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不擇手段,合作取消!

-

陳天放不確定是不是錯覺。

雖說還了女兒公道,也得到了莫小含的當麵道歉。

可後邊在落霞山彆墅的售樓中心待得確實不那麼舒坦,最主要的是葉琉璃時不時地一句話,總有點噎人,弄得他回答也不好,不回答也不對。

葉老太爺甦醒了,莫問耐心的幫其檢查了一遍身體,確定無礙。

葉老太爺這纔會見陳天放,邀請幾人前往他的彆墅。

買房,也因為這一個誤會而耽擱。

等到陳天放幾人離開後。

大腹便便的中年人,這纔將莫小含拉到偏僻的地方,抹著額頭上的汗水追問道。

“小含,事情真的已經結束了?”

莫小含從總裁辦公室出來後,他就已經追問了一遍,得到確認後,他始終有些心緒不寧。

事情……結束的太簡單了!

事關重大,不僅關係著莫小含,更關係著他的職業未來。

“真的結束了,那位陳先生隻是讓我向他女兒道個歉,事情就算作罷。

莫小含雙手抱胸,一臉慶幸的笑著,想了想,又將進辦公室後的事情,钜細無遺的對經理講述了一遍。

過程中,總經理滿臉肥肉的臉上,神情變了又變。

當莫小含說完後。

他“啪”的一巴掌拍在了腦門上。

“小含,你糊塗啊!”

莫小含一臉茫然。

中年男人急切的解釋道:“你好歹也在落霞山彆墅區待了這麼長時間了,豪門權貴也見過不少,怎麼還是這麼稚嫩?”

“經理,到底什麼情況?”

莫小含剛放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徹底笑不出來了。

在這落霞山彆墅區,經理就是她最大的靠山,經理的意見對她還是極為重要的。

“哪個豪門權貴這麼好說話了?”

中年男人一臉惶恐的說:“就今天這事,監控證明瞭你誣陷了,放在彆的豪門權貴身上,咱都是吃不了兜著走,哪會隻是一句道歉就結束的,陳先生是讓你給孩子道歉,孩子原諒你了,可他呢?”

一番分析,讓莫小含後背一陣發涼。

是啊!

她從來冇有見過這等豪門之人。

內斂,柔和。

同樣的事情,換成彆的豪門權貴,早就炸刺了,可陳天放僅僅是讓她對陳恩恩一句道歉,這……怎麼可能?

“所以,經理我該怎麼辦?”

中年男人思忖了一下,神色嚴肅,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小含,做人最重要是能知言會意,陳先生讓你給小孩道歉,也算是給你台階下了,我覺得……你或許得單獨找個時間,向他道歉了!”

莫小含嬌軀一顫:“經理,你什麼意思?”

“你應該懂的,畢竟在落霞山都這麼長時間了,什麼事情冇經曆過。

中年男人歎了口氣,拍了拍莫小含的肩膀:“事關你我的事業未來,我覺得你很有必要單獨向他道歉,機會是給過我們了,要是還不珍惜,那真的是神仙難救了,成年人嘛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一些冇什麼的!”

望著中年男人離開,莫小含眼睛通紅,紅唇囁喏著,甚至都感覺不到頭頂的烈日溫度。

她本來覺得事情已經翻篇了,可經理的這一番分析,卻重新將她置於到了油鍋煎熬中。

“真的要這樣嗎?”

莫小含下意識地捏了捏裙角,俏臉露出決然之色。

她是從農村來的,靠著高中學曆,能在落霞山彆墅區站穩腳跟,付出了很多,也確實深諳不擇手段的道理,自然不可能輕易放棄。

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了,她也冇猶豫,隻是懊悔,如果冇有這場誤會,她或許能有更融洽的方式和陳天放接近。

恰在這時。

莫小含的微信響起。

她拿起一看,柳眉緊蹙,濃妝豔抹的臉上露出了不耐煩。

微信備註:唐昊(愛心)。

而她點開後,赫然是一張穿著病號服的男人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胸口還明顯纏裹著紗布。

這讓莫小含心猛地下沉。

緊跟著,唐昊又發來了一條資訊。

“小含,真是晦氣,我那廢物姐夫和我姐離婚了,他懷恨在心還打了我一頓,我肋骨斷了,你能來醫院看看我嗎?”

莫小含一臉冷漠,但還是快速回覆了一條資訊。

“心疼心疼,小昊你在哪家醫院啊,我抽時間過來看你,大傻瓜怎麼會被打得這麼嚴重,一定不能放過你前姐夫,哼!”

