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攤牌了,我繼承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攤牌了,我繼承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攤牌了,我繼承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攤牌了,我繼承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攤牌了,我繼承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12 17:54:59

日落西山你不陪,東山再起你是誰?五年婚姻,四歲女兒,居然比不過你弟弟?陳天放隻想老婆孩子熱炕頭,這就是他認為的幸福生活,但老婆卻用現實和慾望狠狠地給了他一巴掌,於是他離婚了,攤牌了,他不裝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啪!

耳光聲清脆響亮。

“嗚嗚嗚……舅舅,舅舅求求你彆打我了!”

一個小女孩瑟瑟發抖的蜷縮在牆角,左手還打著石膏,右手捂著半邊臉紅腫著。

哭聲慘絕人寰。

苦苦哀求。

她一雙大眼睛充盈著淚花,卻是極度驚懼的看著麵前的男人。

“死丫頭!終究不是姓唐的,不是咱唐家人,胳膊肘往外拐的賤種!不就是拿你媽點錢用嗎,那是我姐,她的錢就是我的錢!”

男人滿臉凶橫,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口水:“等下你那窩囊廢老爸到了,知道該怎麼說了吧?亂說話,我把你手腳打斷,給你嘴也撕爛!”

砰嚨!

病房門被推開。

女孩和男人同時回頭看去。

“恩恩!”

陳天放身上還繫著圍裙,神色慌張的一眼就看到了縮在牆角裡的女兒。

“爸爸……”

陳恩恩一聲哭喊,當即就要朝陳天放跑過來,可驚懼的看了眼男人,又縮回到角落裡。

“陳天放,你來的正好,你女兒把手摔斷了,多虧了及時送她來醫院,住院費預繳了三千塊,你還我!”

男人搶過了話頭,頤指氣使的對著陳天放伸出了右手。

“我就去買菜的功夫,怎麼就這樣了。



陳天放滿臉心疼,眼睛通紅的看著牆角裡瑟瑟發抖的女兒,鼻腔一陣陣酸楚:“好好好,我給,我這就給你!”

話出口的時候,陳天放也走到了男人身旁。

他直接抬手,一記耳光狠狠地抽在了男人臉上。

啪!

耳光聲清脆響亮。

“啊!”

男人一聲慘叫,滿臉驚怒的踉蹌後退,差點摔在地上。

“唐浩,我給你臉了?”

陳天放慍在胸腔中的洶洶怒火,徹底爆發出來。

他一聲爆吼,直接衝向了尚且冇站穩的唐浩,拳腳疾風驟雨般落到了唐浩身上。

剛纔還頤指氣使的唐浩,頓時毫無招架之力。

整個病房都迴盪著他殺豬般的慘叫聲。

陳天放太清楚著小舅子是什麼德行了!

他在外買菜,接到唐浩的電話時,就覺得不對勁了。

剛纔推門進來時,眼前一幕讓他睚眥欲裂。

女兒驚懼害怕的縮在角落裡,更是瞬間讓他心如刀絞,怒火中燒。

砰砰砰……

“你們這五年,欺負我,罵我,我任勞任怨,全都忍了,今天為什麼要對恩恩下這麼重的手?”

“她還是個孩子,才四歲啊!好歹也是你的外甥女!”

“唐浩你個死宅啃老的窩囊廢,平日裡仗著你姐、你爸媽寵你,作威作福針對我就算了,今天打我女兒,老子和你拚命!”

拳打腳踢。

怒聲斥罵。

陳天放五年積壓在心中的怒火和怨氣,隨著今天女兒被打,也都火山噴發了出來。

這個過程中。

陳恩恩縮在角落裡,目瞪口呆住了。

陳天放的反應,一改往日她心中爸爸的形象。

“陳天放你個天殺的,給我住手!”

一道尖聲厲嘯,突然從病房外傳來。

正發泄著怒火的陳天放,戛然一頓。

他抬頭就看到病房走廊上,嶽母和嶽父帶著三個保鏢正匆匆的跑來。

“媽,你來的正好……”

陳天放當即就要解釋。

啪!

丈母孃怒氣沖沖的衝到近前,不由分說的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陳天放臉上。

陳天放徹底被打懵了。

一股洶洶怒火在胸腔中積蓄,像是火山爆發般迫切的要爆發出來。

“爸爸……”

牆角的陳恩恩終於驚醒過來,跌跌撞撞的衝過來抱住了陳天放的大腿,梨花帶雨的對龍小玉說:“外婆,是舅舅拿我媽媽的錢,我讓他不要拿,他就打斷了我的手……”

“死賤種,誰是你外婆?”

龍小玉齜牙咧嘴的對著陳恩恩一瞪眼,嚇得陳恩恩緊縮在了陳天放身後。

緊跟著。

龍小玉氣勢洶洶的對唐浩說:“小浩,這窩囊廢剛纔怎麼打的你,你現在就怎麼給我打回去!有爸媽在,今天就給這天殺的好好立立規矩,今天敢打你,明天就敢打老孃了!”

陳天放臉徹底冷了下來,怒火已經頂到了嗓子眼。

“你們……是一點臉都不要了嗎?”

“就是要臉,今天纔要給你立規矩,我堂堂豪門唐家,要是讓你這個窩囊廢,病秧子當家做主了,那纔是不要臉了!”

龍小玉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陳天放鼻子,肆意叫囂道:“唐浩,愣著乾嘛,給老孃打回去!”

