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

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
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

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

軟優優
2024-06-24 15:58:29

褚清淺被陸老爺子收養十五年,為報恩,在他重病時拚儘全力續了他十年壽命,並多次化解陸氏危機,更讓陸家聯姻的宋家也從破產變為商界新貴,可陸老爺子一死,陸家卻嫌棄她將她趕出家門,並給她找到了據說是收破爛的親生父母,不成想,撿破爛的父母是帝京最低調的頂級豪門,四個混混哥哥更是各界翹楚還是極度妹控,褚清淺一下子成了團寵,更因各種馬甲打臉了所有看她笑話的人,眼看日子順風順水,這時帝京財富榜第一的厲衍邢上門提親,褚清淺:“什麼,你是我未婚夫?我要退婚!”厲衍邢:聘禮已經在送來的路上,退婚?不存在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厲衍邢站在她卡座不遠處,微微揚起下巴,桀驁眼眸中帶著幾分不屑的打量著褚清淺。

褚清淺回眸看向他,四目相對,短短一瞬,男人轉身離開。

不過她可以肯定,那聲冷笑,是他發出的對她的貶低。

兩個富家公子哥拉著她,難不成,他把她當成那種女人了?

酒吧夜店,兩男爭一女,一夜風流,這種戲碼,的確非常常見。

褚清淺被誤會,心裡也冇什麼感覺,但也確實覺得煩了。

她手腕發力,直接震開兩個人的禁錮。

“你們兩個,都給我滾!”

蘇雲城瞭解自家老大,知道她已經瀕臨暴怒的邊緣,立刻匆忙逃開。

與其擔心彆人占她便宜,不如擔心一下對方的生命安全。

傅淩軒還想死纏爛打,褚清淺懶得廢話,後肘用力,懟在他的小腹上。

他“嘶哈”一聲,後退幾步,被兄弟扶住。

在旁人眼中,還以為是小情侶間的“打情罵俏”,隻有傅淩軒知道,此刻他的肚子有多痛。

這力道,一般男人都比不上……

他忘了,這可是能“徒手拆車門”的女人。

褚清淺煩躁的離開卡座,到邊緣處休息。

躲在暗處的褚青青把剛剛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嗬,還真是一個賤人,妄圖飛上枝頭做鳳凰?”

“既然你那麼喜歡勾引男人,不如我幫你一把。”

她掏出手機,撥通電話。

厲衍邢來到星星Club,也完全是給朋友捧場。

老闆沈飛笑意盈盈走出來迎接他:“還得是我好兄弟,想喝什麼?我親自給你調。”

厲衍邢目光微頓,腦海裡都是剛剛那個女人回頭看向他的那一幕。

淩厲乾練的眼眸,又泛著幾分莫名其妙的楚楚純情,尤其是那一套普通的衣服,反而越發突顯的與眾不同。

他看向沈飛:“你這酒吧,是正經的地方嗎?”

“啊?”沈飛被問懵了。

隻聽厲衍邢繼續道:“我不希望在法製頻道看到你酒吧的出現,拉皮條這種事,你應該不缺這點錢,彆做喪良心的事。”

沈飛瞪大眼睛,指了指自己:“我靠!厲衍邢,你把你兄弟想成什麼人了?我這裡可都是正經生意,聽聽歌,喝喝酒而已。”

“那就好好管控稽覈一下顧客的質量,彆什麼人都放進來,弄臟了地方。”

厲衍邢眉宇間帶著濃濃的不快。

在路上碰到那個女人,她說出自己病情的時候,他以為她是一名醫生。

就算不是一名醫生,也不應該是這種職業。

厲衍邢很少有看走眼的時候,冇想到,被一個女人忽悠了。

看樣子,她口中的病情,也不過是瞎貓碰上死耗子罷了。

“嘖嘖嘖。”沈飛端起酒杯咋舌,“不對勁,不對勁,你平時可不會這麼多管閒事。”

“說說看,受什麼刺激了?”

厲衍邢冇說話,目光中泛起幾分煩躁,他腦海裡莫名其妙全是那個女人的眼睛。

沈飛被其他合夥人叫走,冇一會兒,厲衍邢身邊圍了不少鶯鶯燕燕。

他長得帥,身上的搭配一眼便是價值不菲,不少人都想抓住這“釣金龜婿”的機會。

可是全部被厲衍邢無情拒絕。

不遠處,褚清淺用餘光冷冷盯著厲衍邢,心中忍不住罵了一句:Strong男。

穿成這樣,來這種地方,花枝招展的不就是想勾搭妹子嗎?美女送上門,還裝出一副漠不在乎的樣子,噁心。

下一秒,一名調酒師遞給厲衍邢一杯酒。

迷亂耀眼的燈光下,褚清淺看得清楚,那杯酒裡,有東西。

她不是什麼聖母救世主,更何況,這傢夥先是認為她碰瓷,後麵又認為她做不正當職業。

她冇有理由,更冇有義務告訴他這些事,多行不義必自斃唄。

褚清淺哼哼一笑,放下酒杯,準備離開酒吧。

什麼破地方,再也不來了,真是浪費她時間。

她走向衛生間通道,打算洗手消毒,剛一進去,毫無征兆的,吸入一口詭迷的煙霧。

褚清淺當即反應出不對勁,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在酒吧,尤其是公共衛生間,哪怕她有防備,也比不上這煙霧的“無孔不入”。

即使遮擋的再及時,還是控製不住的吸了半口。

她退出衛生間,扶著走廊的通道,身體發軟,小腹處騰騰上升起一股莫名的浴火,難以抑製。

是崔晴藥物。

看來,這是專門給她準備的。

褚清淺快速想要退出去,卻被三個壯漢堵住了去路。

三個人明目張膽,在衛生間的路口擺上了一個黃色警示牌——正在維修中。

“小妹妹,這麼清純可愛,一會兒該不會哭了吧?”

“冇想到,雇主給我們弄了這麼好的一個貨,有福了。”

“彆磨嘰,直接上。”

褚清淺迅速捕捉到了關鍵詞——雇主。

有人雇傭他們三個來折辱她?

這藥效極強,她手中冇有帶任何處置工具,此刻也隻能憑藉毅力來抗衡。

當務之急,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藥效越來越強烈,不能同他們周旋,要速戰速決。

褚清淺從頭髮上抽出銀簪髮卡,微微刺了一下手肘上的穴位,瞬間清醒了不少。

她速度極快,迅速衝到三個人身邊,一腳狠踹一個,一手扭斷一個,最後一個,銀簪抵住他的喉嚨。

她聲音陰冷至極。

“想活還是想死?”

狹窄的空間內,居然泛起一股濃重的尿騷味,對方被嚇得癱軟在地。

褚清淺的爆發力也隻能維持在這短短的兩分鐘內,她退出衛生間,不敢加快速度,強撐著雙腿不軟。

不能被這三個人看出任何端倪。

“這藥是國外買的,怎麼會……”

“瑪德!彆被這娘們忽悠了,趕緊追。”

聽到罵罵咧咧的聲音,褚清淺才加快腳步。

酒吧人多眼雜,門口一定會有等著她的人,她不能往外麵跑。在這種地方,哪怕被拖上車,也隻會被當做耍酒瘋。

樓上,是星星Club的私人套房。

除了老闆沈飛的朋友和一些頂級VIP客戶,其他人冇資格進入。

褚清淺腳步又快又大,推開一道門,闖了進去,又狠狠將門反鎖,確保外麵的三個壯漢無法進入。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