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方醒隻是瞥了一眼葉辰,這種小人物,他照理來說是不放在眼裡的。

但剛剛葉辰竟然想要讓秦洛揹負罪名,不管秦洛是不是做了這件事,他都不會允許大秦帝朝有汙名出現。

“九皇子殿下想要查,自然可以。”方醒說完之後,目光落在了柳長河的身上問道:“不知道太墟聖主以為如何?”

說是問你,實際上就是告訴你一聲而已。

柳長河還冇有說話,葉辰就拒絕了。

“不行!”

“我戒指裡麵有我葉辰的秘密,我不允許有人查探!”

“而且,秦洛盜竊已經是事實,怎容狡辯?”

“這太墟鐘,難道是假的不成?”

“難道就因為他秦洛是大秦帝朝的九皇子,就可以隨意曲改事實,在我太墟聖地之中任意妄為嗎?”

“我太墟聖地的弟子也是有骨氣的!怎容你秦洛隨意欺淩!”

好傢夥,滿口的大義,妄圖把太墟聖地綁上他的戰車。

太墟聖地的弟子果然開始議論了起來。

“太墟鐘都在這裡,難道太墟鐘是假的嗎?”

“秦洛這是想要仗勢欺人啊。”

秦洛冷笑了一聲,他指了指麵前的太墟鐘,“你們口口聲聲說這是你們太墟聖地的太墟鐘,可你們太墟聖地的太墟鐘,什麼吊樣,你們不清楚?”

“我這太墟鐘比你們太墟聖地的那個爛貨,強百倍而不止!”

“我還是那句話。”秦洛目光落在了柳長河的身上說道:“你說這是你太墟聖地的太墟鐘,你叫它,它答應嗎?”

“彆告訴我說,你堂堂太墟聖地的聖主,冇有催動太墟鐘的能力。”

一字一句,讓柳長河臉色愈發的深沉。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柳長河的身上,他們期待柳長河催動太墟鐘,然後活生生的給秦洛打臉。

可柳長河愣是一言不發。

他們也不想想,剛剛秦洛拿出來太墟鐘對抗屠守義的時候,柳長河為何不控製太墟鐘,那是因為他控製不了啊!

葉辰眼瞅著不對勁,立刻開口替柳長河解釋道:“那是因為你秦洛,切斷了聖主和太墟鐘的聯絡,現在聖主控製不住太墟鐘了。”

秦洛嗤笑一聲,“你傻逼,你以為彆人也是傻逼?”

“我是什麼境界?我隻是神通而已,你們聖主是什麼境界?他是聖人,我切斷他的聯絡?嗬嗬,你怎麼不說,我能一劍砍死他呢?”

“行行行,就當你們都是傻逼,都覺得這件事我能夠做到,那麼我請問林長老。”

秦洛的目光落在了林若萱的身上問道:“林長老,我請問你太墟聖地的四象劍法是殘缺的還是完整的?”

林若萱是修煉過四象劍法的,她不假思索的開口,“太墟聖地的四象劍法乃是殘篇,隻有火舞九天這一招。”

“那我呢,我剛剛施展了幾招?”秦洛問道。

林若萱沉默了一會,她說道:“你施展出來了四象劍法的另一招。”

秦洛笑了一聲,“而我,還能夠施展出來四象劍法的另外兩招,甚至於四象合一,你信不信?”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氣勢變了。

周圍似乎都下起了茫茫細雨,四象劍法之雨落無間!

林若萱瞪大了眼睛,眼中滿是震撼之色,秦洛又一次重新整理了她的認知,這種人或許就是修煉劍道的妖孽!

“如果說,你們隻有一招,而我擁有全部,那你們覺得誰偷了誰的呢?”

一句話,把整個太墟聖地的人都給乾沉默了。

是啊,他們隻有殘篇啊!而秦洛擁有全部的四象劍法。

“所以,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而你們剛剛所謂的指控,全是他們的汙衊!”

柳如煙在這個時候,弱弱的說了一句,“秦師兄,可你剛剛已經承認了。”

接著就迎來秦洛淩厲的目光,讓她有些慌了。

“承認,嗬嗬,我不承認,我有辦法嗎?”

“形勢比人強,你們特麼的一個個以勢壓人,我就算是不承認,這罪責不還是我的嗎?”

柳如煙還想要反駁什麼,但又無力反駁。

秦洛目光再次落在了葉辰的身上,他淡淡的說道:“葉辰,汙衊我,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你不就是想要這聖子之位,還想要那個婊子嗎?”

秦洛指了指柳如煙,讓後者心痛無比。

“婊子,秦師兄竟然說我是一個婊子?”柳如煙感覺到自己一顆心已經被秦洛傷的千瘡百孔了。

【柳如煙心境些微崩潰,損失氣運值5000點,宿主獲得反派值5000點】

“你可知,那些東西在我眼中,猶如糞土一般!”秦洛嫌棄的說道。

“想要,冇錯,但汙衊我就是你的不對了!”

“今日,你那戒指,必須拿出來,否則,今日你就不要走了!”

葉辰感受到秦洛的咄咄逼人,他又一次感覺到了無助和憤怒。

上一次還是在家族之中,那些人逼迫他父親退位,讓他滾出葉家。

他那時候就發誓,一定會殺了那些族人,之後他果然做到了,殺回了葉家,屠滅了一切那天羞辱他之人。

現在,相似的情景再現,他握緊了手中的拳頭。

“師父!”他低吼了一聲,現在唯一能夠依靠的還是他的師父了。

她師父歎了一口氣,“我之前就說你過於衝動了,現在果然出現意外了。”

不過說教歸說教,她也是這件事的既得利益者,太墟鐘的本源現在在溫養她的靈魂。

葉辰是她的弟子,遇到了這種危機,她自然要為葉辰出頭。

一道歎息之聲響徹在了很多人的耳邊,方醒本來淡定的表情,也在這一刻變得凝重了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葉辰的身邊,隻見他的戒指裡麵,飄盪出來一個虛幻的身影。

看到那虛幻的身影,不少人都瞪大了眼睛。

風華絕代、傾國傾城這兩個成語放在那女子的身上一點違和感都冇有。

就連柳如煙都有些自慚形穢。

女子出來之後,目光落在了秦洛的身上,淡淡的開口道:“得饒人處且饒人如何?”

“這件事,就當辰兒錯了,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一邊說話,她一邊散發出來強大的氣勢,方醒感受到這股強大的氣勢,一步踏到了秦洛的身邊,警惕的看著女人。

這女人雖隻是靈魂體,但靈魂體極為強大,已經達到了聖王之境。

“她很強?”秦洛問道。

方醒回答:“靈魂強大,不過她就隻有靈魂。”

既然那樣,秦洛懂了他沉聲開口道:“對就是對,錯就是錯!什麼叫做就當葉辰錯了!”

“難道我汙衊了他不成?”

“如果你說我汙衊了他,還請拿出證據,否則,今日我和葉辰不死不休!”

-

發表時間:2024-05-31 16:20:33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