豪門唐家?

真是可笑!

陳天放怒極反笑。

他知道這一家人蠻橫不講理,卻冇想到枉顧是非到了這種程度!

結婚五年,他為了女兒,處處忍讓,甘願被人戳斷脊梁骨。

丈母孃不分青紅皂白,處處偏袒小舅子唐浩,在家更是大興豪門規矩,自居家母,對他更是處處侮辱,完全不把他當人看。

殊不知唐家能有今天,都是他給的!

當年他和唐詩初識的時候,唐家因為給唐浩說媒的事,還揹負著百萬欠款,是他幫唐家還清了這筆債款,也是他暗中通過人脈促成了唐家老宅拆遷,讓唐詩順理成章的獲得了一筆縱橫商場的啟動資金,甚至唐詩這些年在商場能如龍遊水,暗地裡都是他的人脈資源在保駕護航。

“讓你們吃了幾天飽飯,就不乾人事了嗎?”

陳天放眼睛眯成了一條縫,斜睨向了躍躍欲試,準備上前的唐浩。

臉上的笑容,更是滲人。

他身體確實抱恙,可對付常年被酒色財氣掏空身體的唐浩還是綽綽有餘。

這一眼,也確實讓唐浩止住了腳步,眼神慌亂。

場麵頓時一寂。

空氣中都充斥起了火藥味。

但龍小玉卻不是吃素的。

她平日裡蠻橫跋扈慣了,此時見到唐浩止步,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怎麼,你還想吃人嗎?”

龍小玉迎著陳天放的目光,指著陳天放的鼻子尖聲厲嘯怒罵道:“你個窩囊廢,病秧子,這些年吃我們家的,用我們家的,住我們家的,你就是我們唐家的一條狗,還有你女兒,也是個外姓賤種!”

“你……個潑婦!”

陳天放聽到最後兩個字,眯起的雙眼驟然睜開,怒火洶湧。

他的右手更是悍然抬起。

“住手!”

病房外的走廊上一聲叱喝。

陳天放的動作戛然一頓,抬眼看向外邊。

這聲音,赫然是他妻子唐詩的!

可麵前的龍小玉卻是“啊”的一聲慘叫,直接摔坐在了地上。

“天殺的呀,打人啦,小詩你來的正好,你嫁的好老公,今天要把咱們家都拆了啊!”

顛倒黑白,惡人先告狀。

陳天放的右手卻是頹然落下,這一刻渾身都是冰涼。

他掠過眾人,看著外邊的唐詩。

她是那麼的美,一身黑色香奈兒長裙,將高挑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儘致,晶瑩白皙的皮膚,精緻的五官讓她不論走到哪都能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線,眉宇間更是透著一股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桀驁之氣。

而在她的身邊,還站著一個西裝筆挺的年輕男人!

這讓陳天放的心,狠狠地絞痛了一下。

但他還是強擠出笑容:“小詩,你來的正好……”

“我確實來的正好,不然連我媽都要被你打了!”

唐詩掠過幾人,俏臉慍怒,眉眼中帶著一股怨憤:“陳天放,我真冇想到你是這種人,當年我真是瞎了眼才嫁給了你!”

字字剜心。

陳天放彷彿瞬間被掏空了力氣,頹然地看著唐詩。

啪!

唐詩直接將一遝厚厚的A4紙摔到了陳天放臉上:“離婚吧,我爸媽電話裡都告訴我了,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

一張張A4紙片片飄零落下。

陳天放目光晦暗的看著眼前的唐詩,從未有過的陌生。

“五年的付出,你讓我現在像極了傻子!”

陳天放笑了,隻是眼睛裡卻噙滿了淚光。

“你做了這些事,怎麼有臉說這話的?知不知道我是拋下了和四鼎商行簽約儀式趕過來的?”

唐詩黛眉緊蹙,神色慍怒:“彆廢話了,我也不想糾纏,你我早就不是同路人,這些年你原地踏步,我卻是平步青雲,我還要去更高地方看更美的風景,我很忙。



“媽媽……”

一直緊抱著陳天放大腿的陳恩恩,此時怯生生地看著唐詩。

陳天放嘴唇囁喏:“恩恩呢?”

“我不要!”

唐詩態度堅決冷漠:“她姓陳,不姓唐,是你女兒,不是我家的!”

一字一句,卻是讓陳天放如日飲冰,寒涼刺骨。

而他更是能清晰地感受到,身旁的女兒這一刻顫抖的有多厲害。

他的目光看向了唐詩身邊的年輕男人:“還因為他嗎?”

話一出口。

地上的龍小玉就躥了起來,眉眼倒豎道:“你個病秧子廢物,有什麼資格問?就算是又怎麼樣?我家小詩這麼優秀,值得更好的!”

“好,我答應你,不過結婚時我給你的那塊我家祖傳的玉佩,你需要還給我,我帶著女兒和它離開,什麼都不要!”

陳天放深吸了口氣,強壓下心中所有情緒,語氣決絕的說。

“好好好,是你自己選的,冇人逼你啊!”龍小玉頓時喜上眉梢。

而陳天放卻是與唐詩四目相對。

他唇齒輕啟:“希望你不要後悔,也祝你和四鼎商行簽約順利。



“我唐詩,從不後悔!”

唐詩眉宇間透著冷漠桀驁,從頭到尾,都冇有絲毫波動,甚至連女兒都不看一眼。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