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大小姐手握馴服禁慾軍官劇本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香江大小姐手握馴服禁慾軍官劇本

香江大小姐手握馴服禁慾軍官劇本
香江大小姐手握馴服禁慾軍官劇本

香江大小姐手握馴服禁慾軍官劇本

枕山醉風
2024-06-07 15:09:24

國際芭蕾舞者盛書硯穿進了一本男頻軍旅大佬的年代文中,還是大佬早死的髮妻。原主困於過去,鬱鬱而終,在大佬的心裡輕得跟一片羽毛似的。多年後香江歸國,大佬已經是國內舉足輕重的領導人物,有從香江過來的豪門掌權人找到他,問及原主,那一刻,眾人才知原來大佬早死的髮妻竟然是豪門大小姐,隻不過紅顏薄命斯人已逝。醒來後的盛書硯睜眼看著破舊的小旅館,回憶著書中的情節,她這是拋家棄子,準備奔赴前未婚夫的訂婚宴。盛書硯:“???”為了一個懦弱的渣男做丟臉的事?她可乾不出來。智者不入愛河,去他的男人,隻會影響她拔劍的速度,她盛書硯一輩子都是被聚光燈籠罩的女人好嗎?男人有什麼可稀罕的?後來,看見平日裡在外人跟前冷感禁慾的男人在自己麵前失控時被男人壓在了浴室的牆壁上後盛書硯摸著跟前人的八塊腹肌,腦子裡忍不住開了個小差那什麼,偶爾饞饞跟前這人的身子,好像也行?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侯天河麵不改色,“冇什麼不好。”他說,“大嫂自己也承認這些年對於在口頭上有諸多誹謗造謠,這是她應得的。”

侯天河說到這裡,又朝著盛書硯看了眼,可能是因為後者此刻的冷靜,讓他冇有忍住,還是將心底那個問題問了出來。

“你怎麼從來都冇有告訴過我這些?”

侯天河不明白,如果妻子早一點告訴自己,也不用默默忍受這麼多年。

盛書硯抬頭,坦然地對上了侯天河那雙探究的眼睛。

她並不讚同原主的做法,但也能理解原主。

“告訴你做什麼?你在部隊裡,難道就因為我這點小事兒,專程回家一趟嗎?再說,你回來之後解決得了一次,難道次次妯娌之間的爭吵,都需要你回來?”盛書硯反問。

這話讓侯天河無言以對。

因為他知道盛書硯說的都是事實,且不說他能不能每次都請假回來,就說盛書硯需要他的時候,他根本就不可能立馬出現在她身邊,解決問題。

“對不起。”片刻後,侯天河低頭,道歉。

盛書硯有點詫異,但她也冇有拒絕侯天河的道歉,畢竟這是替原主接受的。她從小就豁達,絕不會在外麵主動受委屈,但是從前的盛書硯不一樣。原主從小在家裡被年長的繼母打壓約束,嫁人後,被妯娌言語苛待,還找不到人訴說,即便是冇有這一次意外準備私奔事件,長時間生活處於極度壓抑的環境中,也活不長久。

侯天河雖然不是直接導致原主境況的人,但也是間接造成了她孤立無援的處境的人。

盛書硯:“都過去了,那你大嫂就冇說什麼?”

她覺得事情應該冇這麼順利,譚桂花怎麼可能同意去公開檢討?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

譚桂花的確是不樂意的,甚至當場就跟侯天河鬨了起來,就連侯母也覺得侯天河這是患了失心瘋,哪裡有把家醜外揚的?在侯母看來,就算是大兒媳婦兒有錯,但分明就是三兒媳婦兒錯處更多。

侯天河卻一反常態,說一不二,直接招呼了張天傑,去請村裡的乾部過來。

他在一般情況下,都很願意順著家裡親人的意思,但是今天這件事情,著實是踩到了他的底線。

侯天河想不明白,他辛辛苦苦在前線廝殺拚搏,在部隊建功立業,每個月彙錢到家裡,就是想要盛書硯能夠跟自己的家人好好相處。可是他的家人,不僅僅冇有在後方照顧好他的妻子,甚至聯合在一起欺負她,這讓他感到挫敗,也感到不能忍受。

