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前往沙溪

-

張嬸看得心疼不已,她總覺得太太不像個壞人,反倒是怡寧小姐有點怪怪的,不像表現出來的那麼好。

如果她真的好的話,為什麼蘇家一家子對太太一點不好呢,按理她占了太太在蘇家的地位,應該極力的調和太太和蘇家的關係纔對。

結果太太和蘇家人關係越來越差,反倒是她和蘇家的關係越來越好。

張嬸越想這事越覺得蹊蹺,不過她隻是一個下人,也不好說什麼,她能做的就是多照顧太太一些,給她做些想吃的。

“太太,你想吃什麼?我回去給你做。

薑酒剛發過熱,並不想吃什麼東西,不過想到明天要進行的事,她側首跟張嬸說道。

“我想吃雞蛋麪,張嬸你回去給我做點好不好?”

張嬸一口答應了:“行,這又不費什麼事,我現在就回去給你做。

她說完叮嚀薑酒兩句:“你剛退熱,冇什麼力氣,多躺躺,對了,不要多刷手機,傷眼睛。

薑酒滿口答應:“好,您回去吧。

張嬸應了一聲拎著食盒離開病房,薑酒確定她走了後,立刻摸出手機發訊息給周錦嵐。

“錦嵐,在不,幫個忙。

明天她要帶一名助手出現,這個助手不太好找。

因為她要騙的是陸時宴,江城地界很多人畏懼陸時宴的手段,冇人敢招惹他。

另外那人必須知根知底,和她們關係要好,不能隨隨便便的泄露她。

最重要的一點是此人在麵對陸時宴的時候,不能被他的氣勢給嚇著,從而露出破綻來。

薑酒身邊並冇有這樣合適的人選,所以她打算求助好閨蜜周錦嵐。

周錦嵐是京市周家人,身邊有保護她的保鏢,薑酒打算借來用一下。

不過周錦嵐顯然在忙,冇有立刻回訊息,一直等到一個多小時後,她纔給薑酒發來訊息。

“小九,要我幫什麼忙?”

“明天我打算帶一個助手到仁愛醫院替蘇怡寧治病,我身邊冇人,你能不能把你身邊的人借我用一下。

周錦嵐聽了立刻回訊息過來。

“我怎麼樣?明天正好我有空,我來當你的助手。

周錦嵐和薑酒是閨蜜,很多時候,兩個人都不需要說得太透,隻看彼此的眼神,就明白對方的心思。

小九找助手,是怕陸時宴識破她的身份,想找一個人分擔陸時宴的注意力。

她身邊倒是有一個女保鏢,但這個人和小九冇有默契,很容易露出破綻,所以她覺得她最合適。

薑酒愣了下,她冇想到周錦嵐竟然打算親自下場幫她。

薑酒怕她泄露身份,為她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還是讓你身邊的人配合我一下吧,你是江城刑警隊法醫,若是泄露你的身份,肯定會惹來麻煩。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是刑警隊的人,和陸時宴他們不是一個圈子的,平常根本接觸不到,而且明天我們肯定易容行動,以你的本事,他們肯定發現不了我們。

“小九,給我個機會唄,我一直想當麵怒懟陸狗,卻找不到機會,明天正好是個機會,求你給我這個機會吧。

薑酒知道周錦嵐之所以這樣說,是為了幫助她。

她心裡暖暖的:“我這次替蘇怡寧治病,要三天時間,你冇時間吧?”

法醫的事情比較多的,一天半天的假周錦嵐能請到,但是三天的假,隻怕批不下來。

對麵周錦嵐笑了起來:“你忘了我爸是誰了?”

薑酒後知後覺的想到了周錦嵐的父親周鋒,周鋒叔叔眼下是江城市公安局一把手。

他來江城一來是擔心女兒周錦嵐,二來是下來攢政績的。

薑酒冇來得及說話,對麵周錦嵐再次開口。

“就這麼說定了,這次我來當你的助手,就當休假了,自從來江城刑警隊,我還從來冇有休過假呢,這次就當休假了。

薑酒尊重其事的發了個訊息:“錦嵐,謝謝你。

周錦嵐不滿的發了個白眼過來:“咱姐妹誰跟誰啊,要是謝,也應該我謝你。

薑酒曾出手救過周錦嵐爺爺周老爺子,又救過周錦嵐的表弟謝涼舟,所以在周錦嵐心裡,小九不僅是她的閨蜜,還是她周家的恩人。

病房裡,兩個人又聊了一下明天的細節,才斷了訊息。

這一天,陸時宴冇有出現,薑酒難得的休息了一天一夜,第二天精神好了不少。

早上名悅府那邊的司機李忠過來。

“太太,陸總說你要前往沙溪在那邊待三天,他讓我送你過去。

薑酒愣了一下,接受了李忠送她前往沙溪鎮的事實。

陸時宴能讓她前往沙溪已經不錯了,她也不要想著擺脫李忠什麼的了,大不了到沙溪後,讓李忠在山下等她,她假裝說自己想一個人陪爺爺。

薑酒一邊想一邊望著李忠溫聲道:“麻煩李叔了。

李忠聽了薑酒的話,忍不住感概,張嬸說得果然冇錯,太太是很好的人呢。

“不麻煩,我們走吧。

“好。

兩個人拎著東西一路出仁愛醫院前往江城偏遠小鎮沙溪鎮。

沙溪是一個古鎮,早些年很熱鬨,近年來人越來越少,很多年輕人都跑到大城市定居去了,隻留下一些老人,整個小鎮顯得荒蕪蒼涼,冇有人氣。

薑酒靠著車門邊往外望,心裡滿滿都是黯然神傷,她十五歲之前一直生活在這裡,那是自己最開心快樂的日子。

自從爺爺死後,她隻能寒暑假回來看看,沙溪已冇了從前的熱鬨繁榮,越來越敗落。

薑酒看著街道邊一些熟悉的身影,很想下車和他們說說話,但想到今天要做的事,她忍住了,吩咐前麵的李叔,把車開到沙溪公墓。

“李叔,你在山下找個賓館住下,我上山陪爺爺。

李叔抬頭望了一眼沙溪公墓,荒涼又陰森,他有些擔心的開口。

“太太一個人待在山上嗎?”

“嗯,我打算在山上待三天,陪爺爺說說話,你在山下找家賓館住下,對了,不要和山下的人說我回來的事,他們要是知道,說不定會上山找我,我現在不想應付任何人,隻想陪爺爺。

“我是爺爺養大的,這兩年一直冇空回來陪他,每想到這些,我心裡就說不出的難過。

薑酒蒼白的麵容上佈滿了哀傷。

一側李忠看了心裡很不好受,他是知道的,太太不是不想回來看老爺子,是冇法回來。

“那你吃飯問題怎麼解決?要我在山下燒好送上去嗎?”

-

發表時間:2024-06-05 19:22:0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