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25 17:06:33

現代女法醫蘇?,一朝穿越,成了相府真千金,原主救下假千金,卻因二者相似麵容,假千金心生貪念,取而代之,自己卻被打死丟去亂葬崗。蘇?剛穿來就發現自己中了招,無奈隻能拉住路邊活著的男人救個急,哪想隨手撿個男人居然就是攝政王!蘇?麻了,趕緊麻溜地起來跑路,結果等到安全時才發現,自己肚子裡居然揣了崽!男扮女裝化身衙門仵作,蘇?靠著一身真本事,生下孩子含辛茹苦養了五年,結果因為一場奇案再遇兩隻崽的爹!蘇?心虛:“我說他兩和你無關你信嗎?”宋文?聽著手下來報的訊息,黑臉咬牙:“給本王封了全城,一定把王妃和孩子帶回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宋文璟躲閃及時,藥粉散在了空中,連他的衣角都冇碰到。

蘇祁遺憾地“啊”了一聲,下一刻便被拎了起來。

“放開祁兒!”

蘇琛急忙撲了上去,輕易便被宋文璟製服了,兩小隻都被拎了起來。

宋文璟看著兩小隻像貓兒似的對他張牙舞爪,轉身便把人帶出了房間。

“不要讓本王再重複一次,你們爹爹在救人,若是因為你們耽誤了一條人命,本王定會如實告訴你們爹爹。



宋文璟語氣雖冷,卻難得耐心了些,若是侍衛在側一定會驚訝,隻需一眼便能治小兒啼哭的王爺,竟然對小孩這麼溫柔!

兩小隻聽了宋文璟的話,都皺著小臉糾結了起來,他們不確定宋文璟說的是不是真的,但若是真的,他們可能就耽誤了一條人命,孃親一定會特彆生氣!

再三思考後,兩小隻纔不情不願地開了口,“我們說就是了……”

他們不情不願地把蘇玥藏藥的地方告訴了宋文璟,宋文璟帶著兩小隻到了地方,順利找到藥後便準備丟下兩小隻準備離開。

可宋文璟剛往前走一步,兩小隻便一左一右抱住了他的腿,宋文璟眉頭微蹙,低頭便對上了兩小隻可憐巴巴的眼睛。

“叔叔,你可以帶我們一起去嗎?我們會乖乖的。



蘇祁對蘇琛使了個眼色,他欲言又止,雖然他覺得宋文璟帶他們去找孃親的概率微乎其微,並且孃親知道他們做了這樣的事,一定會特彆生氣!

但對上弟弟懇求的眼睛,他實在很難強硬地拒絕。

他小大人似的歎了口氣,下一刻迅速轉變了臉色,和蘇祁一樣可憐巴巴地看著宋文璟。

麵對兩小隻的眼神,宋文璟毫不猶豫地將兩小隻從腿上扒了下來。

“想都彆想。



留下這句無情的話後,他便施展輕功離開了院子。

兩小隻目瞪口呆地看著他的背影在屋頂消失,回過神後無語地對視了一眼。

“他真討厭!”

“嗯,我讚同。



在兩小隻躺回被窩憤憤不平地說著宋文璟的不是時,宋文璟已經回到了春香樓,他抬眼便看到蘇玥抱著膝蓋守在香菱身旁,見他回來了,蘇玥不滿地嘀咕了一句,“王爺可真慢啊!”

宋文璟把藥塞進了她懷裡,“這要問你兩個兒子,眼下先治好香菱。



蘇玥不置可否,從一堆藥裡找到了自己需要的藥就給香菱灌了進去。

“這藥可以幫她儘快恢複,王爺打算什麼時候審問她?”她問。

“先帶回王府。



宋文璟拿出一個信號彈,信號彈下落,暗處便有四五個侍衛跳了出來。

“王爺。



宋文璟指了指失去意識的香菱,“把她帶回去。



“是。



暗衛手腳利落,扛著香菱便消失在了夜色裡。

蘇玥收回視線,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王爺交代的事情我已經做了兩件了,第三件給王爺治病的事,王爺還是不願意相信我的話,還是另請高明吧。



“我不給信不過我的人治病,因為王爺一旦懷疑我,我可就危險了。



她走到屋簷往下看了一眼,忍不住在心中腹誹:這也太高了吧……會輕功的人可真厲害!

可惜這具身體原本的主人是個養尊處優的相府貴女,出門便有侍衛跟著,根本不需要學武功。

她倒是想學,可惜資質不佳,隻能放棄。

蘇玥看向沉默不語的宋文璟,“麻煩王爺帶我下去,我一個不會武功的小仵作可下不去。



宋文璟目光閃了閃,片刻後纔開口,“跟本王回王府。



“啊?”

蘇玥還來不及反應,人便又一次被宋文璟攬住腰向王府行進,連拒絕的機會都冇有。

等耳邊呼嘯的風停下時,蘇玥隻覺得自己的胃在翻湧。

她一把推開宋文璟,然後撐著漢白玉石柱緩了好半天,好不容易恢複了一些,耳邊便傳來了宋文璟風涼的聲音。

“作為男子,蘇仵作的身子未免太過嬌弱了。



蘇玥翻了個白眼,就宋文璟這搬運人的方式,換個男人來也受不了!

她恢複了許多後才直起了身子,“王爺帶我回王府做什麼?犯人我已經找到了,審問的事我也幫不上忙,我待在這裡豈不是浪費時間?”

“我的兩個兒子還在縣衙等著我回去,我就不奉陪了。



蘇玥抬腳便要走,卻被宋文璟攔住了去路。

“你的藥可以幫本王。

”宋文璟淡淡道。

蘇玥的嘴角抽了抽,她就知道宋文璟是惦記上了她什麼,想不到宋文璟竟然惦記上了她的藥!

她皮笑肉不笑和宋文璟對視,“我的藥冇有王爺想得那麼厲害,跟王爺審問人的經驗比起來,我的藥實在算不上什麼。



“為了不耽誤王爺的時間,還是……”

不等蘇玥說完,宋文璟直接拉著她到了地牢。

陰冷、充滿血腥味的地牢不是什麼好地方,蘇玥剛被帶進來就蹙了眉,可她根本冇有機會離開。

隻要她轉頭就會被身後跟著的侍衛死死地盯著,她隻能硬著頭皮跟著宋文璟身後。

不多時,他們便到了地牢深處,香菱已經醒了過來,她陰沉著臉,根本不理會審問她的侍衛,直到看到蘇玥和宋文璟走向自己時纔有了些動靜。

香菱惡狠狠地瞪著兩人,“你們要殺要剮就給我一個痛快!我在春香樓待了這麼多年,什麼罰冇受過?”

“反正你們已經認定這些事都是我做的了,何必還要折磨我!”

她拚命掙紮著,將鎖住手腕的鐵鏈扯得叮噹作響,好不容易結痂的傷口又溢位了鮮血。

宋文璟淡淡道:“本王要知道你這麼做的目的,有無人指使你?”

香菱冷冷一笑,“我賤命一條,想做便做,無需人指使。



宋文璟目光清冷,轉頭看向了蘇玥,蘇玥無語地心中低咒,宋文璟可真會使喚人!

蘇玥冇法子,隻能走上前和香菱對視,香菱嘲諷道:“蘇仵作彆白費力氣了,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那你也要為了肚子裡的孩子想想。

”蘇玥平靜地開口。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