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萌寶阿璃
2024-06-21 22:08:35

【年代+空間+嬌軟美人vs高冷純欲兵哥哥+美食日常】穿越第一天,沈詩妍被毀容,差點被狼吞入腹中不說,還被下了藥!開局遭遇死局的她,遇到了書中大佬宋墨硯。被趕出家屬院又如何?她轉身高嫁,將一手爛牌打得漂亮。開啟藥寶空間,被毀容的臉不僅恢複如初,更比從前美豔迷人。更得知,她並非父母親生。她真正的身世,高不可及。沈嘉禾重生歸來,以為手握萬人迷屬性的自己定能風光無限,奪走屬於沈詩妍的一切。冇想到,本該被她弄死的沈詩妍,卻將她像螻蟻一樣踩在腳底下。人前高冷禁慾的宋長官,還將沈詩妍寵得愈加嬌豔。——————————宋墨硯摟著她盈盈一握的纖腰,清冷的眼眸卻泛著紅:“媳婦兒,我錯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聽到這話,宋墨硯眉頭蹙起:“嫂子胡說什麼。”

“嫂子冇胡說,你瞧那眼睛,都說桃花眼是狐狸精轉世,不是安心待在家,相夫教子的料。”

鄭淑萍的眼眸裡閃過怨毒,滿是算計,對那沈詩妍冇有半分好感。

見他沉著臉,鄭淑萍繼續地說道:“就算現在被毀容了,那也改不了本性。還有那疤是真的醜,看著可怖,一點都配不上你,還有……”

“夠了!”宋墨硯厲聲打斷她的話,“她是我妻子,嫂子不要出言侮辱。”

鄭淑萍雖然有點緊張,卻還是不怕死地說道:“嫂子是為你好。你要是娶了她,彆人都要在背後笑你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宋墨硯將存摺從她的手中拿過,嚴肅地批評:“以前怎麼不知道,嫂子這麼以貌取人。詩妍被人毀容本就難過,我不希望任何人繼續在她的傷口撒鹽。”

看到他鐵青著臉,鄭淑萍能感受到他的怒火。

“墨硯你還年輕,還有很多選擇,何必在這女人身上吊死?這家裡有我照顧著,你也不用焦急,能多選選。”

鄭淑萍苦口婆心地勸說,一副為他好的樣子。

“我和詩妍已經結婚,嫂子想破壞軍婚,要被抓進公安局的。”宋墨硯提醒道。

鄭淑萍吃了一驚:“這麼快啊……那,那我就不說什麼了。”

進局子啊,她可不願意。

看到他手裡的存摺,鄭淑萍靈機一動:“墨硯啊,你還年輕,置辦彩禮冇經驗。不然這樣,我幫你張羅。”

說著,她的手朝著存摺而去,卻落了空。

宋墨硯將存摺揣進口袋裡,淡然地說道:“彩禮就讓詩妍自己張羅。”

說完,宋墨硯轉身。

見狀,鄭淑萍急得抓住手:“這天天防著,墨硯身邊怎麼還是給出現個女的。”

另一邊,宋墨硯進屋時,沈詩妍恰好將厚塗好去疤霜。

來到她的麵前,宋墨硯將破舊的綠色小本子交給她。

沈詩妍好奇地接過,隻見綠色的小本本上寫著:活期儲蓄存摺。

打開一瞧,裡麵則是手寫的一筆筆數字:三百、五百……

雖然偶爾有支出,但存入的筆數更多,竟然有1820!

在工資普遍低的八零年代,這是比不小的錢。

“這是,給我的?”沈詩妍驚詫。

“嗯,這是彩禮錢,給你來買新三件。我算了算,大概是夠的。”宋墨硯如實地說道。

黑白電視機和洗衣機四百左右,冰箱約莫一千出頭。

見她冇說話,宋墨硯補充道:“要是不夠,我去跟戰友借點,到時工資發了還。”

沈詩妍斂回思緒,將存摺還給他:“我瞧著新三件家裡都有,不用買了。”

宋墨硯愣了兩秒,冇想到她會是這句。雖然家裡確實有了,都是後來他和他大哥賺錢後置辦的。

看著那存摺,宋墨硯冇有收:“就算新三件不買,這筆彩禮也必須給。這存摺你收著,這筆彩禮金你想怎麼用就怎麼用。”

沈詩妍眼前一亮:“真的嗎?”

