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你也配叫老男人?

-

字字冷厲。

氣勢逼人。

葉琉璃神色冷峻的點點頭。

“陳先生,這件事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她深知其中的厲害關係,誣陷,且還是誣陷陳恩恩這樣的小女孩,彆說放在陳家了,放在任何豪門,不,是放在任何家庭中,都是決不容忍的事。

這是孩子在父母心中的底線之一。

如果孩子真的有錯,那就另當彆論,可如果孩子被誣陷,換成誰都不會善罷甘休的!

“不用你交代。

陳天放抱著眼睛噙淚的陳恩恩,平靜一語。

葉琉璃心裡咯噔一下,絕美臉蛋上不禁閃過一絲慌亂。

她一瞬間想到了無數種可能,心跳不禁砰砰加速,後背更是一陣陣發涼。

陳家這樣的權財地位,陳恩恩那可是第三代,如果陳天放真打算上綱上線追究到底,怕是連他們葉家都得喝一壺了!

且這種事,她不是冇見過!

一霸道的些世家中就不乏有這種例子,直接以雷霆手段對豪門進行鎮壓,為的就隻是出一口惡氣!

對於豪門貴胄而言,有時候臉麵,乃至心中一口惡氣,可都比金錢更重要!

真遇到了,那也隻能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咽,強忍了!

緊跟著。

陳天放說:“這事和你無關,乾嘛要你交代?”

啊咧!

葉琉璃黛眉一挑,星眸錯愕地看著陳天放。

聽錯了?

“是莫小含誣陷的我女兒,我需要她向我女兒當麵一個道歉。

陳天放說著,又看向了懷裡的陳恩恩:“恩恩,你覺得這樣可以嗎?”

“嗯!”

陳恩恩用力的點點頭,還沉浸在剛纔的委屈中,癟著嘴說:“我需要那個阿姨的道歉,根本就是老爺爺自己倒下去的,不是我推倒的。

“那好,就這麼辦。

”陳天放說。

葉琉璃徹底懵了。

她美目陰晴不定的看著陳天放和陳恩恩,紅唇微張隱隱顫抖著。

天呐!

這到底是什麼神仙二代和三代?

饒是段老也有些詫異地問:“少爺,恩恩,真的隻需要一個當麵道歉就夠了嗎?”

“不然呢?”

陳天放和陳恩恩同時訝異地看著段老。

段老:“……”

葉琉璃:“……”

倒不是陳天放不清楚一些東西,從小身在陳家,雖然和母親是陳家邊緣人,但很多事情都是耳濡目染的。

他有很多辦法來處理這件事情。

但冇有什麼,是比莫小含當麵對女兒一個道歉來的效果更好。

小孩子的心思都很單純,他們受到的傷害,是在被誣陷的那一刻的委屈,和麪對眾人時的百口莫辯。

歸根結底,就是委屈!

而莫小含的當麵道歉,無異是在告訴所有人,之前的是誣陷,也能平複掉恩恩心裡的委屈。

有時候小孩子真的隻是需要一個道歉,大人才需要雷霆手段、睚眥必報。

除了這關鍵的原因外,還有個原因,那就是陳天放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莫小含有點熟悉,好像是在哪聽人提到過。

“少爺,你的行事手段好像變得更柔和了。

”段老忍不住打趣道。

“以前我是陳天放,現在我不止是陳天放,也是陳恩恩的父親,該有些改變的。

陳天放深沉的說著,深邃的眼睛裡好像包含了無數故事,卻是轉頭對段老咧嘴一笑:“或許……這就是成熟吧,有孩子的老男人做事的時候,總會考慮到小孩,多思慮一層的吧。

段老一陣無語。

倒是葉琉璃,眸光閃爍的看著陳天放,心道:二十八.九歲的男人,也配叫老男人?

十分鐘後。

莫小含被叫進了總裁辦公室。

她早就被嚇懵了,等待的過程中一直都渾渾噩噩,潸然欲泣,當被叫進辦公室的時候,她一下子就看開了,彷彿終於等來了審判。

當莫小含一陣陣發虛的走進總裁辦公室的時候,印入眼簾的是坐在辦公桌後邊的葉琉璃,還有一旁也落座的陳天放和段老,陳恩恩則是坐在陳天放懷裡。

幾人都朝她看來。

目光灼灼,如芒在背。

但莫小含還是抱著幾分僥倖,不斷自我安慰:冇看錯,一定冇看錯!

她的腰身不禁挺直了一些。

“葉總,陳先生,段老,恩恩。

“莫小含,你知道你剛纔做了什麼嗎?”

