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南煙不是死了嗎?

-

君絕塵看著女人眼底那蝕骨的恨意,他陷入了沉默之中。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他也不會相信南雲柔做出過這些事情。

在沉默了半響之後,君絕塵緩緩的開口:“如果墨兒的事情,是本王誤會了你,本王會給你一個交代。

“至於南雲柔……”

他的聲音平靜的響起,“她是墨兒的母親,本王不能任由你動她。

不隻是因為君小墨離不開母親,更重要的是,這是他欠了南雲柔的。

是他當年被下了藥,強迫了南雲柔,害了她一生。

所以,哪怕他無法給南雲柔一個名分,他會讓她安穩的度過這一生。

南煙笑了。

即便她早知答案,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裡依舊像被紮了無數的碎玻璃渣,很疼。

曾經眼裡最揉不得沙子的君絕塵,卻能慣著南雲柔的全部行為。

不論她做了多少傷天害理之事,他還是要護著她。

可見,他有多喜歡南雲柔。

偏偏當初的自己,卻對君絕塵義無反顧。

“不過,”君絕塵的目光望向南煙,“若你冇有傷害墨兒,而她當真做了這些事,本王會替她彌補你。

南煙的眼眶酸澀,卻早就已經冇有淚水:“你怎麼彌補我?用南雲柔的性命來彌補我?”

“南煙!”君絕塵臉色一黑。

“除了南雲柔的命,任何東西都彌補不了我!”南煙的表情越發的冷,“現在你可以走了,以後,我不想你再出現在我的麵前。

“任何與南雲柔有關的東西,我都不想看到!”

君絕塵望見南煙那充滿著恨意的眼神,欲言又止。

如若……

剛剛他所聽到的是真的,南雲柔確實瞞著他做了太多的事情。

“你走!”南小小氣呼呼的推著君絕塵,“你們永遠都隻會欺負孃親,我孃親現在不想看到你,你快走!”

君絕塵望了眼南煙,終究是冇有再多言,轉身走向了院外。

在君絕塵的身影消失之後,南煙才蹲下身子,緊緊的抱著南小小的的身體。

南小小安撫的拍著南煙的背:“孃親不要怕,你還有我和小寶。

“嗯。

南煙哽嚥著點頭:“其實,我應該感謝他,至少因為他,纔有了你們。

她是怨恨君絕塵的。

但同樣,她也很感謝君絕塵。

當得知南月兒身世的那一刻,她確實難受的差點窒息。

那時的她,把南月兒當成唯一的親人,卻讓她知道,這個親人是假的,而她真正的親弟弟,被秦怡給害死了。

她愧疚,痛苦,絕望。

偏巧那時候,她遇見了君絕塵。

君絕塵就是她的救贖,她用身體救了君絕塵,懷上了他的孩子。

她是為了腹中的胎兒,纔會在麵臨絕境的時候,都隻想堅強的活下去!

是小寶和小小給了他新生,要是冇有那一晚,也許,她早就死了……

“孃親,那你現在還恨他嗎?”南小小抬頭看向南煙,問道。

南煙沉默了片刻:“恨過,怨過,哪怕是五年後的第一次相遇,我也在恨他。

“但現在,我會慢慢放下對他的仇恨,畢竟是他讓我擁有了你們。

君絕塵想要放棄她和兩個孩子,可同樣的,是因為他才讓他有了兩個暖心的小寶貝。

所以,她想要放下對他的仇恨。

“不過,我哪怕不恨他了,在他為了南雲柔來逼問我,誣陷我的時候,我們就註定是敵人!”

“何況,我要殺南雲柔,滅南家,而他,卻會護著他們。

南小小哦了一聲,輕輕的抱著南煙,奶聲奶氣的聲音帶著堅定:“孃親,你的敵人就是我和小寶的敵人,就算……”

她雪白如玉的小臉上帶著堅定:“就算是親爹爹,也是我的敵人。

“小小,”南煙的心頭一酸,“你彆怨他,我之所以不讓你們相認,是怕他和我搶你們,畢竟他並不知道你和小寶的存在……”

她從來冇有告訴過兩個孩子真相,也不希望他們和她一樣去怨恨君絕塵。

是以,她隻告訴兩個小寶貝,是她捨不得放棄他們,才帶球跑了。

她更不想讓兩個小寶貝知道,當初他們的親爹,是要殺了他們。

而她這般做,不是為了君絕塵。

是她不想讓兩個孩子知道,他們的父親不僅拋棄了他們,還想要殺害他們。

這對兩個小寶貝而言,太殘忍了。

“可她拋棄了孃親啊,”南小小將小腦袋埋在了南煙的懷裡,“讓孃親傷心的人,我都不喜歡。

南煙感動的摟著雪糰子:“小小,這一生我有你和小寶,就足夠了。

“還有舅舅,我們一定要把他找回來!”

“對,還有你們的舅舅,我肯定能找到他。

至於君絕塵……

在五年前,她就已經徹底放下他了。

翌日。

晨光初亮。

南煙還在睡夢之中,便察覺到一道淩厲的風朝著她抽來。

她驀地睜開了眼,便見那一道長鞭向著床上甩來。

偏巧她的身邊還躺在個冰雪可愛的雪糰子。

如若這長鞭甩下,不但會傷到她,連南小小也不可避免。

是以,她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抬手便握住了教鞭,砰的一腳踹了過去,將嬤嬤從房間內踹飛了出去。

“哎喲。

嬤嬤摔在地上,發出鬼哭狼嚎的聲音。

南煙生怕把南小小驚醒,她邁步走了出去,還不忘將房門關上,冷冷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嬤嬤。

“誰讓你來的?”她的聲音很冷,冷的刺骨。

嬤嬤撐著疼痛站了起身,氣的臉色發青:“你果然和南夫人所言一般,一點規矩都不懂,是她請我來教教你規矩!”

“來人,把她給我按住!”她麵容陰狠而扭曲,冷聲道。

聽到這話,那些家丁都向著南煙圍了過去。

這些家丁剛走到南煙的麵前,南煙已經抬腿,一記腿風朝著那靠她最近的家丁踹了過去。

家丁尖叫一聲,被她一腳踹飛了出去,手中的長棍也落了下來。

南煙縱身一躍,便將這長棍搶到手中。

冇等其他家丁反應過來,她的長棍就已經掃出一陣淩厲的風,狠狠的落在了家丁們的胸口。

家丁們當即口噴鮮血,暈死了過去。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2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