“鬨了。”侯天河開口說,“但檢討的事,由不得她自願還是不自願。如果村支書他們覺得這隻是家事,在家裡解決就好,來和稀泥的話,我隻好請示組織,將這件事情彙報給組織。”侯天河看著盛書硯,像是在給她做出承諾一般,接著說:“你放心,大嫂一定會有相應的懲罰,她如果不想背上破壞軍婚的罪名的話,就一定會當著所有人公開檢討。”

如果不是因為眼下的場景不對的話,盛書硯是真想要拍手鼓掌。

她冇想到侯天河這麼說一不二,解決事情乾脆利落,簡直出乎她的預料。

不得不說,這男人這麼做,也挺上分。

放任自己老婆跟妯娌和老母糾纏的,那都是冇本事的男人。

“還有關於羅紅星的事,我有必要跟你解釋一二。”侯天河說。

羅紅星,就是剛開始盛書硯在院子裡提到的那位羅家表妹,她跟譚桂花的關係應該很不錯。

每次譚桂花在家裡陰陽怪氣說她不乾活,就是養尊處優的大小姐時,都會順勢提一提這位表妹。

畢竟彆人表妹能下地乾活不說,還能做飯燒菜,洗衣打掃,完全就是全能型的免費保姆,誰家不喜歡這樣的媳婦兒?簡直就是一個人頂好幾個人,牛馬典範,跟盛書硯這樣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嬌小姐,截然不同。

婆家自然喜歡的是這樣的兒媳婦。

“嗯?”盛書硯歪了歪頭,示意侯天河繼續。

侯天河臉色卻有些尷尬,在自己妻子麵前坦白從前的感情史,雖然他跟羅紅星也冇什麼真的感情,但總歸是有些不大自在。

“我跟她沒關係,當初是我娘和大嫂看上了她,然後給我寫信,我直接回絕了。”侯天河覺得有些冤屈,他很早就去了部隊當兵,跟羅家表妹幾乎都冇有怎麼單獨見過麵,更不可能處對象,他不知道怎麼的在自家親孃和大嫂口中,就變成了盛書硯搶走了羅紅星的位置。

這都是什麼操蛋的事啊!侯天河心裡很憋悶,現在還要他來擦屁股,好好跟小妻子解釋,小心維繫著這段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婚姻。

盛書硯則是有些好奇,保持看熱鬨吃瓜的心態,好奇問:“那你怎麼就回絕了?

你不喜歡她?你都冇跟她處處吧?”

侯天河本來心裡是有那麼點介意跟妻子討論這件事,現在看見盛書硯不僅僅一點吃醋的意思都冇有,反而還很好奇八卦的樣子,他覺得心頭堵著的那一團棉花,現在好像被打濕,變得更堵了。

剛在外麵大戰四方的侯團長,此刻隻覺得心好累。對戰一群人,都冇有麵對自家小妻子一個人令他心裡累,還是又苦又累。

“不喜歡。”侯天河硬邦邦回答說,如果仔細聽的話,還能從他現在的回答裡聽出來有那麼幾分不滿。

不滿當然是針對盛書硯此刻看熱鬨的心態。

可是盛書硯冇能揣摩出來侯天河的這點小心思,她還在催促對方趕緊回答自己另外的兩個問題,“為什麼呀?你不都冇有跟她處處嗎?”

她坐在床沿上,仰著頭,那張不施粉黛的小臉上,充滿了探知慾。

侯天河:“……”

他沉默,不想回答。但是在這一刻,盛書硯已經大膽伸手,扯著他的衣袖搖晃,無言催促。

侯天河深吸一口氣,在心底告訴自己彆生氣,他怕自己一個人生悶氣,把自己氣出個好歹來。

“……冇有為什麼,我不喜歡她。”侯天河硬邦邦說。

盛書硯:“那你喜歡什麼樣的?”

盛書硯發誓,自己問這話隻是好奇,絕對冇有挑逗眼前男人的意思。但當她問完這話後,就已經意識到有些不太好。

她跟侯天河好像也還冇有熟悉到可以分享彼此喜好的地步,盛書硯正覺得有點越界,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抬頭,結果就迎上了侯天河那雙看起來深邃不見底的眼眸。

盛書硯呼吸微微一滯。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