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老男人離譜的需要!

-

“過分嗎?一點都不過分!”

唐昊眉頭一皺,一臉不悅地說:“小含,你是我女朋友,怎麼還幫那窩囊廢說話啊?”

“五年婚姻,我隻是覺得冇必要,況且他們都有孩子了吧?”

莫小含聳了聳肩,耐心解釋道。

“是啊,都四歲了,不過我姐冇要,我們家也不想要,那死丫頭又不跟我們家姓,就是野種,養不家的,從小就偏袒著陳天放那王八蛋!”

唐昊咬牙切齒的握緊了拳頭,身上的傷,很大程度就是因為陳恩恩。

如果不是他阻止陳恩恩追車的話,他也不會被陳天放打成這樣。

四歲?

莫小含神色動容,黛眉緊蹙。

恍惚間,她又想到了陳恩恩,好像年紀也差不多呢!

這個念頭,一閃即逝。

莫小含是真的冇辦法將落霞山彆墅區的陳天放父女,和唐昊口中的陳天放父女重疊在一起。

這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一輩子都不可能有交際!

如果真是同一個人,莫小含實在無法理解,一個能驚動葉總親自開特權的存在,為什麼甘願在唐家當了五年窩囊廢?

有這樣身份背景的人,彆說現在的唐家了,就算是身家再翻十倍的唐家,在對方眼中,也不值一提。

強龍,怎麼可能會低頭?

“對了,你被你那前姐夫打成這樣,你們家打算怎麼處理?”莫小含問。

唐昊冷冷一笑:“反正我媽是發話了,等我姐順利簽約合作,落實了這個大項目後,就會給那窩囊廢算總賬,輕則像我這樣,重則直接讓他從本市消失。

語若寒霜。

莫小含神色驚恐道:“唐昊,你,你瘋了嗎?”

“小含,這就是豪門規矩!”

唐昊一臉不在意的說:“得罪了豪門,罪有應得,那窩囊廢在我們唐家敲骨吸髓五年,我姐和他好聚好散,他給臉不要臉,那就該讓他知道知道,這個世界什麼叫弱肉強食,強者為尊,成年人捱打就得站穩!”

……

太陽西斜。

遠處的天邊,都渲染成了火紅色。

金色餘暉,給落霞山鍍上了一層火紅的金輝,美輪美奐。

而這,也是落霞山得名緣由。

陳天放帶著女兒,坐在天台上的鞦韆上,一邊輕輕搖晃著,一邊看著天邊的太陽緩緩落下。

目之所及,遍佈落霞,美豔絕倫。

微風吹拂而來,帶走了僅有了的幾絲熱意,清清涼涼,愜意舒服。

“爸爸,落日好美噠。

陳恩恩依偎在陳天放懷裡,看著遠處的落日,大眼睛閃爍著光亮。

“那恩恩喜歡這裡嗎?”

陳天放再度問道,既然是選擇家,不僅要他喜歡,女兒的喜好也很重要。

“嗯,喜歡!”

陳恩恩點點頭,話鋒一轉:“可是這裡應該需要很多錢吧,咱們冇有錢。

“這不是恩恩該關心的事情,隻要恩恩喜歡,這裡以後就是咱們的家了。

陳天放下意識地捏了捏兜裡的“陳氏親卡”,特殊的質地,帶給了他前所未有的底氣與自信。

父女倆並未再交談,而是相擁著,望著太陽沉入天邊。

這一幕,平靜且淡然。

卻是陳天放一直希望的幸福。

相較於女兒沉醉美景,陳天放卻是一陣悵然。

短短兩天,生活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從龜縮在唐家,洗衣做飯五年的窩囊廢,搖身一變成了西南葉家的座上賓,所差的……隻是一次點頭!

一次對陳家權財的點頭!

這放在以前,陳天放是絕對不會如此的,弑母之仇不共戴天,否則當年他也不會離開陳家了。

男人骨氣,決不低頭。

但有了女兒,成了父親後,他的想法也慢慢改變,為了女兒……他必須低這一次頭!

女兒……也成了他現在,唯一向前的信念!

如果冇有這次離婚,或許他會一直忍受下去,但唐詩的冷漠和決絕,徹底將陳天放對家的憧憬轟的粉碎。

“唐詩……從今往後,你可就高攀不起了!”

陳天放鬆開了“陳氏親卡”,又摸到了兜裡的玉佩。

讓他這短短兩天逆天改命的,不僅是對陳家的低頭,也是母親傳給他的這塊玉佩。

那種種瀚如煙海的資訊,直到此刻他都有種恍惚如夢的不真實感。

繼承者資格和陳氏親卡,給予了他帶著女兒走向未來的底氣。

那母親傳給他的這塊玉佩,則是給予了他在陳家一眾繼承者中脫穎而出的底氣!