……

烈日當頭。

趙凱開著黑色奔馳車,帶著唐詩,駛入了一傢俬房菜停車場。

下車後,唐詩顯得有些惴惴不安,畢竟這關係到她恒泰未來幾年的發展,而昨天一切準備妥當的簽約儀式,硬生生的被打斷,這讓她對中午的這飯局,罕見的有些緊張。

一隻大手貼附到了她的後背,輕輕摩挲著。

趙凱推了推鼻梁上的金絲眼鏡,柔聲安撫道:“放輕鬆,等下見到李叔的時候,我來和他接洽,相信我,也相信我們趙家!”

言辭鑿鑿,篤定自信。

這給予了唐詩極大的安全感。

趙家和那位李叔合作多年,關係匪淺,有趙凱來負責幫她接洽,合作簽約的事,那就成關起門來的事了。

“謝謝你趙凱!”

唐詩親昵的挽住了趙凱的胳膊。

“那今晚咱們去酒店!”

趙凱肆無忌憚的掃視著唐詩的身體。

“好了啦,依你。

唐詩俏臉泛著紅暈,羞澀低頭。

兩人走進私房菜。

服務員上前將兩人領進了一個包間。

包間很大,裝修的古色古香,典雅安靜,空氣中還有淡淡的檀香味,迴盪著古韻悠悠的古箏聲。

而在主位上,正坐著一個頭髮花白,卻梳得極為整齊,油光鋥亮的中年男人。

這中年男人正閉目眼神著,但眉宇間卻依舊透著不怒自威的威嚴感。

“李叔!”

趙凱笑著迎了上去:“這位就是恒泰的總裁,唐詩。

李叔睜開了眼睛,嚴肅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和煦的笑容。

“小凱,好久不見啦,快座快座。

他直接起身,一邊和趙凱寒暄著,一邊拉開了兩張椅子。

見到這一幕,唐詩心神大定。

單憑李叔和趙凱的親密關係,今天這合作應該是冇跑了!

“你就是唐詩吧?果然是百聞不如一見,你可是咱本市最近的風雲人物,第一美女總裁呢!”

李叔滿臉笑容,給人一種和煦如風的感覺。

“李叔叔好,我老早就聽趙凱提起您了,今天總算窺得廬山真麵目了!”

唐詩笑著和李叔握了握手,言行舉止,甚至一顰一笑,都把握的極為恰當。

這也是她縱橫商場這幾年,摸爬滾打磨礪出來的。

落座後。

李叔一聲歎息,率先道歉:“昨天擬定的簽約儀式真是抱歉,不是我不遵守約定,實在是身不由己,葉董臨時召集所有人去機場接人,就隻能擱置昨天的簽約儀式了,當時情況緊急,所以電話裡我對小凱你的言語也有些失了分寸,所以今天特地設宴道歉,另外重新商議簽訂合約的事宜。

一番話,讓唐詩心神盪漾。

本身雙方簽約合作,恒泰就註定要看李叔所代表的四鼎商行的臉色,畢竟是靠對方吃飯,對方道不道歉,設不設宴,都沒關係。

但現在,因為趙凱!

讓她和恒泰,纔有了這樣的待遇!

“我選的男人,真的冇選錯!”

這是唐詩心裡的想法。

下意識地,她將手從桌下,挪移到了趙凱的大腿上。

趙凱就感覺大腿上觸電了一般,一陣心猿意馬。

但他表麵還是保持鎮定,笑著迴應著李叔的話:“李叔你說笑了,以四鼎商行的地位,這樣的事情,我完全能夠理解,就您和我家的關係,您隻要說句話就行,哪還用這麼正式啊,那和恒泰合作的事宜……”

“放心放心!合同今天我已經全都帶來了,城東老城區的改造項目,非恒泰莫屬的,咱先把合同簽了,後邊什麼儀式就很好辦了。

李叔笑著從包裡拿出一遝厚厚的合同。

他是四鼎商行的項目人不假,但做到他這層次,左右逢源纔是王道,和趙家多年交情,讓他獲益頗豐,能為趙家開後門,他自然也是願意的。

唐詩看到合同的瞬間,美目都亮了。

她心中更加篤定,選擇趙凱,真的是這輩子做的最好的決定。

冇有過多的廢話,雙方直接拿出簽字筆和公章。

李叔快速簽字蓋章,然後將合同移交到唐詩麵前。

就在唐詩準備簽字的時候,李叔的電話突然響了。

一看電話號碼,李叔神色一肅,急忙接通。

接連幾個“嗯”後,他神色一沉。

然後,在唐詩和趙凱驚措的目光下,他直接一隻大手按在了合同上,擋住了唐詩即將落下的簽字筆。

掛掉電話後。

李叔直接抽走了所有合同,沉聲道:“抱歉,合作取消!”

-

發表時間:2024-06-03 19:59:0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