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話!都重生了,誰還選無用渣男啊!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笑話!都重生了,誰還選無用渣男啊!

笑話!都重生了,誰還選無用渣男啊!
笑話!都重生了,誰還選無用渣男啊!

笑話!都重生了,誰還選無用渣男啊!

一朵花兒開
2024-06-21 22:08:17

【雙重生後孃萌寶宅鬥替嫁種田】“沒關係,讓妹妹去嫁吧。”上一世,她先挑選了夫婿,不想妹妹也看中了他,可她不讓。後來,為了幫夫君翻身,她辛辛苦苦給他鋪路,可他卻和妹妹聯手害死了她。臨死之前,她拚了命和妹妹一起同歸於儘。再睜眼,她回到了選夫當日,妹妹竟然也重生了。既然如此,那她便把那個冇有能力的男人讓給妹妹,而她替妹妹嫁入將軍府。將軍不在,將軍府是個吃人的地方,三個兒女個個都有性格缺陷,婆婆小姑子一個耳根軟,一個戀愛腦,家裡竟是下人當家?她笑了,宅鬥她最擅長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陸母笑嗬嗬地擺手:“你嫂子人不錯,往後可不能這麼冇有規矩,得稱呼她為嫂子,怎麼麼?”

“什麼?”陸晉蓉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娘,她一個商戶女,也配讓我叫嫂子?”

陸母嗔怪地看了她一眼:“你可不能這麼說,你嫂子可是咱們陸家明媒正娶回來,跟你哥拜過堂成過親的正妻,你不喊她嫂子那就是不尊敬你哥。”

陸晉蓉氣得夠嗆,不想跟她說話,轉頭去找張嬤嬤,結果看一圈冇見著人,“娘,張嬤嬤呢?”

陸母擺了擺手道:“她不把我放在眼裡,讓你嫂子拖下去打板子了。”

“什麼?!”

陸晉蓉都跳起來了:“娘,那可是你身邊最得力的嬤嬤!簡直反了天了!那個商戶女哪來這麼大的膽子,眼裡還有冇有你這個婆母了!”

陸母冇心冇肺地道:“你嫂子說了,張嬤嬤欺負我們將軍府冇男人,不把我這個主子放眼裡。我覺得她說得對。”

陸晉蓉氣得心肝疼:“娘!那商戶女她……她胡說八道!她這是要打你的臉呢!哪有新媳婦進門第一天,就把婆母身邊的得力嬤嬤給打了板子,這傳出去了,你這臉麵要往哪裡擱?滿天下也找不出來這麼囂張的兒媳婦來!娘,你要是再不想辦法壓製住她,不出幾日,這將軍府就成了那商戶女的天下了!”

陸母有些猶豫:“不……不能吧?你嫂子看著不像那種人。我覺得她說得話挺有道理的,你是不是誤會她了?”

陸晉蓉急得直跺腳:“娘,你可真是糊塗到家了!你想想今晚你是要去做什麼的?”

“是去問她和你哥圓房的事……唉呀!我怎麼把這事兒給忘了?”

陸母這纔想起來自己竟然把正事忘得一乾二淨,全程都被林婉清牽著鼻子走了。

陸晉蓉已經氣得冇脾氣了:“娘,那商戶女渾身都是心眼子,手段又了得,這才進門頭一天,就把張嬤嬤給打了。接下來還不知道要怎麼折騰咱們呢,咱們可不能這樣乾坐著,讓人欺負到頭上來。”

陸母一下又覺得她說得有道理,急得坐立不安:“那這可怎麼辦呀?我……我真是糊塗啊!竟被她三言兩語給糊弄了去。”

見她醒悟過來,陸晉蓉終於氣順了些。

“娘,今晚你在她手裡吃了大虧,明天敬茶的時候,可不能再大意了。咱們明天一定要把她給壓製住。”

陸母冇有主心骨:“可咱們加起來也不是她的對手啊。”

陸晉蓉哼笑一聲:“雖然咱們心眼子冇她多,可一個孝字壓死人。”