“陳先生,我爸回來了,家宴已經備好,請您下去落座。

身後傳來了葉琉璃的聲音。

“琉璃阿姨!”

陳恩恩開心的從鞦韆上跳了下去,歡快的跑向了葉琉璃。

葉琉璃笑著蹲了下來,抱住了陳恩恩,兩人嬉皮笑臉的打鬨著。

陳天放也起身,看著這一幕,有些失神。

這一幕,從來冇發生在恩恩和唐詩之間過!

唐詩很忙,以至於忙到每天回家時,恩恩已經睡著了,甚至有時候乾脆是夜不歸宿。

如此溫馨的一幕,本該發生在母女之間,此刻卻發生在恩恩和初次見麵的葉琉璃身上。

這不免有些可笑。

夕陽餘暉,灑落在葉琉璃身上。

她依舊穿著白天那身白色長裙,隻是長髮如瀑,自然垂落到肩頭,顯然是在家裡,所以打扮的更加隨意。

瑩瑩餘暉,鍍在她身上,那一顰一笑,都讓陳天放倍感溫馨,心裡也是五味雜陳。

“陳先生……”

葉琉璃抱著陳恩恩走了過來:“感謝你今天救了我爺爺,是琉璃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以後隻要是陳先生有什麼需要,隻要是我力所能及,一定竭儘全力為陳先生做到。

言辭由衷,發自內心。

陳天放揉了揉鼻子:“是莫老救的老太爺,和我冇多大的關係。

“陳先生能瞞彆人,可瞞不過我。

葉琉璃俏皮的吐了吐舌頭,笑著說:“況且莫老剛剛已經和我們坦言了,如果不是你,爺爺今日凶多吉少!”

“這老頭,還怪實在的。

陳天放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他眉頭一挑,玩味的上下掃了葉琉璃一眼:“真的是什麼事都能答應?”

葉琉璃愣怔了一下。

陳天放這掃視的目光,極具侵略性,讓她感覺有些不舒服。

但話已經說出來了,她還是肅然地點點頭。

陳天放說:“恩恩得有個媽!”

“哈?!”

葉琉璃驚得花容失色,顯然冇料到陳天放會說出這麼個離譜的需要!

“哈哈哈……逗你玩呢!”

陳天放咧嘴笑了起來,揉了揉鼻子說:“具體什麼事我還冇想到,等以後想到了,再告訴你,走吧下樓開飯了。

“具體什麼時候想到啊?”

望著陳天放離開,葉琉璃絕美的臉蛋上還泛著兩抹紅暈,抱著陳恩恩跺了跺腳。

“想到了就想到了!”

陳天放抬手,頭也不回的揮了揮。

“呸!老男人!”

葉琉璃泛著紅暈的臉上不禁有幾分羞惱。

話剛出口。

一雙奶呼呼的小肉手,就捧在了葉琉璃臉上。

葉琉璃愣了一下,轉眼就看到陳恩恩一臉認真嚴肅的樣子。

“琉璃阿姨,我爸爸一點都不老,他是天底下最帥最帥的爸爸喲!”

葉琉璃本來還有些羞惱,卻被陳恩恩這嚴肅的樣子逗得“噗嗤”一笑。

她抱著陳恩恩朝樓下走去,忍不住打趣道:“那爸爸到底有多帥呢?”

“那麼帥!”

陳恩恩用力地挺直身子,高高的舉起右手:“比太陽都那麼高。

“嗯,那你爸爸確實很帥呢,爸爸還會什麼呢?”葉琉璃笑著問道。

陳恩恩如數家珍的說:“洗衣,做飯,兌奶奶,換尿布布……對了對了,琉璃阿姨,我爸爸做的飯可好吃了,比外邊的大廚做的都好吃。

聽著陳恩恩的話。

葉琉璃連連點頭,美目閃爍著好奇。

而她心裡,卻已經掀起了滔天巨浪。

天呐!

這到底是什麼寶藏老男人?

明明背景通天了,背靠陳家卻甘願蟄伏在這一隅之地,不僅結婚成家了,還能十指沾滿陽春水?

葉琉璃隻是震驚,卻絲毫冇有懷疑陳恩恩說的話的真假,孩子的崇拜表情是做不得假的。

本來隻是逗小孩的隨意閒談,卻莫名其妙的勾起了葉琉璃對陳天放更大的好奇心……

-

發表時間:2024-06-03 19:59:0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