

“郭靖:郭某教女無方,愧對楊兄弟!”

“張三豐:郭大俠無需愧疚,隨緣就好!”

“楊過:……”

“楊過:是我斷了胳膊,隨哪門的緣?哪家佛門能讓我隨緣,誰又敢讓我隨緣???”

“嶽不群:好大的口氣,佛門可不是隨意能招惹的!”

“楊過:佛門,那不就是弟弟嘛!”

“範閒:楊哥,你把黯然**掌傳我唄!”

“楊過:張嘴就要,不覺得冒昧嗎???”

“慶帝:範閒,你好像認識楊過?”

武俠萬界交流群裡,激烈的討論著天幕出現的畫麵,所有人都想在其中找到共同點,察覺出天幕因何出現!

……

天幕畫麵逐漸閃動!

郭芙拿著劍,慌不擇路的跑到了郭靖的房間內,一臉慌張道!

“爹!”

“娘!!”

郭靖和黃蓉看向郭芙一臉驚慌,劍上還染著血,急忙問道:“怎麼了!”

“你身上怎麼這麼多血啊!”

黃蓉快步上前,扶住了慌亂的郭芙,著急忙慌的圍著郭芙全身轉了一圈,發現冇有什麼傷口,於是鬆了一口氣!

“你拿把劍乾什麼?”

郭靖不明白郭芙這麼晚了,拿著把染血的劍乾什麼!

噹啷一聲!

聽聞郭靖的詢問,郭芙刹那間回過了神,看著手中的劍,彷彿紮手一般,掉落在地上!

“是楊過,他欺負我!”

“妹妹被他抱走了,我砍傷了他!”

郭芙慌裡慌張的解釋著,但越解釋越感覺十分蒼白無力離害,心裡頓時湧現出了害怕!

“什麼??”

郭靖聽聞郭芙把楊過給砍傷了,立刻氣沖沖的要抽郭芙!

黃蓉上前將暴怒的郭靖攔下,郭靖也顧不得其他,隻能快步走出房間,尋找著楊過,期望還有挽救的機會!

“你這丫頭,真是的…!”

黃蓉聽聞後,怒罵了一聲郭芙,隨後快步跟隨在郭靖身後,一起去往楊過的房間!

郭靖急忙跑到房間內,焦急的喊道:“過兒,過兒!”

“啊!!”

郭靖看著地上的血跡,不由的心慌起來,眼神逐漸冰冷起來,對著身後的郭芙嚴厲的問道!

“過兒呢?”

“他…他剛剛明明在的!”

郭芙看著嚴厲的爹爹,支支吾吾起來,聲音顫抖的回覆道!

“過兒本就中毒難愈,現在還砍傷了他!”

“你…”

郭靖氣急了,對著郭芙就要動手,黃蓉勸解道:“靖哥哥,現在要緊的是找到過兒!”

“對,受了這麼重的傷,應該不會走遠!”

“去找他!”

郭靖聽聞黃蓉的話語,自言自語說了一句,急忙跑出房間,沿著諸多道路去探查蹤跡!

黃蓉看了一眼郭芙,無奈的歎息一聲,跟著郭靖去尋找楊過了!

“嗚,嗚,嗚!”

郭芙蹲在角落裡哽嚥了起來,一股後悔的情緒湧上心頭,悲痛萬分!

……

武俠萬界眾人看著後悔不已的郭芙不由得暗罵了起來!

“太變態了,打一巴掌,就砍一隻手!”

“楊過用右手打的巴掌,有本事砍右手啊,砍左手算什麼本事!”

“我想知道一件事,楊過日後怎麼剪指甲啊!”

“郭芙被家裡給寵壞了!”

“他爹要不是郭靖,要死幾百回了!”

“當然楊過也有錯,一個挑釁一個真敢下死手!”

“郭靖也是深明大義,不庇護,錯了就是錯了!”

“黃蓉偏袒,每當郭靖要打的時候,就攔下了!”

“郭靖真是一身正氣啊!”

武俠萬界眾人對著郭芙徹底無語,傲嬌刁蠻任性,全部聚集在一身,諸天萬界徹底對這樣的姑娘害怕了,生怕哪一天遇到了,將自己的胳膊也斷掉!

……

慶餘年世界!

範閒看著程曉這一版的神鵰俠,爽膽都炸裂起來了,他也看過這一版!

正如天幕所說,俠氣,痞氣,傲氣,狂氣都演了出來,把楊過的狂演得淋漓儘致!

範閒看著天幕,不由的心生感歎了一句!

“兩個都太驕傲的人,是走不到一起的!”

“郭芙的傲,楊過的孤!”

“可惜了!”

範閒搖了搖頭,不再多想什麼,靜靜的等待下朝!

慶帝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範閒,冇有問什麼,反而對著朝臣說道:“諸位大臣,可否找到楊過?”

“這…”

大臣在朝堂底下支支吾吾起來,不敢作出沉默!

在範閒的目光下,一個二傻子走了出來!

“陛下,臣能找到楊過!”

郭寶坤自信的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朝著範閒挑釁的看了一眼,向慶帝獻言!

“住嘴!”

郭悠之急忙拉住自家的傻兒子,恐慌的對著慶帝說道:“陛下,我家兒子腦子不清楚!”

“他有病,他找不到!”

“請陛下賜罪!”

郭悠之拉著郭寶坤跪了下來,連忙請罪!

郭寶坤頓時感覺委屈至極,隻要自己能找到,範閒就會被我踩在腳下!

有錢什麼找不到,派出大量的人手就不信找不到!

慶帝揮了揮手:“算啦,小孩子嘛!”

……

神鵰世界!

絕情穀底,小龍女在穀底看著天幕,不由的心痛起來!

縱使自己已經知道楊過斷臂,但天幕再次重演了一遍,自己瞬間心痛了起來!

自己雖然身中情花毒,時日無多!

但此刻也顧不了那麼多,直接跳入海裡,向岸邊遊去,她什麼都不想了,現在隻想去到楊過的身邊,陪著他!

“過兒,等我!”

遊出湖麵的小龍女,冰冷的身體顫抖了起來,剛出水麵實在太冷,凍得都哆嗦了起來!

……

天幕繼續轉場!

楊過感覺大限將至,一路跌跌撞撞的來到了鐵槍廟,用指頭蘸著肩膀上的血,一字一句寫著血書…

“郭伯伯,請諒過兒的不辭而彆!”

“過兒自幼喪父,少年喪母!”

“父親死因,尚前不明!”

“果兒勵誌查明真相,欲報此仇!”

“可惜現在過兒身中劇毒,大限將至,想來報仇無望!”

-

發表時間:2024-06-05 22:30:5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