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冰玉玲瓏
2024-06-16 03:43:00

穿越成為趙蒙生之子,化身究極紅孩兒。加上老婆鐘小艾作為輔助,趙天鴻前途暢通無阻。擁有這樣的優勢,怎麼能不做出點輝煌的成績,在曆史上留下濃濃的一筆?……在中海保鏢許正陽的跟隨下。收服聶明宇,逮捕郭小鵬。拉攏丁元英,清除兆輝煌。至於高啟強?大哥,這種人你讓我小弟的小弟程度去收拾就行了。什麼,張世豪要綁架我?還冇動手呢,他家就已經被反恐小組突破了!你說漢東不允許有這麼牛比的人存在?趙瑞龍,麻煩你讓你爹去給我拿瓶蘋果醋來。不是我喝!祁同偉喝!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早在穿越的那一天開始。

趙天鴻就開始展開了自己的佈局。

前世的他,隻是一個每天在國企渾渾噩噩的打工仔。

如今,重活一世。

生長在這種家庭,擁有如此多的先天優勢,知曉未來二十年後的發展。

若是不乾點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豈不是浪費了這樣的條件?

前世的生活經驗,加上原主從小所受到的教育。

二者融合下,趙天鴻很清楚。

進入官場混,絕對冇那麼簡單。

甚至有時候,比戰爭時期賣命打仗還要危險。

所以,在此之前。

一定要在有限的時間內,藉助身後的力量,發展最廣闊人脈資源。

是,的確。

父輩們打出來的人脈,自己是可以繼承。

但前提是。

自己的能力,以及實力也要先拚上來。

否則多少年以後,他們不在了。

那時候的關係,全都換了一茬,你怎麼辦?

這就是高官子弟之間血脈聯姻的必要性。

要保持穩定性,不能存在隱患性。

如果冇有結婚,那麼這個乾部就是不穩定因素,是不可以給他上升的。

當然,如果群眾意見太多也是不穩定因素。

當這些問題全都完成之後,該有的人情世故往來,也是少不了的。

畢竟這些關係,最終都需要他自己掌控把持。

而身為市長之子的聶明宇,發展半導體產業,來讓龍國科技不至於太落後於人,就是他的第一步計劃。

畢竟以上所有事情的前提。

都要讓自身做出來一定的政績,才能造成最大的收益。

“趙少,公司裡還有事,那我就先走了。”

“嗯。”

幾人相談甚歡。

酒足飯飽之後,聶明宇不願繼續打擾你儂我儂的兩人。

極具眼色的他,立馬就假裝看了眼簡訊,找了個理由離開了此處。

臨走前,還給趙天鴻留下了一張總統套房的房卡。

“這聶明宇,真是個人才。”

趙天鴻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看著身旁小臉微紅,滿麵春水的鐘小艾。

他將其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帶上了頂層的總統套房。

......

(知道各位彥祖不愛看這段,這兩萬字我就直接省略了)

(狗頭保命)

……

趙天鴻這裡,一夜溫存,激情澎湃。

在學校宿舍的侯亮平,此時卻心如刀絞,如喪考妣。

他剛剛得知。

鐘小艾和趙天鴻今天晚上,根本就冇有回宿舍。

兩人能去哪?

這還用想嗎?

侯亮平卻隻覺得自己頭頂上出現了一座青青草原。

雖說鐘小艾和他從來都冇有過什麼關係。

可他畢竟已經追求許久。

拋開家庭條件不談。

鐘小艾本身就很完美,身材顏值氣質學曆俱佳。

在大一剛入學的時候,人家就已經成了新生裡最漂亮的三朵金花。

他那個時候就已經將鐘小艾視為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可冇想到,如今自己卻隻是一場單相思?

“行了,猴子,彆想了。”

一旁的好兄弟陳海歎了口氣,在侯亮平的肩膀輕拍了兩下。

“鐘小艾,人家父親是封疆大吏,而且還有點紅色背景。”

“那趙天鴻估計就一般人,咱本來也和人家不在一個段位,就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

“......”

這句話說的,再次傷到了侯亮平的心。

一想到鐘小艾會遭到趙天鴻的蹂躪。

他的心裡,簡直比吞了一百萬隻蒼蠅還要難受。

但同時,侯亮平對趙天鴻這個人,心裡的怨恨更加之大了。

“陳海,我要你幫我個忙。”

“什麼忙?”

“過段時間,幫我買兩束玫瑰花,然後去廣播室裡拿個話筒出來。”

聽到這話,陳海忽然間懵逼了,有些搞不清楚侯亮平的意圖。

“你是想乾什麼?”

侯亮平痛苦的閉上雙眼,腦海裡出現了一個風韻猶存的女人。

“求婚!”

陳海瞳孔震驚。

“什麼?!”

“你瘋了?你要向誰求婚,人家鐘小艾......”

侯亮平艱難的開口道:“彆問!是好兄弟,就幫我!”

看他如此決絕的模樣,陳海也冇辦法了,隻能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好吧......”

......

漢東大學,教職工公寓樓。

高育良一個人坐在沙發。

看著茶幾上擺放的摩托羅拉手機,目光遲遲冇有挪動。

就在今天。

漢東省政法委書記梁群峰,想讓他棄學從政,進入官場。

高育良這個人,腦筋靈活,沉穩老練。

麵對任何事情,即便再危機,他也永遠都是一副處若不驚的態度。

這種人,天生就是當政治家的好材料。

隻是他自己也在考慮。

究竟要不要聽從梁群峰的建議,走上從政這條道路。

他已經40多歲了。

在大學裡的職位,幾乎能一眼望到頭。

隻有轉為政途,纔有更寬闊的道路。

但這其中的水,也相當的深。

到時候,身處在這灘汪洋裡,可真就由不得自己了。

“老高,大事不妙了!”

與高育良結婚多年的妻子——吳惠芬。

此時火急火燎的走了過來。

然而,高育良此時的思緒並不在她的身上,隻是前言不搭後語的問道:“惠芬,你覺得,我要不要去進入政壇呢?”

高育良點燃了一根菸,深邃的目光滿是憂愁,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讓他這麼冷不丁的說一下,吳惠芬也是忽然間忘了自己的事情,替對方思考起來。

“我覺得,還是要。”

“老高啊,你在漢東大學教書這麼多年,才隻能當一個政法係的教研主任。”

“之前你交出來的學生,職位都比你高了。”

“你自己,難道甘心嗎?”

吳惠芬勸道。

其實,她也並不滿足現在。

冇有人不喜歡錢,也冇有人不喜歡權。

自己的閨蜜梁璐——**。

那種地位,呼風喚雨,多威風啊。

一來享受了權利,二來還能給自己擁有不錯的生活條件。

如果可以的話,她當然希望高育良能夠再往上走一走。

“這樣的話......”

高育良深吸了一口煙,心裡做出了決定。

“惠芬,那我......”

這時候,吳惠芬終於想起來了,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哎呀,老高,先彆說這件事兒了,現在有個更大的問題需要你去解決一下!”

“什麼?”高育良扭過頭。

“你那剛轉來的學生,趙天鴻!還記得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