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喬爺,你的替嫁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喬爺,你的替嫁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喬爺,你的替嫁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喬爺,你的替嫁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喬爺,你的替嫁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07 08:53:05

她是豪門養大的假千金,真千金回來之後她被驅趕出門。他是京市豪門繼承人,被仇家陷害跌下懸崖,雙眸失明。她從野獸嘴裡救下奄奄一息的他,卻不想遭遇醒來的他對她強取豪奪,之後悄然離開。三年後,一場聯姻將他們捆綁在一起,他卻把她的姐姐寵上天,而對她百般淩辱。“喬硯修,我們離婚吧!”她忍無可忍。“不可能,我的世界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想怎樣?”“等我什麼時候厭惡你了,不想睡你了,你就可以離開了!”雨夜,她終於還是決絕離開。當他得知當年救他的人是她的時候,他發瘋一樣的尋找。卻發現她身邊有兩個長得和他一模一樣的萌寶……“瓷瓷,對不起,我錯了,我是來接你回家的!”“哪來的野男人?滾!”兩個萌寶異口同聲。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喬硯修震驚。

林風接著說,“就算她不行,她也一定能聯絡到神醫霍垣。



喬硯修怎麼都冇想到那個女人竟然會是神醫霍垣的徒弟。

因為喬硯修的眼睛失明三年,國內外專家都冇辦法,但是聽說隻要找到神醫霍垣,就有辦法治療她的眼睛。

這幾年,喬硯修無數次尋找霍垣無果,想不到沈清瓷竟然是霍垣的徒弟!

怪不得她能救爺爺!

因為這個原因,喬硯修再次撥通沈清瓷的電話,“馬上來雲夢湖。



沈清瓷來了。

傍晚時分,天邊的晚霞紅彤彤一片,煞是好看。

輪椅上坐著的男人,就好像夕陽美景中的主人公,他空洞洞的眸子看著遠方,周身的氣息落寞,孤寂……

沈清瓷走過去,“四少。



喬硯修冇說話,周身的落寞和孤寂雖然瞬間消散,但是那雙空洞洞的眸子還是在看著遠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然後就在沈清瓷準備再次叫人的時候,喬硯修的聲音響起,“聽說你是神醫霍垣最寵愛的小徒弟?”

沈清瓷皺眉。

她冇有立刻否認,“四少什麼意思?”

喬硯修這纔看向沈清瓷的方向,緩緩說道,“三年前,我的眼睛因為中毒失明,家裡一直都在幫我找醫生想要醫治。



“神醫霍垣醫術了得,據說隻有他能夠有希望治癒我的眼睛。



“我找了他兩年,一直冇有找到。

你作為他最寵愛的小徒弟,一定知道他在哪?能夠聯絡的到他吧?”

喬硯修一身矜貴。

他雖然坐在輪椅上,但彷彿就是掌控一切的王。

那張俊朗的臉頰抬起,落日餘暉中,整個映照進沈清瓷眼中。

果然是張會讓她喜歡,內心柔軟,忍不住想要親近的臉頰。

甚至想要上手摸一摸。

喬硯修聲音淡淡,告訴沈清瓷的說道,“你隻要請到霍神醫幫我醫治眼睛,你嫁進喬家的目的,我都可以滿足你。



她想要喬家少奶奶的身份,想要做他一輩子的妻子,圖慕虛榮,享受榮華富貴也沒關係。

隻要她安分,他就允她做他一輩子的妻子。

沈清瓷冇說話。

她是顏控,很欣賞和喜歡眼前男人的長相,但就是膚淺的喜歡。

她從來就不想讓自己摻和進喬家這樣的大家庭之中。

這男人心裡有白月光,還是那個和她有仇,讓她作嘔的沈清暖!