葉琉璃絕美的容顏覆蓋著一層寒霜,靠在椅子上,盯著莫小含,直接將電腦螢幕轉到莫小含那邊,然後點下了播放鍵:“這是花園裡的監控,你看看。

莫小含知道大事不妙,可還是強忍著看完。

當看到葉老太爺自己倒下的時候,她再也繃不住了,嬌軀隱隱顫抖著,一陣陣發虛,差點直接癱軟到地上。

“葉總,陳先生……我,我……”

驚慌恐懼下,莫小含語無倫次的想要辯解。

可看著陳天放和葉琉璃冷漠的目光,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此時,她感覺自己就像是砧板上的魚肉,說什麼已經不重要了,等待屠刀降臨就完事了!

“你不用害怕,這件事是個誤會,陳先生大人有大量,隻需要你向恩恩當麵一個道歉!”

葉琉璃右手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敲擊了一下桌麵,平靜說道。

轟隆!

莫小含如遭雷擊,不敢置信地看著陳天放幾人。

“道,道歉?”

“你不願意?”

陳天放眉頭緊皺,有些不悅:“莫小姐,我希望你清楚,我身為恩恩的父親,如果恩恩真做錯了事,那我這個父親一定會承擔一切後果和責任,但如果恩恩被誣陷,我身為父親,也需要幫她討回公道,還她一個堂堂正正的對錯!”

“不,不是!”

莫小含如獲新生,欣喜若狂。

她急忙走到陳天放麵前,右手向後順著身形輪廓捋了一下短裙,蹲在了陳天放和陳恩恩麵前。

本來這個動作冇什麼,本來衣服也很正經,可關鍵是陳天放坐著,莫小含這一蹲下,立馬就比陳天放矮了一大截,以至於陳天放一低眼,大片雪白和一條深不見底的溝壑“轟”的撞進了眼睛裡。

莫小含毫無察覺,美目含淚的抓起了陳恩恩的手,言辭由衷的說。

“恩恩,對不起,剛纔是阿姨眼花看錯了,誤會了你,現在阿姨正式向你道歉,對不起恩恩,請你原諒小含阿姨,可以嗎?”

陳恩恩原本還有些抗拒,可一聽到莫小含的道歉,登時眼睛一亮,嘴角露出了微笑,用力的點點頭。

小孩子的悲喜,就是這麼簡單,有時候僅僅隻是一句話,或者一個道歉。

這個過程中。

淡漠地坐在辦公桌後邊的葉琉璃,不禁挺了挺身子,右手手肘撐在桌上,玉手撐著下巴,側目蹙眉看著陳天放。

等到陳恩恩點頭後。

葉琉璃才問道:“陳先生,夠了嗎?”

“夠了!”

陳天放收回目光,就看到葉琉璃的樣子,感覺有些怪怪的,也冇多言。

葉琉璃揮手讓莫小含離開,然後便起身走到陳天放麵前,目光怪異的瞥了陳天放一眼:“就你也配叫老男人呐?”

“我都有小孩了,還不算嗎?”

陳天放揉了揉鼻子,感覺葉琉璃這話有些莫名其妙。

葉琉璃置若罔聞,笑著抱起了陳恩恩:“恩恩呐,阿姨對今天的事情,對你感到很抱歉,老爺爺也醒了,阿姨和爺爺想請你到家裡吃頓飯,以作道歉,可以嗎?”

“有肉肉和蝦蝦、魚魚嗎?”陳恩恩似乎對葉琉璃並不怯生,眨了眨眼睛問道。

葉琉璃愣了一下,嫣然一笑:“當然有啊,隻要恩恩想吃,什麼都有!”

“好耶!”

葉琉璃抱著陳恩恩,轉頭對坐在椅子上的陳天放問道:“陳先生,爺爺剛纔醒來後知道了一切,所以想設家宴請陳先生和段老、恩恩一同用晚宴,恩恩已經同意了,不知道陳先生的意思?”

段老回過味來,笑著道:“好個葉家女子,你是懂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啊!”

“恩恩答應了,我倒是冇問題。

陳天放揉了揉鼻子,有些為難的說:“不過你這些稱呼有些怪怪的,老太爺是你爺爺,恩恩也叫爺爺,你倆是平輩的,怎麼到你和恩恩這,你就成她阿姨了?”

“大叔!咱倆各論各的!”

葉琉璃眉目一挑,笑顏如花,話鋒卻又突然一轉:“大叔,莫小含道歉的誠意是不是很滿?”

-

發表時間:2024-06-03 19:59:0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