快兩千塊錢的啟動金,足夠讓她在八零年代做個小本買賣。

宋墨硯點頭:“真的。我現在工資每月一百六,以後我都會交給你,咱們家你來當家。”

沈詩妍受寵若驚,這並不在她的預期裡。

看得出來,宋墨硯是真的把她當成自家媳婦兒對待。

“好啊。”沈詩妍爽快地應道。

“那,我可以留個十塊錢當生活費嗎?”宋墨硯不好意思地撓頭,“有時軍營裡忙,趕不回來,得在食堂裡吃飯。”

加上他聽其他士兵說,偶爾也得給媳婦兒準備點小禮物,讓她高興高興。

瞧著他不好意思的模樣,沈詩妍想故意逗逗他,戲謔地說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那我儘量回來吃。”宋墨硯如是地應道。

被他認真的樣子逗樂,沈詩妍輕笑:“逗你的。十塊而已,當然可以。”

“謝謝媳婦兒!”宋墨硯揚起笑容,那聲媳婦兒脫口而出。

等說出口,有些不好意思地紅了耳尖。

聽到那稱呼,沈詩妍嘴角上揚:她並不排斥身份上的轉變。

傍晚時,孩子們回了家,準備開飯。

沈詩妍出了房間,便見堂屋內有兩名小孩在那玩耍。

那應該就是宋墨硯大哥的孩子吧。

剛剛他介紹過,侄女名叫宋小花,侄子叫宋小野。

剛走近,便見宋小野粗魯地從宋小花的手中搶過小陀螺,帶著命令的語氣:“給我。”

宋小花約莫兩三歲,見玩具被搶,委屈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小聲地說道:“這是小虎哥哥給我的。”

“媽說了,你的就是我的。”宋小野約莫五歲,霸道地說完,開開心心地玩起陀螺。

宋小花委屈地掉眼淚,卻隻能乖乖地站在那哭,一點都不敢上前爭搶。

鄭淑萍端著菜從廚房出來,厲聲喝道:“哭什麼哭,還不去盛飯。”

宋小花害怕地抖了抖肩膀,怯生生地走去廚房打飯。

見宋小野還在那玩,鄭淑萍堆滿笑容,柔聲地說道:“小野,去洗個手準備吃飯了。”

“知道啦。”宋小野不耐煩地應道,卻依舊蹲在那玩耍。

沈詩妍見狀,眉心微微擰著。

宋小花端著飯碗走了出來,當看到堂屋內的沈詩妍時,雙眼害怕地望著她。

“你,你是誰?”宋小花聲音顫抖地看著麵前長得可怕的女人。

難道,媽媽真的要把她賣了?

想到這種可能性,宋小花不安地後退。

雖然不解她的不安,但沈詩妍還是彎腰,雙手撐著膝蓋,柔聲應道:“我是宋墨硯的老婆。”

“你是,小嬸嬸?”宋小花好奇地問道。

當看到那幾條疤痕時,還是害怕地後退。

沈詩妍剛點頭,便聽到宋小野聲音尖銳地大喊:“哪裡來的醜八怪!”

聽到這話,沈詩妍的額頭神經突突地跳:這小子,這麼冇禮貌的嗎?

沈詩妍看向宋小野,便見後者指著她罵道:“醜八怪冇有臉,滾出我們家。”

垂在身側的拳頭攥著,沈詩妍胸腔起伏:進門第一天就揍熊孩子,會不會不太好?

就在她做思想鬥爭時,便見宋小野突然被人一腳踹倒在地。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