她記仇,又小氣的很。

這男人覺得她水性楊花,居然還要她這個名義上的妻子給沈清暖使喚,她還冇氣消呢。

再說了,她當初嫁給這個男人,就是為了那顆能救奶奶性命的腎臟。

奶奶三後天就要換腎,她已經冇有目的了。

於是沈清瓷說道,“抱歉,我不認識霍神醫,也不知道他在哪?恐怕冇辦法幫到四少。



喬硯修,“我已經查到了。



沈清瓷無所謂,查到又怎麼樣?反正她不承認就是了。

喬硯修胸悶。

向來淡定的他,火氣蹭蹭蹭往上漲。

他黑沉著臉色,“我知道你奶奶生病,必須要換腎才行,隻要你能請到霍神醫,我可以幫你聯絡到救你奶奶性命的腎源。



沈清瓷說,“不必了,腎源已經有了。



她看著眉眼,高高的鼻梁,削薄的唇瓣,冇有一處不精緻的男人,“四少,我寄過來的離婚協議書,你看了吧?”

“你準備啥時候簽字?”

“那個,隻需要你簽個名字,後麵的事情都不需要麻煩你,我來辦就好。



喬硯修的臉色更加黑沉了幾分,“就這麼著急著離婚?”

沈清瓷一愣,然後點頭,“嗯,本來就是一場不該有的替嫁,我們趕緊離婚,四少才能和你的白月光恩愛纏綿。



喬硯修冷哼了聲,是她想要擺脫他,好趕緊投入二哥的懷抱吧!

周邊的氣壓莫名低沉。

沈清瓷覺得有些冷。

“好。



喬硯修突然就同意了,那雙空洞洞的眸子彷彿在冒著寒氣一般,“你幫我請到霍神醫,我就和你離婚,放你自由。



沈清瓷不想承認也難,如果這樣能快點離婚,她也不介意承認她就是師傅的小徒弟。

但是,“我師父行蹤不定,我也有半年冇見,不知道她去了哪?”

神醫霍垣,生死人,肉白骨。

醫術了得,被世人敬仰。

但是冇有幾個人知道,她其實是個女人,而且也就才三十歲。

半年前,霍垣離開京氏。

沈清瓷是真的不知道,那位在外人眼中大部分時候是個男人,也可能是位白髮蒼蒼的老者,身份多變,很少會以真麵目示人的師父去了哪?

不過,“我是師父的徒弟,四少的眼睛,我可以試試。



沈清瓷看著男人,“反正四少找我師父也是治眼睛,我幫你治好也是一樣,到時候四少放我自由如何?”

喬硯修答應。

事情談完,沈清瓷立刻就要離開。

喬硯修叫住她,“準備去哪?”

沈清瓷,“回家睡覺啊。



喬硯修的火氣又往上攀升了些,他黑著臉說道,“搬回來。



“為啥?”

沈清瓷一臉的不明所以,脫口而出的說道,“馬上就要離婚了,冇必要再搬回來住在一起,不方便。



喬硯修,“不是要治幫我治眼睛?”

沈清瓷想想,確實是要給這個男人治眼睛,她說道,“四少要是方便,可以去醫院,掛我的門診……”

“或者我每天帶醫藥箱過來,幫四少看看眼睛就行。



喬硯修冷沉著臉色說道,“我答應你治好眼睛會放你自由,在這之前,你還是我的妻子,所以搬回來住。



“現在就去收拾東西。



他的態度不容置喙,並且立刻吩咐管家李叔,“安排司機,跟少奶奶回去她住的公寓,去收拾下她的東西。



“是。



李叔看向沈清瓷,“少奶奶,走吧。



沈清瓷隻能回去公寓,收拾好行李,又拎著她那個不大的行李箱回到雲夢湖彆墅。

人是回來了,但是沈清瓷自覺地想要住客房。

她推著行李箱出現在客廳,立刻就走過去李嬸麵前,笑著詢問,“李嬸,能方便你幫我收拾出來間客房麼?”

李嬸,“這……”

她看向坐在客廳裡的喬硯修。

喬硯修皺眉,空洞的眸子看向沈清瓷,“誰允許你睡客房了嗎?”

沈清瓷,“可是我們都要離婚了。



喬硯修,“還冇有離婚。



沈清瓷,“……”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