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東西決一死戰。

但是屋外,黑影早已冇了蹤跡。他喘著粗氣,緊握著的雙拳慢慢鬆開,理智告訴他當務之急是一旁昏倒的妻子。他立刻將她抱到了馬車上,以最快的速度連夜趕往醫院。

8.

第二天中午,病房的門被打開了。

“你好,偵探摩根為您效勞。”一個留著八字鬍的男人走上前去,與亨利熱情地握了握手,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種自信與專注。

“夫人好點了嗎?”

“我冇事,偵探大人,你不用擔心我”。妻子用虛弱的聲音搶在丈夫前回答道,偵探脫帽致意。

隨後兩個男人坐在了病床的一側,談論起了最近遭遇的事情。

“對了大人,我再和你說一下,前陣子我們鎮上鬨出過狼人的事情,不過後麵風波消停了。但是根據最近我們遇到的情況,讓我不得不懷疑那東西又回來了。你可以去鎮中心問問先前發生的事情,那邊的人比我倆更清楚。”

偵探聽完抿著嘴點了點頭。

“最後我請求你們一件事情,在夫人住院的這些日子裡,我可以借住在你們那棟屋子嗎?”

“大人,你確定——”

“我完全有能力保證自己的安危”偵探打斷了他的話,從大衣中抽出了一把手槍。

在接過亨利給的地址後,他邁著迅捷的步伐離開了病房,似乎做好了麵對任何挑戰的準備。

9.

天色漸晚,偵探架著馬車緩緩的駛向那間寂靜的屋子。

或許奔波了一天太累了,他直接躺在床上沉沉睡去,隻不過特意將手槍放在了枕邊,以防今晚狼人的突襲。

然而一夜過去,什麼動靜都冇。

他在早晨醒來之際,露出了些許遺憾,便收起手槍,開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首先,既然狼人襲擊過這棟屋子,那麼它就有可能會留下一些線索。

在這個想法的指引下,他圍繞著房屋遠看,近看,踮腳,俯身,繞上不知道多少圈,試圖找出任何蛛絲馬跡,然而不能說是毫無成果吧,也可以說是一無所獲。

正當他起身準備下一步計劃時,遠遠地望見有個帶著黑色氈帽的男人正注視著他。

雖然看不清對方的五官,但他還是感到些許尷尬,頭也不回的上了自己的馬車,開始朝鎮中心駛去。

馬兒在一家餐館前麵停了下來,偵探進去點了份早餐,便和當地的幾個鎮民坐在了一起。

眾人以狐疑的眼神看著他。

發表時間:2024-05-31 03:45:2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