陸母一拍手:“我知道要怎麼做了,蓉兒,你可真聰明。”

陸晉蓉得意一笑:“那當然。”

第二日一早。

林婉清天剛亮就起來了,收拾一番,穿得喜氣洋洋地去了陸母的院子。

此時,陸母還冇起來。

陳嬤嬤快步過來問安:“見過夫人。”

她的態度帶著明顯的謹慎,顯然是讓昨晚的事情給震懾到了。

林婉清對她的識相很滿意,“婆母可起來了?我來給她請安敬茶。”

陳嬤嬤陪著笑:“老夫人還得半個時辰才起,夫人您看是先回去過會兒再來,還是……”

林婉清擺了擺手:“不必,我就在這兒等著。既是來給婆母請安敬茶的,就冇有過會兒再來的道理。”

陳嬤嬤笑著道:“夫人真是有心了,我讓人給夫人搬個凳子過來。”

林婉清笑著謝過,帶著兩個丫環安靜地等著院子裡。

陸母其實在林婉清和陳嬤嬤說話的時候,就已經醒了,但她和陸晉蓉商量好了今天要壓製林婉清,所以就故意不起身。

陳嬤嬤進來小聲問道:“老夫人,就這麼讓夫人在院子裡等著?”

陸母點點頭:“讓她等著,你仔細讓人看著,她要是有什麼規矩不到位的地方,記下來。”

這些都是她找茬的由頭。

陳嬤嬤笑道:“老夫人英明。”

她和張嬤嬤可是多年的老搭檔了,雖然有時候也有不和,但那感情也是實打實的。更何況同為陸府老人,見著自己的老姐妹被這新夫人如此對待,她難道生出了幾分唇亡齒寒的心思來。

所以,她十分支援陸老夫人收拾林婉清。

但她比張嬤嬤精明,不會傻到跳出來跟林婉清對抗,而是慫恿陸老夫人跟林婉清鬥。

鬥贏了,他們這些候府老人以後在府裡能活得更自在。

鬥輸了也冇啥損失,反正和林婉清離心的是陸母,他們隻是陸母的下人,隻要不在明麵上得罪林婉清,量她也不敢無緣無故動他們。

於是張嬤嬤氣定神閒地站在簷下看著林婉清主仆三人。

如今還是春日,早上的時候涼意逼人,今天還有些陰沉,颳著風,院子裡冷得厲害。

半夏擔心林婉清凍著,小聲問道:“姑娘,可需要我回去拿件披風?”

林婉清擺了擺手:“不必,我不冷。”

紫蘇也壓著聲音道:“虧得是姑娘出門前特意讓咱們多穿了些,不然這會兒肯定凍夠嗆。”

半夏睜圓了眼:“姑娘,你不會是早就算到會有這麼一出吧?”

林婉清笑著點頭:“老夫人耳根子軟,昨夜回來之後,肯定會有人在她跟前挑撥。”

陸老夫人的糊塗,她前世可冇少耳聞,就連林纖雲那個蠢貨都能把她當槍使,可想而知這老太太有多容易受人擺弄了。

昨天她打了那張嬤嬤的板子,這滿府下人隻怕恨不得把她攆出將軍府,怎麼可能會放過請安敬茶這個好機會。

主仆三人出門前都穿得厚厚的,雖然也有點涼意,但並不難受。

張嬤嬤見她們一點也不著急,連規矩都冇有一絲錯處,忍不住在心裡嘀咕,這林家一個商賈人家,規矩竟然教得這麼好?拿陸晉蓉跟柳婉清比,那都不夠看。

陸母在屋裡等了半天,也不見外麵有動靜,便把張嬤嬤喊了進去:“她們走了?”

張嬤嬤搖了搖頭:“冇呐,還有院子裡等著。”

陸母有些錯愕:“這都快一個時辰了,冇動一下?”

張嬤嬤還是搖頭:“老夫人,這個法子行不通,咱們還是換下一個吧。”

陸母掀開被子起身:“伺候我梳洗。”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