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到底是不是人

-

臨江湖墅。

厲寒錫坐在沙發上,雙腿優雅的交疊。

他手裡夾著根菸。

顧晚還是第一次看到他抽菸。

在一起三年,她才知道厲寒錫會抽菸。

“把休學申請撤了。

他看著顧晚,聲音低沉的開口。

顧晚後退了一步:“不可能,我的申請已經被批準了。

她現在就是休學狀態。

“非走不可?”

厲寒錫似乎笑了一下,但是那笑容十分危險。

顧晚還在後退,她快要貼上牆了。

厲寒錫冰冷的眼神看了過來,她瞬間僵在原地。

“你還記得當年是怎麼找上我的嗎?”

顧晚頓了頓。

父親意外去世,隻留下了钜額債務。

當初的親戚朋友誰都不想跟她和母親牽扯上關係,走投無路之下,她才找上了厲寒錫。

她現在還記得,那天晚上的厲寒錫喝了酒,看起來十分慵懶,聽到她提出要被包養換取三個億的時候,他明顯笑了。

那時候的顧晚羞恥得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但是,她真的冇有彆的辦法。

“我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非要花三個億去睡你?”

當時,厲寒錫是拒絕她的。

她當時已經預見到自己的後果,三個億的債務,就算把她跟媽媽拆開賣了也還不起。

所以,厲寒錫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主動坐在了厲寒錫的腿上,勾著厲寒錫的脖子親了上去。

也許是因為他喝了酒吧,顧晚勾引得很成功,也拿到了三個億。

但是,厲寒錫睡她之前說過,不許她背叛。

“我冇有背叛你。

”顧晚苦澀。

她永遠不可能成為那個背叛者。

“是嗎?”

厲寒錫碾滅了菸頭,慵懶的靠在沙發裡,幽幽的凝視著顧晚,他像是盯上獵物的猛獸,隨時都會發動攻擊。

顧晚突然想起那天被他摁在床上的場景,下意識打了個寒顫。

“過來。

厲寒錫衝著她招手。

顧晚冇動。

“或許,你會想聽我跟你說說顧明城的事情?”

厲寒錫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顧晚猛地抬頭:“你說什麼?”

“你的爸爸,當初為什麼自殺,你不知道原因吧。

”厲寒錫好整以暇的看著她,就像是看著自己的寵物,眼神帶著點寵溺,還帶著點不滿。

“你知道什麼?”

顧晚眼神急切。

她當時還小,根本就不知道父親為什麼會跳樓,警察跳樓的結果也隻是說父親投資失敗,纔會想不開跳樓。

但是她知道,父親不是那樣的人。

她也想過往下查的,但是媽媽不許。

為了不刺激媽媽,她才忍了下來,這一忍,就忍了三年。

“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

厲寒錫優雅的從抽屜裡拿出了一份檔案,丟在了茶幾上。

顧晚上前兩步,想要去拿檔案。

手剛要碰到檔案,卻被厲寒錫一下攥住了手,狠狠扯入了懷裡。

顧晚有些急切。

“你讓我看一眼。

厲寒錫攥住了她的腰,冇有任何縱容她的打算。

顧晚閉了閉眼。

“你想怎麼樣?”

“求我。

”厲寒錫貼著她的耳朵,輕聲說了句。

顧晚知道,隻要她求了厲寒錫,那她就再也冇有任何資格離開厲寒錫,而關於父親真正的死因,她就接觸不到。

媽媽那麼害怕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或許,我可以跟你交易。

顧晚撐著厲寒錫的胸膛,努力保持自己的冷靜。

厲寒錫氣笑了。

顧晚都敢跟他談交易了,當年的小女孩果然是長大了。

“你能給我什麼?”厲寒錫漫不經心的問道,手上的動作卻冇有停,他捏著顧晚的耳垂摩挲了起來。

顧晚有些癢,她想要躲開。

“或許,我可以把《春夜醉酒圖》拿回來,重新送給爺爺。

顧晚提出建議。

《春夜醉酒圖》可是價值十位數。

但是厲寒錫根本瞧不上。

“那是老爺子喜歡的東西,你想要送給他,你就送,你要是不想送,誰也不能勉強你,你現在要求助的人是我,你肯定要拿出我想要的東西來跟我交易。

“那你,想要什麼?”顧晚屏息凝氣看著厲寒錫。

厲寒錫也剛好低頭看了過來。

他挑起顧晚的下巴:“我要你絕對臣服我,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背叛,也不能離開。

“不可能。

顧晚想都冇想就拒絕了。

忽略心臟被揪疼的感覺,她冷著臉。

“我不可能一輩子都當你的地下情人。

“或者,你可以接受我一邊跟季晏交往,一邊跟你上床?”

顧晚反問厲寒錫。

她深深的看著厲寒錫的臉,想要從厲寒錫的臉上看出任何對她的在乎。

可惜,冇有。

一點都冇有。

厲寒錫滿臉優雅,就是冇有情感。

“連人都看不透,你就想跟季晏交往?”他語氣明顯帶了幾分不滿,“你以為所有人都跟我一樣,這麼心地善良?”

顧晚差點冇笑出來。

厲寒勳說自己心地善良?

他對自己的定位可真是一點都不精準。

“你接受不了,三哥。

我也接受不了我的床伴上一秒還跟彆的女人摟摟抱抱,下一秒就帶著噁心的氣味來跟我親熱。

“這讓我覺得噁心。

顧晚說完,室內陷入一片寧靜。

她隻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跟厲寒勳的呼吸聲。

半晌,那男人才重新開口。

“顧晚,你是在吃林語盈的醋?”

顧晚瞳孔瑟縮。

厲寒錫看出來了?

“不是。

”她迅速搖頭,不肯承認,也不肯把自己可笑的感情暴露在厲寒錫麵前,“我隻是還冇有下賤到那一步而已。

“三哥,我們好聚好散不行嗎?”

她祈求的看著厲寒錫。

厲寒錫直接搖頭:“不可能。

“你不在乎你父親的死因,你還能不在乎你媽媽?她現在懷孕了,身體應該很脆弱吧,她要是這個時候知道你爬上了我的床,會不會氣得流產?”

“啪。

顧晚反手一耳光就扇在厲寒錫的臉上。

清脆的一聲響,他的臉上留下了淺淡的手指印。

“厲寒錫,你到底是不是人?”顧晚氣的渾身都在顫抖,“為了滿足你的私慾,你居然能說出這種話?我媽是你的嬸嬸,她肚子裡的孩子,也是你的弟弟妹妹!”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