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諜非諜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似諜非諜

似諜非諜
似諜非諜

似諜非諜

中年老大哥
2024-06-25 20:16:54

還是陳剛,還是魂穿 不過,這次冇有金手指,也冇有救命的靈泉水 就是一個殺鬼子,殺漢奸,搶錢的故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第1章坐在桌旁,耐心擦槍的陳剛。

把手裡的槍布放在一邊後,伸手瞄了瞄手裡的槍。

心裡歎息著想到,自己穿越到這個時代已經一個月了。

可到現在為止,自己還不能融入這個時代,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冇錯,陳剛是一個穿越者。

作為一個21世紀,2019年的一個機械廠老闆,居然會在睡夢中魂穿到,民國時期1933年,一對潛伏在軍統的地下黨夫婦的兒子身上,名字也叫陳剛。

而且這個身體主人他爹,還是一個潛伏在軍統的地下黨。

就在陳剛剛剛穿越過來的前一天,這具身體的父母,因為破獲了一起日本間諜案,遭到日本特務的報複暗殺後犧牲了。

好吧,陳剛作為一個穿越者,和這對夫婦原本就冇什麼感情。

人家犧牲了,也就犧牲了吧,算不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可問題是,這具身體父母原來的戰友,找到了陳剛,他們希望陳剛能夠繼承他父母的遺誌,繼續充當他們的內線,潛伏在軍統裡。

冇錯,陳剛現在也在軍統任職,是軍統,不,現在叫特務處總務科財務組的一個財務人員,軍銜是少尉。

估計是陳剛他父母當初也是希望陳剛繼承他們的事業,和他們一樣當一個間諜的原因吧。

否則怎麼會有父母願意讓自己的兒子當特務呢,是不是。

可問題是,陳剛真的不是乾這個的材料啊。

作為一個現代人,他非常清楚。

自己是一個意誌薄弱的人,也是一個貪圖享受的人。

當地下黨,將來一但事情暴露,自己被捕後,肯定會是一個**。

因為他根本就冇有堅強的意誌,根本承受不了那些特務的嚴刑逼供。

這可怎麼好,陳剛心裡躊躇著。

當地下黨,自己是肯定冇本事乾的。

可問題是怎麼和那些地下黨說呢,自己說了以後,那些地下黨會怎麼對待自己呢。

唉,真是讓人頭痛啊。

把桌上的4把槍都擦乾淨後,放下手裡的搶,拿起彈夾,把子彈壓滿後插進去,然後裝上消音器。

冇錯,陳剛現在有4把槍。

除了1把是陳剛自己的配槍以外,剩下的3把,都是陳剛他那個便宜老爹留下的。

【他那個便宜老爹是行動隊長,所以,有兩把配槍。

】陳剛和他父親的3把配槍,都是軍統的標準配置,也就是勃朗寧手槍。

剩下的那把手槍,是去年德國剛剛纔出的20發彈夾的駁殼槍。

也就是後世電影上看到的20響。

這可是陳剛他老爹在抓了一個軍火販子後,貪冇下來的,子彈也有很多。

原本是準備送給地下黨的,可還冇來得及送出去,老爹就被日本特務乾掉了,現在這把槍也就落到陳剛的手裡,他可冇想過要拿去送人。

而是在陳剛穿越過來之後,就專門利用自己在原來那個時代的知識,自己做了幾個消音器。

不是陳剛想要乾什麼大事,而是陳剛知道。

在民國這樣一個亂世,自己手裡的武器越多,火力越強,自己的安全保障就越大。

把兩把勃朗寧插進自己腋下的槍套裡,這槍套也是陳剛定做的。

再拿起駁殼槍插在後腰,把幾個彈夾插進皮帶上的釦子裡。

至於說剩下的另一把槍嘛,就放在枕頭下。

事情處理完,差不多也到中午接頭的時間了,穿上外套,把一些菸灰撒在門前後,陳剛就離開自己的家,前往接頭地點。

冇辦法,這些都是在原來那個時代的電視上學來的。

畢竟,今天是要去和那個,被原來這具身體稱之為三叔的地下黨接頭,不小心不行。

好吧,陳剛本來是不想參合政治上的事情的。

可這個三叔不同。

這個三叔和陳剛他父親,是軍校裡的同學,當初三人結拜成兄弟。

老大在內戰中犧牲,**就是陳剛他父親,也剛剛去世。

現在就剩下這個三叔,還是陳剛他父親,在戰爭時期的救命恩人,陳剛也是見過的。

所以,陳剛今天纔不得不冒險前去和他見麵。

來到約定地點附近,陳剛就冇有再往前走了。

而是繞了一個圈,從巷子裡穿到約定茶樓斜對麵的一個酒樓,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後,點菜開始小酌。

冇辦法,陳剛這次穿越,並冇有得到金手指。

對於像他這樣的怕死鬼來說,冇有金手指,就等於生命冇有保障,他當然不敢冒險。

【好吧,其實是因為上一本書帶了金手指,後來就越寫越大,根本收不住,導致稽覈很難通過。

所以,這本書就不敢寫有金手指的書。

】坐在窗前,陳剛仔細觀察道路兩邊的情況,準備發現不對後,馬上開溜。

對於一個怕死鬼來說,他今天能夠來見這個三叔,就已經是勇氣可嘉了,根本就不要拿他和那些革命前輩相比,冇有可比性。

等他吃飽喝足的時候,纔看見三叔走過來。

陳剛仔細盯著三叔的背後,冇發現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在觀察了20分鐘之後,陳剛纔站起來結賬離開,走進對麵的茶樓。

“小剛,我還以為你今天不會來呢,怎麼樣,還順利吧。

”三叔很關心的問道。

陳剛在心裡撇撇嘴,如果你真的關心我,你就不應該來找我,更不應該拉我去乾這種掉腦袋的事情。

當然,表麵上他肯定不會這樣說。

而是笑著說:“三叔,你和我父親是結拜兄弟,你要見我,我怎麼會不來。

說吧,三叔,找我什麼事。

”“小剛,你父親的事情,我也很難過。

可不管怎麼樣,我們還得活下去才行。

報仇的事情,等將來去戰場上,讓日本鬼子血債血還。

小剛,你父親過去有冇有和你說過我們組織的事情,你是怎麼看的。

有冇有想過加入我們組織,為民族解放做一些事情。

”三叔心裡也是無奈,如果有可能,他真的不願意讓自己這個,隻有18歲的侄子冒這樣的風險。

可問題是,組織上多次派人,想要打入特務處,都冇能成功。

再加上陳剛他父親突然出事,讓組織上失去了在特務處內部的訊息來源。

這才讓他不得不在請示了市委主要領導後,跑來接觸陳剛。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