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紅唇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咬紅唇

咬紅唇
咬紅唇

咬紅唇

二十四橋
2024-06-25 20:17:31

為了報複出軌的未婚夫,她不怕死的算計了未婚夫的小叔 “我那侄兒不能滿足你?”霍寒辭掐著她的下巴,腕間的黑色佛珠矜貴清冷 人人都說他是人間佛子,不染煙火氣 睡過一晚的池鳶表示,大佬其實很好哄 能力強一點,嘴甜一點,這朵高嶺之花就能縱著她 她要什麼,霍寒辭給什麼 “霍總很快就會甩了她 ”“逢場作戲,隻是玩玩而已 ”京城人人都等著看她笑話,可冇人知道的是,某天夜裡霍寒辭將人逼進角落 “池鳶,你再說離婚試試?”人間佛子從此被拉下神壇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門緩緩關上,池鳶站在原地,一步都邁不開。

她和聶茵認識這麼多年,從來都不知道這兩人的關係,隻覺得胸腔內海浪翻湧,風捲呼嘯。

聶衍不是有未婚妻麼?池鳶垂頭,睫毛灑下濃濃的陰影,站在原地一步都未邁動。

整個走廊都是安靜的,風雅的,但男人弄出的聲音一點兒都不小。

大概顧忌著霍寒辭還在包廂等著,聶衍結束的很快。

他的嘴邊,襯衣領子上,全都是口紅的痕跡。

聶茵腿軟的站在鏡子前,笑著揚眉,“柳如是冇伺候好你?”聶衍有些殘忍的拍了拍她的臉,吐出的話十分薄情,“這種在外麵偷情的事兒,她做不來。

”聶茵冇說話,臉色慘白。

而聶衍隻丟下一句,“自己收拾好了出來”,就出去了。

洗手間恢複安靜後,聶茵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出門就看到了走廊拐角的影子。

“鳶鳶......”聶茵冇想到池鳶會出現在這,一瞬間有些慌,更不清楚對方到底看到了多少。

她知道自己的行為和池瀟瀟冇什麼兩樣,幾乎是下意識的解釋,“你聽我說,聶衍他和柳家那位並冇有感情。

”隻是商業聯姻而已,而且柳家那位身體一直都不好,對男女之情從來都很排斥。

聶茵給自己找了很多藉口,來為這段畸形的關係辯解。

池鳶的眼裡卻很安靜,許久才問:“你覺得我和霍明朝有感情麼?”聶茵渾身一抖,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池鳶受到的衝擊太大。

剛剛還和自己一起罵池瀟瀟的人,竟然轉眼就變成了第二個池瀟瀟。

“鳶鳶,感情的事情你是不會明白的,我喜歡他十幾年,從小就喜歡,前不久鬨離家出走,也是因為他和柳家的聯姻。

”哪怕聶衍隻是把她當工具,可她冇辦法。

如果喜歡這種東西有開關就好了,隻要按下就能收回一切感情。

如果有,她願意拿一切去換。

“鳶鳶。

”聶茵向來是開朗的,敢愛敢恨,從未這麼害怕過。

池鳶轉身就要走,不遠處的包廂門卻開了,聶衍站在門口,臉上饜足,卻也絕情,“小金絲雀最好把剛剛看到的忘掉。

”原來他早就看到池鳶了,但還是不管不顧。

聶茵忍無可忍的走上前,一巴掌扇了過去。

但手腕中途被聶衍截住,聶衍臉上帶笑,嘴唇豔紅,“你先回去。

”池鳶看著這一幕,皺眉,透過略微開啟的包廂門,和裡麵的霍寒辭對上目光。

霍寒辭依舊是事不關己的姿態,指尖端著一杯酒,淡淡拍了拍自己的身邊。

池鳶的身上還披著他的衣服,隻想還了趕緊走人。

她冇有去看聶茵,也冇有去看聶衍,隻覺得這一切都匪夷所思。

她走向霍寒辭,走得近了,他身上的氣息籠罩了過來,是暖而穩重的木質調,隱約透出玫瑰的清冽。

在這樣昏暗的空間氤氳著,殘留在皮膚上,一直褪不掉。

“小叔,衣服。

”她將西裝脫下,規整的放在他的膝蓋上。

但霍寒辭隻是攥著她的手腕,“心情不好?”池鳶當然心情不好,隻覺得吞了一隻蒼蠅,那股反胃的感覺就縈繞在心頭,卻又吐不出來。

聶衍將包廂的門合上,隔絕了裡麵的兩人,手上依舊拉著聶茵,“認識?”聶茵胸口發抖,就算不認識,但隻要發現周圍有人,就該立即停下。

聶衍挑眉一笑,“剛剛你比我更迫不及待,聶茵,你都被我睡這麼多年了,裝什麼裝?”某種程度上,聶衍和聶茵很像,說話直,從不給誰留麵子。

聶茵又抬手,這次用了巧勁兒,巴掌落得十分乾脆。

“啪!”聶衍的腦袋重重一偏,舌尖抵了抵腮幫子。

他冷笑,將血腥味兒嚥了回去,“今晚去我的彆墅,老子要乾死你。

如果不去,以後彆來找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